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在練習一個人

「一個人去上班,又一個人去吃飯,再和更多的一個人糾纏。話才說到一半,沒有人聽完,我不孤單,孤單只是,情緒氾濫。」因緣聽到林宥嘉的《我總是一個人在練習一個人》。

日夜的循環,由我一個人在微風的單車上來回完成,這種生活的時間,是注定只會看見一個黑夜的影子吧。有時我刻意躲避一個人以外的世界,也有時,不。正如有時覺得能跟自己好好舒坦地相處,但也有時,不。

有時候要習慣別人跟我先道晚安,有時候要習慣一個偌大地方的所有人都頃刻消聲匿跡,有時候要習慣街道上的人朝著你走來卻也擦過你而去。當然有時候還是喜歡回去後那盞藍幽幽的座枱燈,與書頁上的陰影從容,或者忱溺屏幕上的刺眼。

有時候不想睡,不想爬上床,不想合上眼後,長夜就沒了,彷彿自己在自己的夢中消失,什麼都沒有了,我在哪裡呢?不想天快亮,不想長夜短,浮泛的魚肚白給人帶來一種不合時的恐懼,特別是窗外晨客的招呼聲,精神弈弈的。隱隱然,大夥都起來了,然而再沒多少個人的寧靜伴著我睡。

日本有個男生,教人如何拍照,讓看的人覺得你在跟女生約會。不說他是宅男,只覺得那比寂寞更悲哀。我不要假裝的,假裝會把真正的寂寞引誘出來,蹦到你面前,讓你不得不承認尷尬。一個人,就讓它真正的一個人罷。

跟自己獨處的時候,常有一面鏡子,從頭到腳把你照遍,把你與世界分割得份外清楚,連內心,也照得無比真實。

也不要緊吧,畢竟人既是融入於世界,也割裂於世界而存在。

二十多年前《海水正藍》,張曼娟便說自己是個擺渡的人,撐著杆把一個個人由這端的岸,送到彼端,載著悲喜,來來往往,人離開了,只有你留在艇內。恆久的事業,不言棄。我想,是啊,擺渡的人,一個人,搖著搖著,去很遠,就是這個樣子了。

給 手作文字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