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食的成果

絕食,在我們這年代的社會運動裡,是重要環節,可沒想過,這次絕食,竟要由學生領頭。看到他們的海報,內心揪住,有一種被逼埋牆的感覺。九月一,要開學了,要直面那些赤書紅學科,吹捧諂媚逐隻字從課本裡蹦跳起來。

不要以為自己已經畢業、不打算生孩子、不是老師校長,就可避過「國民教育」一劫。八十歲老人的孫兒將被洗腦、四十歲中年的侄子甥女會遭殃、你的表弟表妹堂哥堂妹還在學、甚至鄰家那個吵死人的小孩樓下大堂的呆胖子都無一倖免。教育從來是社會的根基,一被侵蝕,將來的境況,便如颱風肆虐我城後的大樹--歪斜、坍塌、壞死,一遍狼藉。

前幾天才審過陳惜姿在專欄寫的〈不合作運動〉,想不到孩子們就馬上行動。從上世紀二十年代甘地的絕食開始、八九六四的學生絕食,至近代的保天星,反高鐵,今年六四的年輕面孔,來到七月的九萬人反國教嬰兒車遊行,年復一年,我們越來越年輕,越來越堅韌,薪火相傳。原來,香港這些年的公民教育,也真不賴。

學民思潮,這個學生自發的社會運動組織。我們常鼓吹那些什麼學生會什麼學會什麼組織,要學生汲取經驗,不就是為了有一天能在社會上派上用場?說要創意有創意,他們送「誠實豆沙包」「說謊蛋糕」給教育局長吳克儉,有童趣也有深意,哪裡有建制派口中的激進?說要有德育及公民教育,走到絕食這一步,不已是作為一個公民的極致了?愛國?就是看不過眼國家我城到了危急存忘之秋,才起來反抗。他們都一一做到了,且比我們做得更好。看他們的絕食宣言:「我們清楚知道生命有多可貴,但我們更清楚我們的下一代不可成為傀儡」有承擔,負後果,他們不再是孩子了,他們已經長大成人,那是公義在年輕的人心裡開花結果。

社會的公民意識已經準備好,眾志成城,一片呼聲,但特區政府還在後頭傴僂緩行。這群官狼狽為奸,是整個社會上最欠缺承擔的一群,又偏偏是手執最高權力的一群。只有不公義的政府,才會把最幼嫩弱勢的人推進火坑。

我不擔心絕食不成功,也不怕政府出更多花招,只因它一直在玩火,一直在累積民怨,在試越我們的底線。這個政府,惹怒了重視集體回憶的一代、惹怒了菜園村、惹怒了本地媽媽、惹怒了學生老師家長。官逼民反,是遲早的事。

真的啊,細路,好樣的,你們教我們更自愧不如,你們教我們大人,做任何有道理有道德有公義的事,都要更勇敢。香港的德育和公民教育土壤很好,我們不需要添加中共的毒農藥毒肥料。我們香港的孩子已經成長得夠健康豐碩,他們所承擔的已經足夠多,別再揠苗助長。

他們今天仍在政府總部,還需要聲援,讓我們捎給他們支持。

給 手作文字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