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不能再聽看說

友人說江湖救急,因為他們的視障人士探訪活動義工不足,起初我想只是和視障人士玩玩遊戲,當認識新朋友也不錯。當日早有義工負責這次活動,設計遊戲、預備物資,社工姑娘也提醒大家,和視障人士相處時要記得講解詳細一點。

出席的舍友約十二人,兩人一組,和義工們幾乎是一對一。我的組別裏,有一位一頭短髮,頭髮已經花白的女子,戴着一副眼鏡;旁邊是另一位短髮女孩,眼神精靈。玩遊戲前自我介紹,舍友都稱呼花髮女子作K妹妹(化名),短髮女孩就介紹自己是P(化名)。這時才知道,原來K妹妹除了視障外,還不能聽、不能說話,「詳盡解說」這個方法無效,甚至連手語她也看不見,也就是說,K妹妹和外界的溝通,就只餘下觸覺。

跟她無法溝通,有點手足無措,反而是P女孩反過來教我一些簡單手語,然後拉着K妹妹的手,讓她觸摸我們的動作。初碰她纖瘦的手,她有點愕然,後來社工姑娘過來用手語告訴她,今天來了兩位義工,她再摸摸我們的手,頓然明白了。玩遊戲時,K妹妹顯得很投入雀躍,我用手背輕碰她下巴表示暫停時,她還扁嘴鼓起泡腮,很可愛。最意想不到的是,做手工燈籠時,她憑觸覺摸索,竟然很清楚每一個步驟要做什麼。

然而原來我們一直忽略了P女孩,起初以為她伴着K妹妹,視力應該沒大礙。後來才知道,她只得兩成視力,紙上的摺痕其實看不到。但這個女孩,憑着自己努力,能夠中五畢業,現職文書工作。

和他們相處,最需要的是同理心、理解和耐性。也的確可以反思,自己現在擁有的是什麼,要怎麼珍惜、怎麼付出。可以查詢「香港盲人輔導會欣悅軒」,接下來會有聖誕節的義工探訪活動。

明報副刊專欄/時代版/女人心・高樓斜巷/(隔五日見報) 寶兒 2017/9/25

給 手作文字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