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堅守

這個年代,荒謬的事愈來愈迫在眉睫。

我最近也做了件荒謬的事,將栽種了數個月的迷迭香的主枝,錯手剪掉,以為剪下來的枝條可以再用來插枝。但事實是,主枝被削,剩下來的枝條翌日全部垂頭喪氣、奄奄一息。

植物也如此,何况是一個團隊、一家報館。但更荒謬的事,每天都在發生。《明報》執行總編姜生凌晨被炒,一柱定海神針,就這樣被除去,殺人一個措手不及。姜生的才學和修養,在業界人所共知,連我這種常坐不定的游離分子、小薯仔,也受教不淺。以前在《明報》工作,曾遇過不守規矩的作者,姜生會親自執筆寫信,教我向作者好言相勸。我也曾在寫作上犯錯,他卻平心靜氣,像風一樣迅速修改,多着緊少責備。要等到他在版上大紅字一簽,人才安樂,也如在公司裏,每看到紅風衣高人踱步而過,人便安心。

姜生被炒,讓人氣憤難平。而這事件當中,有些地方值得思考:知道消息的第一反應是,什麼時候罷工?但再想深一層,罷工之後怎樣?罷它一兩個星期,報館蝕些錢,上面假裝順攤,外面的人便以為員工大獲全勝。但之後會不會秋後算帳?索性將反對者連根拔起,乾手淨腳,從此路路暢通?香港還會嚴謹偵查、抽絲剝繭地報道事實的報章,還剩多少?

要抗衡,還有什麼方法?至少,要讓那人如坐針氈。姜生曾寄語:「緊守崗位,做好每日工作。」即使看似螳臂擋車,但我看到日月人忍着淚,咬着牙關,那團火,燒得更熾熱。香港的新聞工作者,是在夾縫中生存。

不論現實社會還是網絡世界,負面情緒、單單打打的說話已經足夠多。人人都在面對政府和北面大國的壓力,各種戰線早就不斷湧現。如今最需要的是團結,不論一聲鼓勵,還是出謀獻計,至少要同仇敵愾。

20160427poyeempcolumn
明報副刊專欄/時代版/高樓斜巷/(逢周三見報) 寶兒 2016/4/27

給 手作文字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