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龍茶牛奶抹醬新年好

20130211redontreejam

在欉紅 烏龍牛奶抹醬

說到台灣的伴手禮,現在除了鳳梨酥、太陽餅和鐵蛋等,下次可以考慮,帶走「一瓶」台灣在地水果。

台灣天下文化的編輯盧老師告訴我,永康街那邊的小自由咖啡店,有寄賣一些很棒的果醬和甜點。在那裏還可以試吃,於是買了一瓶「黑后葡萄無花果果醬」。後來才知道,這牌子就是歐陽應霽也提過的,在欉紅。

第一天到台灣,因為愛新奇,我已經買了一瓶他們的「烏龍牛奶抹醬」。現在有時還未下夜班,就會想念那抹醬塗在烘過的牛油多士上的味道,濃厚的茶與奶滋味。

到他們的網站,才知道抹醬在08年新創,用新竹高山的輕焙烏龍散茶,把茶、麥芽糖、全脂鮮奶、鮮奶油、冰糖一起熬煮,手工攪拌最少三個半小時,才有這樣的味道。可以配乳酪、草莓、煙燻起司、朱古力蛋糕等等。

一邊吃一邊嘆息,啊,如果將來這個醬吃完了,我要怎麼辦才好?或許再到台灣進貨吧。

他們還有很出名的彰化香蜜芭樂果醬、黑后葡萄荔枝雙層果醬、屏東土芒果果醬、天然法式水果軟糖等等等等,想像得到與想像不到的,都有。

老闆原來是幾個年輕人,有的是醫學碩士、設計專業,寧願拋棄高薪厚職,走遍台灣找得過神農獎的農友,又去法國學廚藝甜點,就是為了回來發掘台灣水果的在地價值。

他們親身向果農採購,把所得直接回饋農民。研究水果的特性,發揮水果最大的優點,只用銅鍋熬煮,煮一次大概只能做幾十瓶。創新配搭,如香蕉做果醬嫌太膩,就加一點草莓的果酸,添一點橙花水的香氣,成為了香蕉草莓橙花果醬。水果糖不用人工果膠,取用蘋果的提取物,親手一顆一顆把不同味道夾進玻璃瓶子裏。

「我們不是想要賺大錢,只要想賺到的能夠維持現在的工作,就可以了。如果覺得是對的事,就要想辦法做下去。」台灣人都覺得水果要新鮮吃,然而美果也有熬不過滯銷的時間,幸有他們給台灣的加工水果帶來了新價值。從取材,到烹製、研發、包裝、銷售,都是良心。這是最令人羨慕的地方。

(在欉紅)

咖啡的台北

有一段時間做了些資料搜集,想在香港挑些合適的咖啡店,平常日子去寫寫東西。後來發現,那樣的尋覓是痛苦的,免費上網和充電、醇厚咖啡、美味餐點,或愜意環境,原來在租金狂飇的地方,不能共存。

相反,到台北泡咖啡店,從店子主題、裝修,擺賣的東西,以至飲品餐點菜單的鑽研,都是樂趣所在。有時那些杯盤碗碟配搭,獨特得難以找到兩家店會用相同一式一樣的餐具,那在在是時間和心思的花費。

像「a poet」的明媚雅麗復古裝修,老闆捨得搬八千多台幣(港幣二千多)的木椅子給客人坐。像「咖啡.小自由」的陽光照下來的露天陽台,售賣「在欉紅」本土手工果醬、甜點,用桂圓調製的咖啡,帶有香香的桂圓甜味。

像經營學校咖啡館的兩夫婦,打理咖啡店之餘,還推動社會公益事務,讓出場地給「小森林馬戲團」試演。我點了「學校咖啡館」特別調配的奶茶,滿滿一個紅壼的熱奶,泡進香草花茶,杯子裏數條青檸皮,倒進熱奶茶,泛起淡淡幽香,三杯過後,暖和和的,還可以慢慢廝磨。

於是從台北回來,便想到大坑的咖啡店攢一點台北的餘溫。可惜餘溫攢不著,還受了氣。

問店員可否給電腦充電呢?三兩個人商量了好一會才勉強說:「讓她充吧。」點了不便宜的下午茶,忙著掏電腦掏iPod,忙著用手機放Wi-Fi。咖啡喝了一半,店員走過來說:「不好意思,你們只餘十五分鐘,有客人訂了晚餐。」對,咖啡還是溫的,熒幕上只打了幾個字。為什麼在我們進門前不說清楚呢⋯⋯

咖啡店本該有的一個特點,「泡」,要像泡咖啡一樣浸泡時間,假若要趕早午晚餐的,要趕客的,算不上是咖啡館吧,頂多只是家餐廳。我們不是没有有心的咖啡店,只是,還未做到極致,或者說我還未找到很滿意的。

我知道我知道,不能只怪他們,因為香港也沒有給他們太多生存空間,也沒有培養文藝氣息的土壤。租金、時間、生活習慣和心思都影響著兩地的咖啡店文化,而租金對香港來說是很大的壓力,也許明天便要大加租,朝不保夕,所有心思都是徒勞。

這次去台北,因為那些咖啡館,有人發表感言:台北不宜旅行,台北宜居住。

20121221tpcafe02

「學校咖啡館」特式奶茶

20121221tpcafe03

OLYMPUS DIGITAL CAMERA

a poet

OLYMPUS DIGITAL CAMERA

「a poet」的芝士拼盤

OLYMPUS DIGITAL CAME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