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問禁制令

IMG_4520 copy

金鐘中信大廈對出路段清場後,添美道迴旋處已讓出行車線,鐵馬及障外物往立法會方向移近2-3米。

佔領行動至今五十七日,早前不同私人機構及團體相繼向法庭申請臨時禁制令,要求清理佔領區不同路段。
法庭批出臨時禁制令後,一段時間未見有任何動靜,有人質疑,是否可以不理禁制令?
又有人擔心,禁制令一出,留守在佔領區是否等同犯法,不撤離就需負上刑責?
直至上周二,金鐘中信大廈對出路段,首次正式執行禁制令,當日帳幕、障礙物等一一被清除,其間未見佔領者阻攔,清場後留下添美道的鐵馬防線。
事實上,針對佔領區的臨時禁制令,我們其實理解多少?例如如何執行禁制令?
若執行的話,由誰來清場?警察可以協助清場?

清場為目的的「禁制令」
佔領行動發展至今,早前有的士、小巴及中信大廈業主等私人機構及團體,向法庭入稟申請臨時禁制令,禁止佔領者阻礙相關道路。直至十月二十日,法庭所頒發的臨時禁制令,包括金鐘中信大廈對出路面、旺角亞皆老街、彌敦道,隨後亦有巴士團體欲再借禁制令,清理金鐘夏愨道和紅棉道等,現正由法庭審批。

禁制令屬民事訴訟,由原訴人單方面申請,須先以書面形式入稟法院,再到法院提交理據及會面,由法院審批是否頒發。所謂臨時,即是具有效期限,立法會法律界議員郭榮鏗說,臨時禁制令會生效直到法官判處無效為止。根據以往案例,禁制令多作商業用途,例如公司股東糾紛、生意伙伴爭執,在二○一○年四月亞洲電視蔡衍明、查懋聲兩大股東的爭議中,當時蔡氏就向法庭取得臨時禁制令,禁止內地商人王征和查氏進行交易。今年二月,香港電台控告電台D100的公司侵權,法庭亦頒布禁制令,阻止被告再侵犯節目版權。近年,針對示威行動頒布的禁制令愈來愈多,例如二○一一年美孚新邨,和二○一三年碼頭工人運動等。

而現在這個時期,法庭所頒發的佔領區禁制令,顯然跟以往的原因很不相同,故此惹來爭議。普羅大眾或許對頒布程序、實際執行方法和執行範圍上都一知半解,我們嘗試收集各方法律代表的意見,來解構一下如今以清場為目的的「禁制令」所為何事。

IMG_4525 copy

連接中信大廈停車場出入口的添美道路段亦已清空,鐵馬及佔領區則移到較後位置。

(一)私人訴訟解決公眾秩序問題?
既然禁制令屬民事訴訟,即是私人間的糾紛,現在卻用來處理佔領示威者和政府之間的矛盾,便引起法律界人士對禁制令的質疑。

香港大學法律學院教授陳文敏說,將民事訴訟,變成為政府執行公眾安全問題,是把兩者混淆;大律師吳靄儀亦曾就禁制令指出,「私人無權就公眾地方、公眾道路申請禁制令」。

佔中發起人戴耀廷亦表示:「政府有足夠實力處理公眾秩序,應由律政司出面,但律政司只說衡量過原因,卻沒有講清楚,反而借用私人團體,鬼鬼祟祟來清場。」他曾在電台節目表示,禁制令屬民事,如果不遵行不算犯法,只是損害了別人在法律上的權益。如受到藐視法庭判決,當事人只要承擔罪責,便不算違反法治,亦能達到公民抗命的理念。另外,法律界元老、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列顯倫表示,律政司長絕對有權力和責任,接手處理一件牽涉公眾滋擾的事,所以對政府以私人訴訟處理公眾秩序的做法感到奇怪。

(二)禁制令誰執行?
當法庭禁制令頒布後,其實還需要經過一些程序才能執行,包括由原訟人登報、在現場張貼命令,讓示威者有時間知道相關判令。至於由誰來執行禁制令,很多人誤以為是由警察清場,事實上,這是由為法庭服務的執達主任負責執行及傳達法官的裁決。至於何時清場,律政司長袁國強曾說,執達主任需要配合原告人的要求,才會開始行動。訂下日期後,當日執達主任會在場宣讀禁制令,並即時行動。

