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的恐懼

記得兩年前初抵巴黎,作為一個外來者,的確感到些微恐懼。或許是因為機場裏負着槍的迷彩軍裝警察,或許是地鐵裏巴黎人木訥鐵黑的臉,或許是那極美街頭下常見的露宿者。彷彿那絲微恐懼,就飄浮在巴黎的空氣中。

於是那年每天都有點精神緊繃,出門就馬上打醒十二分精神,記得要好好保護自己,注意街道上發生的一切、注意擦身而過的人。甚至在家裏,也要時刻留意門窗有否鎖好。大概過了數月,那種戒備的狀態才慢慢放鬆下來,但也許只是適應了這種精神狀態。

慢慢當地的朋友也認識多了,心裏有了陪伴。在某個寒冷又飢餓的早晨,一雙溫熱的手送上了黑咖啡和熱香餅。這樣的溫度,讓人忘記了一切恐懼。這雙溫熱的手,像會魔法似的,巴黎開始變得和煦明媚,光禿枝椏長出綠芽,夕陽很久很久才落下,摩天輪緩緩地轉了一圈又一圈。有些晚上,不再是一個人獨逛街頭,即使鐵塔立在遠處,還是閃着很耀眼的光芒,石子路上斜斜拉着一雙影子。

那是在恐懼裏最美好的時光。

上周五恐襲之後,法國向IS的大本營投彈。網上流傳一張諷刺的照片,導彈上寫着「From Paris With Love」。人類,依舊活在冤冤相報的循環裏。久違的那絲恐懼再次襲來。我後來漸漸明白,恐懼是源自無所依,對自身或別人的安危的不確定。

愛和恨,其實同樣殘忍。

巴黎於我而言,是曾經的情人。但,我已不在你身邊,只望你一切安好。

20151118poyeempcolumn
明報副刊專欄/時代版/高樓斜巷/(逢周三見報) 寶兒 2015/11/18

給 手作文字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