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廿三條澄清?

關於《2011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話說我上周三(4月25)寫了一篇〈趕在洪水淹至前〉,說着對這「網絡廿三條」的憂慮,以後「二次創作」或「分享」是否就侵權了?

然後,我就收到「知識產權署」和「商務及經濟發展局」的兩封電郵,節錄幾句,隨便也能在網上搜尋到的。

「……若網民不是某項網上材料的上載者,而純粹透過在社交網站分享(share)接達至該材料的超連結,並不構成向公眾傳播。況且,超連結本身也不屬版權作品。因此,任何聲稱《條例草案》會『禁絕一切網上分享活動』是不正確的。」知識產權署2012年4月25日

簡單一句,就是你按那個「share」掣還算安全的,只附上link也不會出事,那麼其他呢?Share一段文字,轉載一張圖片,還有多少千千萬萬種「公眾傳播」的手法?我們就要自我審查了?是吧,難道要消滅在萌芽狀態?

「《草案》沒有任何一條條文針對二次創作/戲仿作品,也沒有改動現時用於判斷某項作品是否侵權的法律原則。今天在網上不會招致刑責的作品,在新法例下同樣不會墮入刑網。因此,現時網上表達自由的空間並不會受《草案》所影響。」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蘇錦樑 2012年4月27日

我在想,是否真的如此求仁得仁了?怎麼卻兒戲得像問售貨員:「這鞋刮不刮腳的?」售貨員理所當然的答:「不,不刮腳的。」只得口頭承諾,回家把鞋子穿上了,才發覺舉步維艱,你奈它何?立法可不是買鞋子,要大興問罪之師了。

況且,如果沒針對「二次創作」,今天不屬侵權的,立法後也不會,那訂來作甚?又為何不訂豁免條例?想不到他們卻雙重標準,應你一句:「我們認為在未經公眾諮詢的情況下,不宜匆匆在本地法例加入有關豁免。」嘩,豁免條例不能「匆匆」訂立,網絡廿三條就可「匆匆」上馬。

條例的含糊矇混、眾說紛紜,傳媒也尚且要緊追新進展,普通人當然更是不明不白。

懂得法律的,怎不會料事如神,在立法前,他們像寶藥黨,你憂慮的,他們可以為你統統解迷。在立法後,要拉要鎖,卻真的是以言入罪了。我們回到了什麼時代?

阿媽也有教的,當你有點懷疑,就不要信,信了恐怕就要吃虧。

趕在洪水淹至前

2012/04/25

面書上,赫見大家都在呼籲,bloggers進入戒備狀態,網上聯署的已近萬人,《2011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下月二讀辯論,終於,山雨欲來了。

網上「二次創作」和「惡搞」也涉侵權,那些粗疏立法的人卻冥頑不靈,以為保護原創者權益、鼓勵創作。然而,創作,離不開啟發與重塑。

當代藝術,如安迪華荷(Andy Warhol)的作品,複製出九幀色彩艷麗的瑪麗蓮夢露,重現夢露的炫目魅力。藝術大師費爾南多波特羅(Fernando Botero)借面容畸異的蒙娜麗莎畫作,衝擊審美觀。這些能夠進入藝術殿堂的作品,踏着前人的路而來。回到網絡的「惡搞」,「再創作」是破壞還是建設,清楚不過。

我們活在網絡共享的年代,資訊不再由上至下發散,而由我們共同建構,「分享」幾乎就是網絡賴以生存的方式。那對我們網民來說,甚至是創作的動力,有幸被「瘋傳」的,更是讚譽而非損害。

也許香港人不大熟悉,那由五個本土八十後創辦的網站9GAG,轉載「搞gag」有趣圖片影片,在國外竄紅,每月瀏覽量數以千萬計,難得躋身全球搞笑網站之列,在矽谷炙手可熱。如果修了例,這樣的發展與成功,會否灰飛煙滅?

記起西班牙記者Ignacio Ramonet創詞——「第五權」,在三權分立及傳媒以外,網民大眾可全天候監察社會與政府運作。惟這年來,港大8.18、警察的胡椒噴霧、報章竄改專欄……驟覺香港的言論自由逐漸萎縮,連網絡上的嬉笑怒罵,也因版權之名而被扼殺了。我們家家戶戶,趕在洪水淹至前,除了反抗,沒什麼可以做的了。

明報副刊專欄/時代版/高樓斜巷/(逢周三見報) 寶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