不過,另一方面,十一月十五日,警務處長曾偉雄曾加上註腳:「警方將全力協助執達吏執行禁制令及開通道路,有需要時會行使警隊的其他法律權力。」這使港大教授陳文敏質疑,由警察幫私人公司執行民事訴訟禁制令,甚至有傳動用七千警力,即三分之一的香港警力,申請人是否有能力支付相關開支。戴耀廷亦回應:「清場有兩種方式,但警方不想直接用權力做事;反而使用禁制令,首先讓勝訴一方的代理人去執行,若不能執行便由執達吏出面,執達吏出面也不行,就再找警察幫手,將違反禁制令人的拘捕,帶到去法庭處理。警方的角色變成協助執達吏,或協助民事勝訴一方。這是很奇怪的事。」郭榮鏗說:「法庭命令是,如果執達吏遇到阻礙,警察就可以幫手,警方是有角色的,但法庭無權要求警方清場。所以也不明為何要動用公帑,去幫一個私人訴訟人執行一個私人的法庭命令。」

(三)清場的定義?
金鐘中信大廈對出路段在上周二清場時,曾經在清理地段範圍上有過爭持,最後佔領者和執達主任達成共識,清理出半個迴旋處供車輛進出。郭榮鏗說,禁制令只用「添美道」及「龍匯道」等字眼,範圍可以很闊,容易令人混淆,原訴人應提供相關平面圖作參考。

對於尚有小部分預計清障的區域未有清理,戴耀廷的看法是:「因為這是民事訴訟安排,屬於兩個私人之間的紛爭,法庭做了裁決,雖然沒有全部清除,但中信收貨,就不算是違反法庭命令,因為法庭主要處理兩個人的私人糾紛。」

禁制令中亦沒有明確寫上要清除的事物。十一月十四日,上訴庭副庭長林文瀚處理旺角禁制令上訴時,曾澄清阻礙物並不包括人,所以「原訴及執達吏無權移走示威者」,除非示威者妨礙執行,警方才可介入。郭榮鏗後來回應:「法庭命令又沒有說明要人走,也沒有明言要搬走所有障礙物,只是說有阻礙的便要拆去,而人又沒有包含在法庭的命令裏面,沒有說明,很不清楚。」

(四)清場後再聚藐視法庭?
曾有佔領者在旺角佔領區舉起「歡迎清場,旺角再聚」標語,如果佔領區在禁制令清場之後,再有佔領者重新佔領原地,算是藐視法庭嗎?會再次清場嗎?郭榮鏗解釋:「要視乎當時的情况,到底他們有沒有獲派發禁制令,或者在得悉禁制令後仍然違反,就有可能會再次清場。」在禁制令未有撤銷之前,相關地區不能佔領,如果再佔領,可能會再次違反禁制令,但他補充:「如果再佔禁制令標明以外的範圍,就是繼續公民抗命。」

戴耀廷表示:「要看範圍,如果不是禁制令包含的範圍,就令當別論,如小巴路線原訴人都不會經過,如何告訴法庭有損失?」但他呼籲大家遵守禁制令,「公民抗命的目的,是讓大部分人認同你的訴求,但在禁制令上要解決那麼複雜的問題,要解釋公民抗命更困難,在策略上很難達到公民抗命的目的的話,不如就遵守好了。」他認為,禁制令「是現在政府用的招數,只能因應事件回應。常說不守法庭命令,就是不遵守法治;但也有人指出,特區政府有法不執,也是不守法治。政府一早有足夠權力清場,但是因為它自知沒有足夠說服力去清場,或是因為其他,但不執法也是一個問題。這裏很多佔領者也在等他執法,可能也預料被拘捕,預料被清場,但你不來,佔領者只能繼續留守。」

IMG_4510 copy

金鐘中信大廈的禁制令已貼在大門外,內容只有「添美道」及「龍匯道」等字眼,在清理範圍上其實仍不清晰。

佔領區禁制令
金鐘中信大廈
申請方:金鐘中信大廈業主
清除範圍:中信大廈對出龍匯道,停車場出入口,及添美道三個出入口
時間:二○一四年十月二十日頒布,十月二十四日續頒,十一月十四日現場貼出臨時禁制令。
現况:二○一四年十一月十八日(周二)中信大廈外龍匯道鐵馬已被移走,添美道迴旋處讓出行車線,路障向立法會方向後退兩至三米﹝圖1-(1)﹞,停車場出入口清空,留下添美道鐵馬陣﹝圖1-(2)﹞,清障行動告一段落。

