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還沒有完

從來沒想過可以有別的選擇,從沒想過一個人微小得近乎微塵的力量,可以改變什麼。

直到那次,是這樣得到啟蒙。二零一零年反過高鐵,反對高速發展而剝削平常人的生活模式,反對因為一小撮人的經濟暴發而侵奪小眾家園的不公不義。

跪下,俯前,額頭碰地,起來,一步,兩步,再跪下,俯前,我從沒試過跟我土有這樣親密的接觸。那刻,隨著自己的肢體與土地的連接,竟從心裡震撼出來,哭了,也有很多人,陸續加入,在我身邊,一邊苦行一邊抽泣,我們一步一腳印,一隊四百人抵舊政府總部。我想,是那深深埋藏在柏油路裡的奔騰血脈,催召了我,召喚出眼淚。我多麼慶幸我是當中的一員,歴史記得。

那是我第一次參加社運。

是真的反對成功嗎?沒有。但社會上,確實有一股力量湧現,每人心裡有一股力量醞藏。

九月七日星期五,黑衣日,反洗腦大聯盟號召通宵佔領政總。本不打算去了,復又想,如果不去,便終生後悔。凌晨三時,看黑衣人們在廣場、大馬路上睡,心想,又再一次是人與土地的血脈相連。是的,黑夜與土地本來就是眾生的帳篷與枕褥,自然而生,我們本該有如此的自由,有相信與不相信的自由,有免於恐懼的自由,有堅持真義的自由,有反抗成功的自由。我好生羨慕。他們有了攤睡於廣場的回憶,歷史會記下這些。

我很疲累,我這夜丟下了一整個版面,來到這裡,明天還要為此,匆匆忙忙上班,補回那些時間。腦子又復真空狀態,為此,我更由衷敬佩這裡的人,可能他們比我更疲累,更忙碌。你願意花多少時間,就證明你的愛有多深,你的意志,有多堅定。

現在覺得,社會運動,也是我份內事,所以有時,總不免在疲累與責任中掙扎,有時是肉體勝了,有時是精神佔上風。但我不再把這些事,不當作是自己的事。我總希望我能付出更多,總愧疚我付出得不夠多,不夠黃之鋒多,不夠陳惜姿多,不夠韓連山多。

我只能在那投票表格上蓋個勾,盡了我選民所有的責任。我只能承諾,我會在需要公民力量的時候再次融入其中,甘願當一顆小螺絲,我會等再到公民廣場慶祝的那一天。我會等到夢圓的一天。

給 手作文字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