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食堂

被三四件麻煩的公事糾結了一整晚,又自動無償加班,在這凌晨三四時本來就是一般人該休息的時間,大腦勞累得又脹又實,已經停止運作了。
來到每晚擦身而過的通宵營業海鮮小飯店,店子外頭放著幾個大蒸籠蒸爐,每次走過,只見店員把蒸籠蓋打開,冒出來一團團白蒸汽,卻不知道裡面賣的是什麼。這夜太晚了,就只剩這家店還開著,我第一次探頭問:「請問有什麼賣的?」「燒賣、蒸腸粉、排骨飯……」店嬸嬸把三幾個大蒸籠逐一掀開來,在騰雲駕霧裡我看到這些原是茶樓點心的真身,一見燒賣,眼前一亮。
在深夜街道裡,在初冬寒風中,捧著熱騰騰的燒賣,咬一口。隱約記得,小時候愛吃的就是酒樓的燒賣,喜歡膩膩的肉香,偶爾咬到甜脆的蝦,就珍而重之的慢嚼。倒不大喜歡蝦餃,感覺太貴了,口感也太單調。這家海鮮小飯店的燒賣,不是麵粉燒賣,也不是魚肉燒賣,熱辣辣的肥瘦肉勻稱,我忍不住笑逐顏開。本來鬱悶的心情一掃而空,再咬一口,笑得更肆意。宵夜,真是慰勞自己的好方法,儘管實在不健康。
有天在書店打書釘,剛好看到很多專欄作家介紹過的《深夜食堂》日本漫畫,安倍夜郎,哈,作者名字也好合襯。翻到一頁說有個女客人,常獨個兒到宵夜小店,只會點醬油炒拉麵加一隻煎蛋。後來有客人告訴老闆,她其實是個風摩一時的女明星。只吃那麼簡單的宵夜,就是為了尋回小時常吃的味道。
不是時常加班的日子,回家偶爾也會喝到,那盛在暖杯裡的粟米青紅蘿蔔煲豬骨湯,還有肥嫩嫩的豬骨肉,是從小喝到大的愛的味道。有時還附上切好的鹽水蘋果,或剝了皮的葡萄。夜深人靜,家人微微的呼吸聲此起彼落,伴著我,再翻幾頁書,幸福,便是如此。

給 手作文字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