旺角亞皆老街
申請方:潮聯公共小型巴士有限公司
清除範圍:亞皆老街(通菜街至砵蘭街一段)
時間:二○一四年十月二十日頒布,十一月十日續頒,十一月十九日現場貼出臨時禁制令
現况:警方暫定最快下周二(廿五日)協助執行亞皆老街段的禁制令,據了解,警方會動員最少一千五百警力。代表潮聯的律師陳曼琪稱,送達禁令的程序已完成,法律上可隨時執行,但這周末暫無行動。

旺角彌敦道(字眼修改)
申請方:香港計程車會、的士司機從業員總會
清除範圍:彌敦道(亞皆老街至登打士街一段)
時間:二○一四年十月二十日頒布,二○一四年十一月十日續頒
現况:代表律師須按法官的指示修改禁制令字眼,以取得法院在禁令上重新蓋印,最快於下周二登報。

金鐘(有待審判)
申請方:冠忠巴士集團
清除範圍:干諾道中東行線(中環大會堂圖書館至愛丁堡廣場),夏愨道東行線(愛丁堡廣場至紅棉路),連接夏愨道與紅棉路一段。
時間:十月二十二日入稟高院申請禁制令,十一月一日再入稟申請
現况:十一月十七日高院開庭審理,市民透過法援加入成為被告,法庭押後審判。

中外近年禁制令例子
《蘋果日報》禁制令
今年十月十三日,將軍澳壹傳媒大樓被示威者以貨車及帳篷堵塞出入口,運報車未能如常進出大廈,影響整個出版程序。十月十四日凌晨,法庭頒下臨時禁制令,禁止示威者堵塞壹傳媒大樓任何出入口,及禁止特定的示威者進入指定範圍。凌晨三時,仍有四百名示威者繼續聚集,有報道稱,有在場警員建議示威者「你可以唔接」,也有示威者撕毁禁制令副本,繼續堵路。至十五日凌晨,仍有約三百人堵塞壹傳媒大樓外馬路,警方派出約一百五十名機動部隊到場,包圍示威者再驅趕到馬路。十八日晚仍有七十人在門外拉橫額叫口號。十月三十一日《蘋果》禁制令獲延長,直至案件完結。

碼頭工人工潮
二○一三年,碼頭工人工潮,工人不滿薪酬及工作環境惡劣,在長江中心對出地方罷工留守,業主向法庭申請禁制令,禁止示威者進入長江中心。業主嘗試擴充禁制令至長江中心以外地方,但因位處「公共空間」而不獲批。另一方面,法庭頒下臨時禁制令,要求示威工人離開碼頭範圍,當時工人只能遵守禁制令撤出,聚集於碼頭外的馬路上繼續集會。直至勞資雙方談判後,工潮告一段落。

佔領華爾街
二○一一年九月,紐約曼哈頓華爾街爆發反金融霸權運動,示威者以和平集會「佔領華爾街」,十一月中凌晨大批防暴警察進入祖科蒂公園,驅逐及拘捕佔領者。當時法庭頒發禁制令,不准示威者過夜、紮營及帶易燃物品。全國律師協會同時取得法院禁制令,禁止警方驅逐示威者,並准許示威者在公園紮營,後來禁制令推翻,佔領行動逐漸落幕。

2014.11.23@Emergency Injunctions
(2014年11月23日 明報 > 副刊 > 星期日生活 > 通識導賞)

這時若在香港旅行

所謂旅行,就是到一個不熟悉的地方,有尋根究柢的興致,慢慢摸索認識。這個地方,可以是你生於斯長於斯之地。一年後回到香港,仍然親切,卻又陌生,誰會想到,香港原來也可以如此?那種生命力,真像由水泥地裏爆開長出來的花苗。

