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宵誠品

我笑我自己是夜貓子,渴望找個安靜可探鑽捲縮的角落,不受驚動。沒想過,書店是好選擇。

那夜,凌晨下了班,趕上了往銅鑼灣的廠車,七分鐘到達。我先上誠品,八樓有夜貓三兩隻,神情半點恍惚,神志有點迷糊。我坐在兒童書的角落,挨著硬板,聽著重重複複的滑稽音樂,審閱匆匆列印出來的版面,等她。發現了兩個錯字。

你來了,我們談談笑笑,揭揭翻翻,捧起了巨棋子似的櫈子,放到飲食區的書櫃旁,勉強倚坐,都有點累了,卻也喜歡神經鬆懈之後的慵懶。你揀來了一本關於彼薩的書,笑說怎麼彼薩也可以寫成一本書,究竟披薩客是從哪裡來的呢?處處都有影蹤。哈哈,我說我不知道,因為我正翻著一本說咖啡的雜誌,好香好濃的咖啡,我幻想著。這麼晚,找不到咖啡了,喝了,又怎麼回去睡呢?我們有點吵,有點不好意思,卻還是放縱的仰頸笑了。

你突然說,你很喜歡那本書上的「漫」字,很有感覺,很有意思。我想起,我的「手作文字」也有個「慢」字,「慢慢書寫,好好生活」,看起來總欠缺了點什麼。你說,不如把「慢」換作「漫」,那就不止是緩慢的意思,意境豐富多了。我高興極了,我說我一直找不到一雙可以對應「好好」的字。原來「漫漫」就是了。夜來的靈感,「漫漫」,很好,謝謝你送這雙字給我。

深宵,我才發現誠品的美。日間,我找不到他的八樓,看不見他音樂的角落,更沒見過阿原肥皂,滿目是急躁的人群,滿耳朵是嘈雜的聲音。夜裡,那被人潮掩蓋了的一隅又一隅,才款款浮現,藏在另一層次的靈魂,才願意騷動醒來。我站在那個音樂的角落,看玻璃窗倒影裡裹著耳筒的自己,肆意聽著,聽遍這裏的音樂,你不知到了哪裡。窗外的天空織起棉布白,今天會是好天氣。深宵誠品,原是更讓人喜歡的誠品。

假如香港的誠品真的不再通宵,那我便只能懷緬那個晚上,迷漫的夜,唯一的夜。都說了,在這島,沒想過,書店會是好選擇。

給 手作文字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