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上的日出

由悉尼自駕遊到墨爾本,總共千多公里,需時十二小時以上,原來即使我們將時間拆開,行程也比想像中緊密。坐在電腦前蒐集資料時,除了大量文字圖片,一切還是只能靠網上地圖,來遙距視察一個個陌生而又令人期待的地方。

由Jervis Bay駕車到Lakes Entrance,中間在小鎮停留,黃昏後繼續要趕三小時車程。秋冬的澳洲夜晚來得很早,一路上已是漆黑一片,只餘下山林和無盡窄長的公路。

終於駛到Lakes Entrance,甫下車,天氣已變得異常寒冷,要搭一件羽絨背心才能保暖。這麼累的當兒,房東還建議我們去看日出。不過,原來澳洲入冬的太陽很平易近人,那天的太陽,到上午六時五十分才升起。

這是我看過最輕鬆又驚艷的日出,不用凌晨摸黑起牀、不用爬山,就由酒店開幾分鐘車到前面的公園,然後走上Main Beach Walk小橋,在橋上等。東邊的山巒上積了一團密雲,起初以為太陽要躲在那裏,怎料一會,雲邊染金,透出金黃色的耶穌光,慢慢,紅艷龐然的太陽就升到水平面,水面粼粼金光,還游過幾隻黑天鵝。此情此景,不是繪畫、不是電影,是真切出現眼前的日出湖面。

晨光下的Lakes Entrance寧靜和暖,終於能真正看清這個美麗的地方。這裏的地形像個橫放的「川」字,我們的酒店在中間那一劃,北面和南面都有湖水和海水包圍,至於最南面那一劃,就是這裏有名的綿長的沙灘,面對巴斯海峽。連着陸地和沙灘的Main Beach Walk小橋,橋下有寶藍色的河道,夏天會有不少人帶着孩子來嬉水。至於現在這個季節,則保留了恬靜。


明報副刊專欄/時代版/女人心・高樓斜巷/(隔五日見報) 寶兒 2017/5/16

悉尼和墨爾本的輕鐵

抵埗悉尼,拿着有如香港八達通的Opal卡,乘坐地鐵或巴士遊覽,距離不過數站,車程需約二至三澳元(約港幣十二至十八元),實在有點驚訝車資的昂貴。

再在悉尼乘坐Light Rail,到有名的魚市場,原來會途經唐人街、達令港(Darling Harbour)等景點。如在一小時內轉乘交通工具的話,更有轉乘優惠。悉尼輕鐵很安靜,載客量高,採用電能,是相對環保的交通工具,也能體現一個城市的便利和現代化。

再到達墨爾本之後,對這個城市的交通網絡設計,更有驚喜體驗。若不是當地人告知,遊客也未必知道,原來墨爾本市中心是呈四方形規則規劃。而在Zone 1之內,巴士和輕鐵都毋須車資,所以當地人都是大剌剌地上落車。於是從朋友那裏借來的Myki乘車卡,也就喜無用武之地。

因為是由悉尼自駕遊到墨爾本,在傍晚時分駛進墨爾本,早就見識到澳洲大城市的塞車情况。不過原來到城內遊覽的人,大部分都會將車子停泊在郊外的廉宜停車場,然後轉乘輕鐵進城。所以即使在入城前的一段路的確很堵,但在入城之後,路段卻比較輕鬆,市區內更不會烏煙瘴氣。

再回到悉尼,翻查網上資料,發現在2015年前,也有555號免費遊城巴士,後來取消了,原因是要在相關路段興建輕鐵,預計2019年可通車,更完善的輕鐵網絡將會出現。

每個現代城市都值得借鏡,澳洲兩個大城市都不約而同將輕鐵發展成主要交通工具,甚至不惜免費酬賓,既方便市民,亦能推動旅遊業。想來,原來車費日益昂貴的香港,真的落後於人。又或,假如香港的繁忙地段如中環、銅鑼灣等,發展成以輕鐵或電車為主,我城會有怎樣翻天覆地的改變?


明報副刊專欄/時代版/女人心・高樓斜巷/(隔五日見報) 寶兒 2017/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