旺角佔領區,那條彌敦道,只有密集的人,沒有車,很超現實,路上無比寬廣,很久沒有在市區呼吸上一口沒有廢氣、清新的空氣。朋友在人群中相遇,閒話間不勝唏噓:「你也來了。」「對,我也來了。」彷彿是來參加一場平常不過的聚會。後面有一群人熱熱鬧鬧,立起腳架在橫額前合照留念,大喊「我們要真普選」。一個個帳幕立在馬路中央的花槽邊,人們靜靜地堅執地守着坐着。

直到剛過去的周日,在對面行車線,警察的紅旗高舉拉繃,人們的雨傘早已打開來了,胡椒噴霧灑落,一陣陣撼動的警棍敲擊聲,「衝突」發生,那倒不如說,市民終要捱打了。

身邊跑來幾個人,興奮說着普通話,指着前方:「這裏就是佔中。」彷彿是一個新開發的旅遊景點,不能錯過。還有幾個人,拖着行李,杏仁餅大包小包,向佔領區的一個青年問路,青年馬上拿起電話用地圖查找。若真是暴亂,試問誰還可以這樣安全站在對面街湊熱鬧?

民主或人生,都不是坐以待斃,各人總要付出,且要堅持持續地付出。香港很細,這些新的「旅遊景點」,不離家門有多遠。像去旅行一樣,不到過那裏,不能明白更多。

20141022pympcolumn

明報副刊專欄/時代版/高樓斜巷/(逢周三見報) 寶兒

佐敦寶靈街 隱世手藝 小店情味

121223pls

文、圖 寶兒 http://poyee.me
編輯 潘建文

手製繡花鞋、皮鞋、旗袍、改衣修褲,香港現在還有師傅做這些嗎?
有,不過好些早已隱姓埋名,藏在佐敦一條小小寶靈街,算是滄海遺珠。
現在多數人只看到街道兩旁的排檔,或僅聞寶靈商場裏有很多改衣師傅。
街坊說,寶靈街幾十年不變,時空彷彿停頓了,也許我們該慶幸,排檔成為師傅的天然屏障。
小店手藝,幸運點的後繼有人,然而更多的只是,托托老花眼鏡,繼續埋首手上愛煞的活兒。

寶靈街名字來自第四任港督寶靈(John Bowring),70、80年代以前是裁縫街,「很多人來做唐裝衫,那時還沒有排檔,全是街舖布行,賣雜貨、油鹽醬醋的也有」,先達商店繡花鞋第一代鍾球伯伯就是老街坊。第三代Miru自小住在附近,她帶路到寶靈商場前的橫街庇利金街,沿路望去,「以前沒這些連鎖店,一字排開都是布料,做功課時可來這裏找中式布、織錦布,可惜現在只餘一間了」。

80年代轉捩點 裁縫街變成衣排檔
OLYMPUS DIGITAL CAMERA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八十年代起,排檔漸多,度身訂做的店舖被成衣零售隱沒。現在的寶靈街,隨時可買到人生任何階段所需的衣褲鞋襪:小童禮服、孕婦裝、婆婆襯衣,乃至白事喪服,一應俱全。去年花園街大火,檔主鍾先生自己真金白銀掏錢改裝,「以前檔口全是木板,現在都改成鐵,用晒PVC防火膠板,要幾萬銀!政府說撥款,你數數香港多少排檔,每檔分得幾千,幫到什麼?」昔日新興行業,其實也不容易。排檔後的工匠師傅更大隱於市,聽他們說得最多的,是對手藝的熱情,為使客人滿意,他們比客人更了解他們的喜好,故仍有熟客往來,比起大商場重複冰冷的流水作業,閘閘衣車聲縫出來的,就是情味。


(a)寶靈商場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先達商店
三代繡花鞋 傳統又新潮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先達第二代王景華先生

OLYMPUS DIGITAL CAMERA 

若非上年被逼遷,也許先達商店的繡花鞋也不會受傳媒青睞。王榮、鍾球手足二人,1958年在彌敦道開店,05年王榮過身,由兒子王景華王景華和鍾伯頂上,後來鍾伯退休,兩年前王生的女兒Miru加入,為老店添新血。他們自願加租幾萬元,業主卻斷然拒絕,只得搬到寶靈商場1樓,現在已是舊時彌敦道僅存的老店。

