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古屋之六|樂逛名古屋城

很矛盾的心情,一聽去博物館,總是興致勃勃的,但一想到可能是硬邦邦死板板的展品展示,就有點卻步。看博物館或歷史建築,看的就是那時期的原貌景況,本該一點也不沉悶,但有時佈置草率或形式太單一,就浪費了大好故事。

第一晚在名古屋的現代化電視塔裡,遙望這座落在霓虹燈裡、射燈映照的名古屋城,輝煌屹立,又像模型,很超現實。我的感覺,依舊欲拒還迎。


到得翌日在城的腳下,終有點震撼了,於是想,就算裡面如何悶蛋,單看外面的建築氣勢,還是值得的。當然,後來真的讚歎,展場設計比想像中多元化。

那天,正門傳來單薄的敲木聲,朝聲音方向一看,原來是戰國時期三英雄的其中一位出巡了,引得觀眾都圍坐到大草地「二之丸廣場」。演員演得熱烈,佩服他們穿著盔甲大汗淋漓也樂在其中,可惜我們一句都聽不懂,只好先行一步了。

除了那些經歷戰火的石牆,走進城堡,又看見了那條巨型的金色魚,叫「金鯱」。那本是置於屋頂樑上的裝飾,南側雌北側雄,是防火神獸,後來就成了權力象徵。

爬樓梯上二樓,除了偌大廳上的簡單平面圖,竟然還有3D動畫作嚮導。雖然看不懂日文,又追不及英文字幕,且看得有點眼花,但僅看圖畫,還是能略理解一二,也看出製作者的心意。

名古屋城約有七層,早忘了每一層的架構,但分明記得屋內的裝飾展示,紙門、屏風、窗子和櫃門等,雕樑玉砌的全都是畫作,主題不約而同是中國經典傳統故事,像「酒池肉林」、「姥姥遊大觀園」等,一個主題數幅,應是出自不同工匠的手筆。


想起某些博物館,有得價值連城珍貴的碗盤,僅僅獨立擺放,展品形單隻形,根本不知道用來幹什麼,更難說可以理解當時的民風習慣了。想不到城堡內,除了還原食具擺放,還盛載了像真的食物模型,雖然不知有沒有認真考究,但單看那些炸得油亮的茄子,真的好想吃哦!

也有一層展示了屋外的大環境,那仿真場景燈光有點陰森,由天亮到天黑,可人家那時就是這樣在茶檔喝茶,在鐵舖打劍,到碼頭搬運的,感受特別真切。最頂一層很開揚,環迴的玻璃窗能環看整個現代名古屋市,又能遙想古時的宏偉版圖。看著窗外淡綠的飛檐,有莫名的感動。

臨行前,我在頂樓的自動販賣機買了一枚印有名古屋城堡的金幣,旁邊還有自助打鑄機,聲聲鏗鏘的把輸入好的日期和英文名字打製下來,留作紀念。又一次見證日本人擅把現代與傳統結合的精神。

(名古屋之六.完)

名古屋之五|妻籠日與夜

有一些地方,可能只去過一天,但時間隔得越久,便越懷念。

在名古屋的東北面,有個很古樸的村落,叫妻籠。坐了大半天的JR,我們終於來到了。在妻籠的山間路上走走看看,沿路風景,全是綠茸茸的山與田,和煦的午後陽光輕輕灑了下來,柔和而開闊。

 走到妻籠較中心的地帶,窄長路上兩旁,全是木製的小屋,不過兩層,都綴上深藍或寶藍的大大小小帷幕,寫上秀白的日本文字。屋子設計跟我們住的民宿一樣,房間對街的一面,僅是一道紙糊的木門,可以大方敞開,坐在屋裡看屋外的人。還有濕漉漉的水車,長滿翠青苔,啡褐色的斑斑駁駁。在這裡,隨便拍拍照,也已成一張明信片了。

店舖有點商業化,賣的東西一式一樣,但我還是願意逐一細看,那些光滑的木製匙子筷子貓頭鷹。那當然是無奈的,要生存,要繼續保存這裡的風貌,就要參與旅遊開發吧。

慶幸這裡的人事並沒公式化。陽光退了下來,五點不到郵局就關門了。可我買了明信片,還沒寫,要怎麼寄呢。靈機一動,店舖應該有賣郵票的吧,就到對面的伊勢屋碰碰運氣。女店長搖搖頭,一臉歉意,沒有賣呢。我才打算放棄,她卻著我等等,打了好幾個電話。看她眼睛一亮,是有希望了,她拿出妻籠的可愛地圖來給我,指著槌屋。

槌屋的老太太很機靈的已準備好郵票,旁邊的店舖都關門了,但她還是笑容滿面的等著我們到來。老太太關門前,還指指旁邊的郵筒,好細心啊!我靜靜坐在槌屋對面的瓜棚下,寫著明信片,享受著妻籠的餘光。想想,如果多住幾天,就可以跟店主們都交個朋友,也許就可以知道多點他們的生活瑣事了。

後來,我們幾乎是摸黑回民宿,要趕上六時吃晚飯。一列長桌子置在飯廳,食具和食物都很精緻,是豪華版的家常菜吧,太像小丸子的晚餐啦!食客都是老外,另還有兩個從台灣來的年輕攝影達人,一席飯很豐富很熱鬧。
(分享:blog.yam.com/vina0119blog.yam.com/waynele0412

早上的妻籠,很冷,被窩,很暖。七時起來吃了精美的民宿早餐,又再上路了,山路很涼,人情很暖。空氣清新得徹骨。

下次再來,我想我要多帶點保暖衣物和菲林,再拍個痛快!

