擦去的塗鴉

2012/06/27

在畢加索經典名畫上噴一隻牛,當然被算作惡意毁壞。而Banksy的社運塗鴉,雖然火熱,但仍惹人非議。塗鴉,總被社會詮釋為激進的、破壞的、污損的,破壞與建設總在一線之間,如果街頭塗鴉不用畫的,改用擦的,會變成怎樣?

噴漆塗鴉是一種加法藝術,而「逆向塗鴉」(Reverse Graffiti)便是減法,在污牆上擦出潔白圖案,這實在是一種溫柔的抗爭手法,甚至具有更震撼的視覺效果,黑與白的隱喻。

「逆向塗鴉」的創作一般在晚間進行,英國藝術家Paul Curtis(別名Moose Curtis)拿一塊乾淨抹布,在污塵上拭擦作畫,車路隔音屏上一夜間就出現了綿延的骷髏頭堆,控訴汽車造成的空氣污染,撼動每一個駛過的司機。他又特意造一批巨型圖案板模,用環保清潔劑和高壓水槍洗擦,技藝精準得恍似印刷,鉛華洗淨後,牆上一片明淨絢爛,如鮮花嫩草叢生的剪影,如千頭百鴿翻飛。

Moose也和Marc Cameron合作,在城巿的黑牆上擦出一部部電動汽車,如雷諾的Twizy、日產的Leaf,進一步提醒人們實踐低碳環保的方法。其實這種塗鴉法也曾在香港出現過,2009年綠色和平為推廣「9.22國際無車日」,便在各區地上噴擦「9.22 唔揸車救氣候」標語。

好了,我們都以為「逆向塗鴉」是再合法不過的抗爭方法。可惜世事,總不如願,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清潔工受命不消一刻就用水把你反抗的信息洗掉,還有說管理部門寧願重新鋪上石屎,也不願把地板擦淨。

且別心灰,星點的藝術抗爭可以燎原,「刮牆塗鴉」能用在被逼遷的建築之上,「青苔塗鴉」就是把青苔小苗塗抹到牆壁之上,讓青苔的蓬勃生命力為你發聲。塗鴉少女下次出動時,也許借「逆向塗鴉」能避一避政治搜捕。

明報副刊專欄/時代版/高樓斜巷/(逢周三見報) 寶兒

給 手作文字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