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的情人節

時間:二零零九年二月十四日,地點:北京人民大學宿舍。我終於到北京了,這是第一次在宿舍上網。這四天,像度日如年,既驚喜處處,是驚也是喜。

坐在這張港式「碌架床」的下格,大家變成了「格格」,呼吸著20多度的暖氣,倚著不知是乾淨還是骯髒的白牆,蓋著由家樂福以$198買回來的一套連枕頭套、枕頭、床單、被子,上面架一張「病人吃早餐式」18塊小矮台,摸著這台從香港遠道而來陪我過了一個多寒暑的手提電腦,我的感覺竟然是──很舒服呵!

勞動了四天,天天彷彿是大學迎新營的check point,時間不限,但你必須完成所有check point,範圍是人民大學的校園;還有,我們是沒有組爸或組媽的,而遊戲必須要以普通話來進行。很累,但很多新體驗。這一刻終於明白,上一年所參加的迎新營也有其實際用途。

離家的感覺,是黏黏搭搭的捨不得,經理人媽媽在機長巴士上遞上電話,好讓我給一個又一個的親友道別,每說一次:「我現在乘巴士到機場,快要離開香港了……」,眼睛便紅一次,當然也不忘給所有朋友們發一個「輕輕的我走了」短訊。第一次離家這麼遠、這麼久,至少對我這溫室小花而言,是一個風暴,又或許,是一種比較刺激的肥料。想不到,哭喪著臉的不是我,也不是經理人媽媽,而是我那親愛的永遠的同房與永遠的隔離房4079。

第一個讓我流淚的人是在電話裡的音音,不知道是因為我那句說話而「刺穿心臟」,還是因為「咁人地唔捨得你嘛」,而哭哭啼啼。

第二個是聽了個電話,先抱著電話哭起來,然後才懂得擁著我這個真人來哇哇地哭。一個是有時會莫名其妙地哭的人,一個是要不就眼睛乾瞪瞪的沒感情,要不就呱呱大哭的人,都是我的4079。

我的「經理人」媽媽,眼睛紅了,但說了不「賣奶粉」(中山方言)也就不賣。而我,那種矛盾的感覺,我捨不得呀,我會回來呀,我很興奮呀,卻變得面容僵硬了。

離開,才知道珍惜,這不是一般人的道理,也不是一種叫「你現在才知道嗎」的道理,而是一種你真正要離開,所以很想去珍惜的感覺。

第一天能上網,不過已經很累了。這樣的一個情人節,能在異地安安穩穩的過,沒有北京街頭的枝枝紅玫瑰,也是一份很窩心的情人節禮物。

雖然北京的環境感覺虛有其表,建築極雅致而內裡問題處處。但那裡的人,是外表冷冷而內心熱辣辣,一個笑容便給你貼上一塊暖貼。更深入的了解,更多的挑戰,北京,我來了。

給 手作文字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