北京開學日

開學日。八時半起床是為了要上十時的課,3309是代表教學三樓三層309室,幸好提早了半小時多些出發,不然會遲到。零下四度,我像冰箱似的凍肉,愛煞了太陽的溫柔解凍。

早說了別在大陸亂說話,第一次見這座教學大樓時說了一句:「很像監房。」,現在我是監房裡的人。俄羅斯電影賞析是一連串我聽不懂的「司機」名字,不過他們不是轉軑盤而是持攝影機。北京的課沒有導修課,大學生像中學生一樣只須上學時點名舉手喊「到」,上課時遇到懂的事情點頭,不懂的也點頭,因為已經睡著了。但「司機」們的電影似乎很有特色,看膩了商業電影是時候來一些新口味。

午飯時間是十一時半,一窩風的人潮散後,食堂的一盤盤菜空空如也……我只能選到有點怪味的炒芽菜和土豆蒸雞,學校很是奉行少肉多菜的健康宗旨,不過可能工業用油很便宜,碟上總浮著一層一厘米厚的油光,這頓午飯盛惠四魂錢。瞞騙了我的胃口以後,再以二塊五毛的一杯燙手珍珠奶茶為虛假畫上完美的句號,因為這麼便宜的奶茶只有走奶走茶,以奶精、茶精才做得到。慳錢是為了吃更好的菜,所以我甘願成為人大學生的一份子,學做一會兒貧苦書生。

由於我們是「其他類學生」,所以是不用(也不能)上網選科的,只好出動人手選科:P。文學院的老師堅決說明我們是很難選到外系科的,心涼了一截,不過既然天氣都那麼凍,也不管涼不涼了,偏偏要跟外系老師「打聲招呼」。莉莉怎會這麼容易被擊到?下午二時的新聞攝影也就輕輕鬆鬆的得到了貌似子東老師的口頭答應。老師也叫東東,是真的叫東東哦,一身黑皮褸風度偏偏,整個教室座無虛席,只有零聲三、四個男生。有機會必以新聞攝影的角度讓大家一睹他的風采。天呀,連子東老師的「嘜頭」,也如有雷同實屬巧合!東東每張照片解說感人獨到,第一次聽到下課後不是以「一躹躬」的方式來說「老師再見」,而是一連串的掌聲。

選科的困難當然不會那麼容易解決,我只好一邊納悶著學校內有徐悲鴻藝術學院,但課程表上卻沒有有關科目,一邊努力請求學院老師給我時間表,但還是無功而回。我當然死心不息,明天再去找苗苗老師求救。這麼煩的一個學生,看你們也不能怕麻煩而拒絕我,因為拒絕我更煩!

回宿舍以九秒九的速度衝到浴室,爭取在六時前佔位子掛上浴簾洗一個唯一的私人空間的熱水浴,不管外頭的肉蒲團在晃晃晃。期間我當然既偷瞥她們又假裝目不斜視。熱水一分鐘一毫,我這次只用了三毫!我終於明白上天要我來北京的目的──就是快、好、省、準。再以九秒九的速度衝出人大的東門,光顧了一間叫餃子鍋貼粥的食店。店舖在地下,已算乾淨,也許肚子太餓,與Joey姐分享了一碗鮮甜的蝦仁粥、二人再吃下十隻羊肉香菇餃子、八隻豬肉薺菜鍋貼。羊肉香菇餃子是羊肉的一貫肉鮮,還要加上我愛的冬菇,一口不能把整隻吞下,半口卻又肉汁滿瀉。豬肉薺菜鍋貼,看陸游詩詞多了,終於有機會一嚐薺菜的滋味,由於與肉混在一起,所以只知道是菜味,不過還是挺鮮。每人多謝十六塊。很愛吃餃子,這店子值得再去,這樣才算是到過北京咧!

吃飽飽又是時候“東門行",北京的夜空有一顆特別明亮的星,我笑說是北斗星,但看清楚它其實在西邊,再抬頭卻見一撤星星灑下來了。回宿舍前到運動場散步一圈,原來有很多人也在那裡團團轉,外面有兩群婦女在跳類似健身舞,看得我手舞足蹈,突然想起了「猴子樂翻天」。如此寫意的生活,老公也不要了。

吃飽後不免聯想到與其相反的事,為什麼國家不規定人人「衝刺」,或者設立一個「魚翅」訓練班?如此胡裡胡塗,還可算得上是知識份子嗎?

我的適應力還真算驚人,而且,其實很愛北京,除了它的衛生間和浴室。

給 手作文字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