創婚嫁系列 另製手袋配套

OLYMPUS DIGITAL CAMERA

Miru手製的手袋,與花鞋配成一對,手袋還有不同款式。(寶兒攝)

為掙扎求存,傳統工藝也要緊貼時勢,「以前繡花鞋、拖鞋只能在室內穿,我們加上膠底防滑,可著出街,鞋底也加了軟墊」,軟墊上的菱形車線,仍是工場師傅用衣車逐條縫上。舊時繡花鞋,只有紅黑顏色,以色丁、織錦、金線等縫製,他們革新用上綠松色、深藍色麻布等,新圖案精緻,有孔雀羽毛、熊貓、金魚等。很多客人查問結婚花鞋,他們索性製作婚嫁系列,還把平底變高跟,鞋頭變淺,「線條優雅點,看起來不會那麼鈍」。她今年開始親製手袋、書籤、音樂盒,手袋還可與花鞋配成一套。「曾經有客人從杭州帶來絲綢,先在對面意達做旗袍,剩布就拿給我造手袋。」這是小店微妙的聯繫。

帶路人物:第三代傳人Miru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古老家族生意承繼人少,落力革新的後代更是毫毛。剛從理大設計系畢業的Miru,讀書時常來幫忙,final year project也是關於自家繡花鞋。問她為何不出外闖,「逼遷時,以為店子就這樣沒了,好唔捨得,本身又喜歡繡花設計,所以想接手」。問爸爸王景華怎麼想,「當然希望她多見識,但也尊重她意願,不妨一試」。開明爸爸放手讓女兒設計新鞋款,年輕人口味,女兒更懂得。

帶繡花鞋走進網絡年代

Miru加入後,為先達開facebook Page、為鞋子影product shot、設計新款,連網站也親手做,果然吸引了一批年輕顧客,遲點還打算辦網上訂鞋服務。Miru那天帶病,卻仍落力帶我走遍寶靈街。她自己做生招牌穿繡花鞋,一條短牛仔褲、黑色絲襪,配黑色繡花鞋就很好看,「繡花鞋可以配牛仔褲,或者返工時換上繡花拖鞋」。


旗袍雙雄 巧手縫製50年

OLYMPUS DIGITAL CAMERA

109室上海意達的卞師傅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先達旁邊,有兩個老練的旗袍裁縫師,109室上海意達的卞師傅低頭默默縫,偶爾才抬頭說一兩句話。布料繁花似錦,多來自韓國及法國等地,精挑細選,選美活動的旗袍就是出自他的巧手。

OLYMPUS DIGITAL CAMERA

150至164號韻詩時裝的李師傅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旁邊150至164號韻詩時裝的李師傅,店裏不放布料,原來專門讓客人來料做衣,「好些客人帶布料來,就說,你幫我做吧,做什麼由得你」。他們縫縫製製五十幾年,在這商場待了十幾年,由熟客帶生客來,生客再變熟客,互相信任,源自手藝。


色彩斑斕感受印度熱情
OLYMPUS DIGITAL CAMERA

OLYMPUS DIGITAL CAMERA

OLYMPUS DIGITAL CAMERA

特別又精緻的手臂飾物

OLYMPUS DIGITAL CAMERA

Ittadi Fashion店內色彩紛繁的沙麗、布匹、首飾,來自印度手工製造,也可以請老闆娘Chompa度身訂做,不少多港人專程來,訂派對禮服。老闆娘Chompa強調她們的衣服「high do, low price」,還會教你如何配襯,她和丈夫熱情得很,源源不絕拿首飾出來讓我拍照。


(b)明記皮鞋 老匠技藝放不低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明記的舊址寶靈街30號,頭頂招牌剝落,以為明叔真的退休了。卻原來還在,只是搬到廟街交界的寶安大廈,有醒目的A4紙招牌指示,(對講機按02)上一層,就見鐵閘門貼着「明叔」。登門造訪,明叔開門,一邊搖頭說不做訪問了,一邊卻開了門,「脫鞋才好入屋」,老鞋匠,果然相當注意細節。

