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笑了

母親節前夕,媽問我星期天正日去不去她朋友阿姨家,尾隨聳聳肩加了一句:「我沒所謂的,去不去由你。」這樣的弦外之音,我怎會沒聽懂。當然去,阿姨的女兒那天會親自下廚,聽媽的語氣就知道她有多期待。

昨夜凌晨下班,路過心血來潮買了枝康乃馨,還裝作神秘收了起來。上一次買,好像已是初中,我知道不能算是心思,但已是盡了綿力的心意吧。

中午爬起床,時間無多,想來想去,在我最近的食譜中,最方便快捷的只有土匪雞翼。於是趕忙買料,在家調好味,匆匆到男助手家借焗爐。唉,人家家裡也有媽媽在啊,好生尷尬,但顧不得那麼多了。十多分鐘過去,焗好的當兒才發覺「怎麼雞翼那麼黑?」,看來是爸爸換了生抽的瓶子,又下錯老抽了,樣子有點醜

急急把製成品帶回家,老媽便開始嘮叨:「都什麼時間了?還要弄?人家是賣雞的,雞翼早吃慣了……」

我沒理她,抽出那支康乃馨,補祝一句:「母親節快樂」,她那緊皺的眉頭就舒展開來了,笑了。

後來,我也順道送阿姨一枝康乃馨。阿姨的女兒,早上十時起來準備,我進廚房看她時就見斗大兩顆汗在額角上,還有那滿滿一鑊意粉、大盤日式冷麵、芒果芝士蛋糕。外加她爸爸拿手的滷牛腱、雞粥、豬肚雞、沙嗲豬頸肉、牛大力老火湯,一桌子菜。末了還有我爸精挑的當造榴槤,酒過三巡,賓主盡歡。算是借了阿姨家的花,來敬我的佛,真的,謝謝他們的饗宴。

坐車回家時,爸媽各坐我兩旁,也許太歡快了,竟然繼續環迴立體聲在我耳邊爆發偉論,關於婚姻、別人的婚姻、工作、我的工作……幾乎沒考慮過我一個人一個腦袋兩隻耳朵,究竟可以聽得了多少話?

我坐在中間,沒答話,後來卻逕自笑了,不管聽不聽得全。也許,他們只是想趁我這難得的空檔,這樣短的時間,說盡這些日子以來未有空對我說的話,說得一字不漏密不透風。我實在,太少看顧他們了,工作讓我整天見首不見尾。

回家路上,他們倆是這樣生龍活虎,其實,就已經很好了。

給 手作文字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