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不可靠

我確實認得信封上的字迹,但信是誰交給我的,實在沒有印象了。每周收到的信不少,最近因為國教科所以收到更多,要轉寄的也就多了。有時是同事好意替我拿來,有時是無聲無息安放在桌面,我只能這樣如實告訴警方。

一時間有幾個同事惶恐地跟我說,那封信是他們轉交給我的,我再問他們是否認得信封,他們卻又搖搖頭說:「可能記錯了。」十分疑惑,才過幾天,記憶原來如此不可靠。

也並不驚奇,早有心理學家發現,40宗案件裏,有36宗的疑犯被多於一個目擊者指證,可事實上DNA卻證明那些疑犯跟案件完全無關。

原因是,證人在記憶模糊時,會下意識「認出」自己不喜歡的人,間接讓自己看上去較喜愛的人免去麻煩,「心儀偏見」影響判斷,最後要靠DNA推翻冤案。這樣看來,查案的工作也就更形艱巨。

編輯工作如是,有時便敗在歪曲的記憶手裏,只好叮囑自己不能依賴記憶,只要腦裏閃過懷疑,在可行的情況下,還是要多查多問。請原諒我的嘮叨。

我們本應享有「自身」免於恐懼的自由,但同時,也有責任捍衛「他人」免於恐懼的自由。「我不同意你的說法,但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這句話不知出現了多少次,但現在要再加上一條:誓死捍衛你沉默的權利。

無論我如何不認同你的想法,有如何天大的理由,如何生氣,只要一莽撞出手,儘管只是一張照片一封恐嚇信,已踰越了法理的界線,那我便是理虧了,成了個壓迫者或剝削者,成了自己的敵人。那封信,我但願只是抹黑者所為。

縱然記憶不可靠,但我相信我們的法治還是可靠的。

明報副刊專欄/時代版/高樓斜巷/(逢周三見報) 寶兒

給 手作文字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