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柏林拗柴

和友人相約在柏林會合,本來準備遊城幾天,卻收到壞消息:我腳踝受傷了,不能走路。

他趕巴士,卻不留神在車子前扭傷腳踝,拖着一條腿爬上去。就這樣由巴黎坐十五小時到柏林。我在旅舍門口接他,看他一拐一拐,把他的腳踝從鞋子裏掏出來,本來已經粗壯的腿,還真像德國豬蹄一樣腫上兩倍。

上網詢問醫護朋友,本該要在廿四小時內敷冰舒緩,避免血管再擴張,但他卻曲着腳十幾小時,害得血液不循環,雪上加霜。如今長着一條豬蹄,他只能躺在牀上,用被子把腳踝墊高,以熱敷幫助消腫。

柏林的醫藥行在周六上午關門,周日休息,周一剛好是公眾假期,我們早就錯過了買藥和拐杖的機會。我只能跑到附近的醫院碰運氣。醫院坐落於優雅的小村子,恍若世外桃源,但一間醫療用品店也沒有。走進醫院,用電話顯示拐杖的照片,聽着人們滿口倔強的德語,只能從他們的指頭方向,大約猜到該去的地方。原來拐杖不外借,除非進院檢查,但沒有旅遊保險,只怕醫藥費高昂。在烈日下尋找,無處有涼風。

後來經過Checkpoint Charlie,那是進出東西柏林的檢查點,一種沉重的歷史感,像炙熱的空氣一樣籠罩着,教人屏息靜氣。街上面向以前的西柏林,有一幅蘇聯紅軍的照片,在我們旅舍房門外碰巧也有一張。友人已被關在旅舍裏一整天,不見陽光。第二天,他捧着我買回來的午餐,踮着腳也要坐電梯到七樓陽台。在陽光底下的他,大概也不敢想像集中營裏過的日子。

翌晨,他連在柏林走路的機會也沒有,便要坐飛機回巴黎。那麼,下一次吧,只要你願意走一回,歷史還在。

20140611pympcolumn

明報副刊專欄/時代版/高樓斜巷/(逢周三見報) 寶兒 2014/06/11

給 手作文字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