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堂法文課

上完第一課,我才知道並非只我一人瘋狂的。坐我身旁那個與我年紀相若的女孩,下課後告訴我,她從澳洲修畢甜品課程,來學法文就是想再到法國深造,縱然她對法文甚或法國文化一竅不通。

我這連英語都搞不好的人,字都忘了怎麼串,還膽粗粗的,從對法文0.001的認識開始。

必定要提的是法籍導師很帥!笑起來眼睛亮亮的,陽光氣息滿瀉。記得那年在大學上Appreciating Art一科,要我用蹩腳英語來學習,瑞典來的老師同樣俊俏,期末考竟就拿了好成績,哈,導師當然只是其中一個因素。

Mr. Sébastien幾乎以全法文授課,我有點不知身在何方。他喃嘸似的重複讀音,有點滑稽,又像估大電視,要猜他的動作是什麼意思。我們都變了牙牙學語的嬰孩,ABC,又得從頭學起。法文ABC每個人都要讀的,我縱然淆底得陰聲細氣,但已鼓起勇氣讀出聲來了,導師是滿臉鼓勵的點頭。讀不好也暫時沒人笑你,不過我還偶爾聽到大家舌頭頑強說著英文發音。

至於讀音,我還是用本土港式注音--奇怪音中文字,多少也要寫一點,不寫眼光光看著就忘掉了,港式拼音,總算要經過一點思考吧?但長遠還是要多聽多說,以後多想些奇怪方法來學吧。

學語言,我對法藉帥哥抱有期望,能否帶領我們用不一樣的方法學習?

十八人的班上有兩類人,學過的,完全不懂的。我硬著頭皮問身旁那位一頭銀髮,穿著拔挺西裝,貌似大公司高層的前輩,他就能準確讀出來了。這第一課,就當作鬆鬆僵硬的舌頭,抖擻一下結實良久的腦袋吧,畢竟離讀書時代也有些時間了。從此以後,又要溫書考試,這次是自作孽的,更得加把勁。

但誰可以告訴我,為什麼咖啡和巴士是男性,電視和收音機是女性?女人真有那麼吵嗎?

(浩漫法國.二)

給 手作文字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