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澳門做乜好?

來到澳門將近十個月,回想初來甫到時,原來曾跟澳門文青同事說過一些膚淺的抱怨話:「澳門好像沒什麼好玩啊。」她們不置可否,再答:「不會啊,看展覽、看話劇,和朋友吃吃飯、散散步,有很多事情可以做。」

直到最近,因為需出外的工作多了,終於慢慢領略到,澳門這個空間極小的小城,內裏可以這樣百味紛呈,鑽進去,再鑽進去,原來還可以有源源不絕更精細更獨特的發現。

其實大與小,是一個相對概念。本來成長於一個時常自命為「地小人多」的香港,小城人口七百多萬,有一千多平方公里;但鏡頭一轉,澳門的人口六十多萬,總面積共三十多平方公里,這才真叫小小城。相對於香港,澳門更像是一間小屋子裏的玩具屋,所有環境設備都齊全,而內裏的人也鮮蹦活跳地真確生活着。

就說看電影、話劇和表演。澳門的幾家戲院,話劇和表演亦會在各處上演,包括文化中心、牛房倉庫、南灣舊法院大樓、崗頂劇院等,展覽場地有塔石藝文館、湖畔藝廊、藝術博物館等。或許電影、表演和展覽場次不多,但每個周末必然會有節目,而且在類似的地方總會遇上相熟朋友。最重要是,很多時候,看完電影或表演,就可以直接走路到另一區吃個便飯或甜品,或者直接散步回家,彷彿文化藝術就是如此這般觸手可及。

最近連新認識的得獎澳門攝影師,也大讚澳門建築的精妙,那些世遺建築、葡式大屋、古老廟宇緊密相鄰,櫛比鱗次,是中西交融共存的極致。於是充滿南歐風情的亞婆井前地真的有阿婆在乘涼,瘋堂斜巷的婆仔屋裏無端會有花燈展,晚飯後澳門朋友相約在大三巴前抽塔羅牌,真的浪漫到不行。

Untitiled
明報副刊專欄/時代版/高樓斜巷/(逢周三見報) 寶兒 2017/2/22

澳門周末日夜

仍然覺得,雖待在澳門或鄰近地方已有半年,但還是容易找不到路,又或者因為街道太轉彎抹角而錯過了路口,而離線地圖又不是特別準確。總是羡慕在澳門土生土長的同事們,她們都說:「澳門其實很細,走路就能到。」但前提是你懂得穿街過巷認得路。

其實遊客區以外的澳門,或說深夜或清晨的澳門,尚算人煙稀少時,仍帶有一種淡泊的柔美。若不是跟着這幾個澳門女子,晚上十時路過大三巴牌坊,還不知道,在斜燈映照下的教堂前壁,精緻建築的影子在細細晃動,沉靜得醉人。走上梯階,繞過牌坊,踏上微斜的石子路,再轉入公園,然後沿着往下伸延的墨綠色扶手而走。小城的起伏跌宕,就在這數十步裏,是這樣獨特而迂迴曲折。

四個女子,提了些零食、在新馬路買來的沙嗲熱食、幾罐啤酒一兩樽凍茶,走上五樓。走進澳門人家,牆壁是葡國淡綠,窗框是貫徹街道上的墨綠,木地板是深褐色的。有人掀開了紮染布充當的窗簾,打開了露台的鐵門,點起了煙,煙霧有點迷茫,怎麼,有如電影一樣的懷舊畫面。一夜在吃喝漫聊。

清晨醒來,窗外滲進陽光,連同那些輾過石子路的忐忑的電單車聲,這種聲音,相信還是澳門獨有的。早上十時,四人惺忪悠悠地走出大廈,布幔似的陽光在斜巷上拉得特別特別長,跟着她們隨意的步伐不斷前行,來到同樣漆着葡國綠的舊式茶餐廳。綠白小階磚、圓枱摺櫈、不鏽鋼杯盛着的溫熱奶茶,還有古老膠碟子上的雞蛋辣魚豬仔包和豬扒撈丁,晨光又從佈滿塵垢的窗框裏透出來。想起香港,已經不知道哪裏還能找到這種殘舊的美。

Untitiled
明報副刊專欄/時代版/高樓斜巷/(逢周三見報) 寶兒 2017/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