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說三十

【再說三十】
之前寫了一篇〈年屆三十〉,後來收到讀者留言,叫我多寫一點。於是想,自己和身邊三字頭的朋友,到底跟二字頭的時候有什麼不同。

然後發現,大家在這十年內經歷多了好多,由校園來到社會,已經可以來一個翻天覆地的改變,而且各自修行各自精彩。工作上有七八九年經驗了,從初時在職場上的唯唯諾諾,到現在有了多點自己的見解和要求,還有一點尚未歇息的追求理想的熱血。

想着一句「假如現在不做,老來會後悔」,有些朋友,憑自己努力攢了些錢、儲了一定經驗。開始開設自己的公司,攝影室、補習社、媒體公司、飲食小店,不容易啊,香港租金太貴,而謀生艱難。

始終萬事起頭難,又沒有父幹,又不是專業商人,用的還是自己多年儲來的資金,只能在跌跌撞撞中摸索。他們說,替自己打工,比替別人打工,還辛苦十倍。薪水沒有很多,卻要當上全能打雜。或許大家在意的不是能賺多少錢,而是還能在有精力的時候,實現多少的理想。無論成事還是不成事,得到的始終是最難能可貴的經驗。到老來,就不會念着「如果我當年有這麼做,就好了」。

也有一些朋友,開始尋求更穩定的工作,因為實在太需要工作和生活平衡了,有家要養、有樓要供。以前二字頭原來是這樣無憂無慮,來到三字頭就有各種重擔和新挑戰。和各位將邁向新階段的朋友,一起互勉。


明報副刊專欄/時代版/女人心・高樓斜巷/(隔五日見報) 寶兒 2018/10/14

工作假期後遺症

離開很容易,回來卻很難。

很多人說,三十歲前,要出走要怎樣,卻不見得有人討論,回來之後要怎樣。去一個期待已久的新地方,很興奮雀躍,即使面對困難,都是勇往直前去解決的。但走完一圈回來,回到這個地方,發現身邊的事物都太熟悉,就有點落寞,人又好像回到了原點。

工作假期的後遺症,莫過於,適應而已。明明是一直成長的地方,何以會不適應?因為你曾經在小城堡裏住過,在湖邊草地野過餐,在塞納河邊夜景散過步,這些都一一變成新的習慣。很多地點名勝由名詞變成個人經驗裏的真實景象,世界從此變得寬大立體。

然後坐上飛機,把世界收回來,回到我城。走在那條老路上,特別察覺在這個步伐急促的小城,原來真會讓人情緒緊張,小的事情人們也會容易煩躁,也許在外地,路那麼大,人那麼少,若阻住你,便走另外一邊吧,不礙事。幸而你也發現,回家了,有一種無以名狀的心安,腳踏實地。

人在外頭,的確有不一樣的風景,經歷之後回來,回看眼前身處的地方,桃花依舊,迷茫的依舊迷茫,不滿現狀的依舊不滿現狀,好與壞,你都瞭如指掌。但唯一改變的是,你的眼界開闊了思想轉變了,自回來的這一刻起,你的態度、你的處事方式,將會與以往在這裏的你不再一樣,改變即在當下。

工作假期結束了,但那個影響,停不了,因為你已經不能找回過去的那個自己,就向前走吧,帶着你所學到的,沒有什麼不好。封存那段精彩的經歷,讓往後的日子,活得更如理想。在自己土生土長的地方,繼續工作假期,也可以很好玩的。

20141112poyeempcolumn

明報副刊專欄/時代版/高樓斜巷/(逢周三見報) 寶兒 2014/1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