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樓斜巷之緣 [ 專欄刊登安排變更 ]

自2012年4月,每個星期三,「寶兒」這個名字,就出現在時代專欄版的右下角。來到2017年2月,原來不經不覺,在那個角落已經靜靜分享了五年的生活感事。

當年在《明報》做小編,得到前任總編和上司允許,難得在這寶貴的園地筆耕。當時老總還贈了一句王國維《人間詞話》名言:「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登臨高處一覽無遺,從中理出自己的方向,於是我的小專欄就有了「高樓」二字。又剛好那時到訪澳門,驚鴻一瞥一條陡峭小街,由街尾優美的南灣湖,一直往高處攀升,名叫「高樓斜巷」。看着這四字,心想,就是這名字了。如今輾轉,我竟來到這小小城工作,似乎命運的巧合總有意思。

那年開始,細細寫着專欄、blog和食譜,然後2013年為了追尋美食滋味,任性地出走了一趟法國工作假期。也想不到,一年後回來,有幸出版了兩本法國文化食譜《出走,走進法國人家廚房》和《法國咬一口——61道在家也能做的法式料理》。也慢慢得到一些分享和受訪邀請,最近更能和不同機構合作開辦法國菜烹飪班。這一切,或許只是一些個人小成長,微不足道,但的確感恩,那年得到踏上「高樓」的指點。

我們一班《明報》舊同事,總覺得《明報》有如自己娘家,這裏有很好的文字訓練,也因而開拓了對社會和世界更廣闊的視野。五年後的今天,要感謝現任老總,讓我榮幸加入「女人心」這個欄目,這裏有我非常佩服的專欄作家們。當然還要感謝一直以來細心認真的專欄版編輯們。這座「高樓」還有遙遙階梯,但相信每踏上一處更高的位置,就會看到更美的風景。

明報副刊專欄/時代版/女人心・高樓斜巷/(隔五日見報) 寶兒 2017/2/27

踏上高樓

補回專欄的網上文字版。

明報副刊,時代版專欄,2012/04/04 (見報)

「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

這是王國維在《人間詞話》裏提到的第一個學問境界:登臨高處一覽無遺,從中理出自己的方向,這同是前任老總張先生給我的提點,謹記於心,故借此命名欄目「高樓斜巷」。感謝他以及現任老總和各位上司給予機會,也要謝謝當值編輯同事的幫忙。

能夠跟各位專欄作家寫在同一屋簷下,實在榮幸,老實說,真有點緊張。

小輩本名常見於此版版頭編輯二字之後,除了星期三,改用小名「寶兒」見笑於此。

特此獻上一個二十里行軍的探險故事,也是我現在奉行的學習態度。

二十世紀初,探險家Roald Amundsen和Robert Scott兩隊人比賽徒步到南極,Amundsen僅用了33天,比Scott早5星期抵達,且順利返回基地。至於Scott,料不到對手已捷足先登,回程時更死於漫天風雪之中。

在雪地裏,二人同樣面對惡劣環境,不同的是,Amundsen堅持每天走二十里,不多也不少,在天晴時走,在風雪中也走。Scott卻在好天時暴走超過四十里,遇上阻滯,便只躲在營裡抱怨。

Amundsen的二十里行軍,形成一種紀律,在困難時堅毅,在輕鬆時克制,這有助應付更嚴峻的考驗,一步一步,邁向目標。相信這精神放諸世事皆可,小說家王文興每天只寫三十個字,道理皆然。

王國維還有第二、第三個學問境界,想來,就要靠二十里行軍的精神去參透。何不為自己訂立目標?除了每星期在這裡筆耕,我隔天也會在網上寫blog,繼續以文字踽踽前行。

往後,還望各位指教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