OLYMPUS DIGITAL CAMERA OLYMPUS DIGITAL CAMERA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明叔造鞋60年,舊舖租由萬八瘋狂加至六萬,一對手製皮鞋賣幾千元,三個月始能起貨,抵不住了。現在他退休,還有兩個師兄弟,各自窩在家都捨不得放下﹕「鍾意整鞋㗎,欲罷不能,家退休,咪接熟客單,拖長嚟做,一樣係咁做。」明叔家裏是小工場,牆上掛滿真皮,窗前有古老衣車「用嚟車鞋面線」,食飯枱上還有新製皮鞋。我問明叔做不做生客呢?他瀟灑地說:「做,但要等三個月,等到就等啦,做唔切呀!」


(c)陳華記刀莊 磨刀霍霍為朋友
OLYMPUS DIGITAL CAMERA

OLYMPUS DIGITAL CAMERA

等着華叔磨的刀山

從世界各地寄回來,要開鋒、維修的刀剪,就如華叔所說的「無千無萬」,堆起一座刀山,但到了這一代,就只有他肯下油鑊了。「我為人哋有好嘢用,那是友誼,分不開的,到哪裏都會捨不得,又把刀寄回來。」北京美容院寄一批修眉小剪給他,但見他眼睛不瞇一下,揑着小刀在磨石上細細來回,磨一把就要半小時或更久,而他旁邊,正正掛着數十把這樣的小剪刀。每天工作七小時,「如果不喜歡,你不會願意這樣子做下去的,最緊要有興趣,你看我,愈磨愈精神」。真的,做了五十幾年,今年是華叔搬到277舖的50周年,再由277移師278,因為舊舖加租兩成。

「我鍾意做到傻!」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德國肉片刀

他突然離座,亮出一把德國刀,「這是肉片刀,用刀片鋼做的,但不可切骨,切骨有專門的骨刀。切記!磨刀有9個工序,這是天然石芯,密度最高,用它來開過鋒的才是好刀」,他拿起單據真的輕輕一抿,幼幼的紙條就散落開來。「用它切肉片,邊使用力,輕輕一帶便是。」我問華叔,你是不是永不退休了?他冷笑一聲說﹕「我鍾意做到傻!」工具有價,然而「砥礪鋒芒」的手藝無價。


(d)友記住家飯 簡單家常菜
OLYMPUS DIGITAL CAMERA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友記經營了17年,堅持經營無味精住家菜、老火湯,餸菜天天新款。家常菜如鹹蛋蒸肉餅、煎紅衫魚、炸雞翼、炒雜菜,還有老街坊愛吃的細細條貓魚。餸菜營養均衡,日日新鮮熱辣奉上,兩餸一湯$25。是日靚湯合掌瓜煲粟米,「冬天飲潤吖嘛,靚湯日日唔同㗎」,林姑娘替客人挾一大條煎紅衫魚,用筷子折一折魚尾,俐落塞進飯盒。住家飯毫不花巧,但客人絡繹不絕,中學生、地盤工人、白領都是常客。


(e)新光粥店 吃一口親切
OLYMPUS DIGITAL CAMERA OLYMPUS DIGITAL CAMERA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新光店面幾乎五十年不變,頭頂是白色吊扇,地面是淡綠色四方磚。資深店員櫃台前站定,聲音洪亮,說話簡潔,「請坐,食粥」,招呼你坐這裏那裏。客人落單會直接放開喉嚨喊,阿姐迅速送上粥品油器。店員霞姐說,他們還是用巨型鐵桶慢慢熬粥,把一粒粒米煮成很綿的米花,用古老鐵桶分開盛好。自家磨米漿做腸粉和炸両,炸両只賣$9,雖算不上脆口,但點一碗熱騰騰皮蛋瘦肉粥,吃一碟老手切的炸両,就是一份親切。客人一舉手結帳,店員在背後馬上就喊出價錢,眼明手快,末了還不忘送上一句「多謝,好行」。

20121223plsmap

《明報》/Sunday workshop/街知巷聞

http://hk.news.yahoo.com/%E8%A1%97%E7%9F%A5%E5%B7%B7%E8%81%9E-%E9%9A%B1%E4%B8%96%E6%89%8B%E8%97%9D-%E5%B0%8F%E5%BA%97%E6%83%85%E5%91%B3-%E4%BD%90%E6%95%A6-%E5%AF%B6%E9%9D%88%E8%A1%97-2120250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