名古屋之四|夜饗名古屋

在名古屋記憶最深的畫面,原來是晚上於街頭飢腸轆轆的行行重行行。那是感覺與生理交戰,蠻好玩的過程,也很自虐的。

沒有多餘的資料查找,在夜街頭,貪婪地掃視那些形形色色的街舖食店,單憑純粹的感覺,看到了,感覺對了,就進去吧,進去以後,就要盡情享受。

印象中,在名古屋第二個晚上,走進去的是一家藍色的居酒屋小店。當時太餓了,什麼記錄也沒留下,只拍了些照片。

隨意的點了炸雞塊作前菜,精緻的魚生、烤一條未見過的魚,且點一條肥美烤墨魚。有點意猶未盡,就追加了看似是芥末墨魚鬚的小吃,黏黏稠稠的看起來不太對胃口,可是一吃進去,芥末的澀辣味吊起了墨魚鬚的鮮味,好甜好香啊!

日本僅有一個缺點,就是室內還沒禁煙,放眼望去,都是叼著、拈著煙的人們,穿著西裝穿著套裝,臉上掛上滄桑或倦容。因為語言的隔膜,侍應特別可愛,有個女侍應從中國青島來,誤以為我們是韓國人。她連國語都生疏了,聽起來倒像日本人說普通話,每一個字都咬牙切齒的。

第三夜,在尋找天婦羅的路上,搜索或豔紅或亮白的燈籠,兜兜轉轉,卻見很多站在路口的黑西裝人,沒機會也沒膽量問個究竟。走到「海女之酌」(A MA NO JYAKU)門前,不見人,卻聞樓梯上傳來分明的日語,是歡迎光臨吧。

電話:錦大津通店 052-959-5800
地址:名古屋市中區錦3丁目17-7

不知是因為那些燦燦的燈籠還是那句渺渺傳來的迎賓話,終於進了這家爐燒店。開放式的廚房,懂點簡單英語的主廚特地走出來,牙牙學語似的向我們介紹這是蝦這是魚這是肉。

看到馬肉刺身,先是雙眼放光,吃起來卻著實跟一般魚生沒多大分別,而且總夾雜點點歉意,本是一匹好馬兒啊!烤明太子,鹹鮮鹹鮮的,外焦內軟。一串肥瘦肉相間的烤豬肉,反而是滋味亮點,肥肉太香膩了,抵受不了誘惑就點了兩次。還少不得名古屋名物--手羽,那是雞翼連雞翼尖,香脆肉嫩。驚喜的是桃子酒,清甜的,連受不了酒精的我也喝上幾口。沒想到這就成了最昂貴的一頓饗宴,盛惠七千六百八十円(約港幣七百六十元)。


另一尋寶樂,就是逛不同地方的便利店,特別在名古屋這些城市,走幾步就碰到一間,在晚上,也就特別炫目。

嗜蛋的人,連雪櫃裡的一小盒溫泉蛋也不放過,澄黃的蛋黃還透著橙紅色,有種醇美的蛋香。各式各樣的便當、明太子飯團、各種雞蛋布丁、奶茶和牛奶,還有熱騰騰的關東煮。如果香港便利店也有那麼多選擇,以後深夜下班就不用為宵夜而發愁了。

因為有婆子性格,所以綠茶Latte、零食,甚至是蒲燒鰻魚罐頭,我都一概喜孜孜如獲至寶的把它們收到行李袋裡。

順帶一提,城市裡的日本人,獨自下班吃飯以後,竟然都手抱一本書,優悠靜看,店主也不會投來斥責目光趕客。原來是慢食享受的文化氣息,靜靜滋養著名古屋的夜。

(名古屋之四)

名古屋之三|熱田神宮的七五三詣

先說點小資料,熱田神宮是日本三大神社之一,另外兩大是明治神宮(東京)和伊勢神宮(三重縣)。熱田神宮有很久歷史了,7世紀編的日本最古史書《古事記》就有記載,神社供奉的是熱田大神,也是傳說保管三神器之一「草薙劍」的地方。

參拜前,要先在「手水舍」恭敬的洗手漱口。

卻見進來一個莽撞的中年漢子,拿起勺子就用嘴接著喝三大口,隨便把勺子放下就掉頭走了。我看傻了眼,心想,下一個來洗手的人,豈不是要喝他的口水尾?

觀察了一會,進來參拜的人,都是小心奕奕的。他們先用右手拿起勺子盛水,把水倒到左手;再用左手拿勺子洗右手;然後用回右手拿勺子,用左手盛水來漱口,不會讓嘴直接碰到勺子。最後是垂直勺子,用剩下來的水洗柄子。這是一個象徵洗淨身心的儀式。

十月來到這裡,看見很多穿上了和服的小女孩小男孩,打扮漂亮精緻,原來我碰上了一個叫七五三詣的節日。詣有歲數的意思,為三歲的男孩女孩、五歲的男孩和七歲的女孩祈福。正日是11月15日,有些已經提早來參拜了。按日本人的傳統說法,未到七歲的小孩,都是神的孩子,父母只算是他們的保姆,這時節來參拜,祈求神明保佑他們快高長大。

個子矮矮的小孩,穿上那些傳統服飾,卻很講究。女孩子穿上和服長襯衣、和服罩衣,還有花式多樣的腰帶,腳踏草鞋,頭飾和小手袋都是精心配襯的。男孩子穿的是跟大人一樣的羽織,有短外褂和腰帶,還可以佩懷刀或扇子,拿著開心的蹦著跳著,還是不敢太大動作。參拜完後還可以吃父母買的千歲糖。

小孩走得蹣跚,臉上的笑容卻依舊可愛。他們的父母都穿戴隆重的,爸爸是筆挺的西裝,卻半蹲半走在孩子前面,笑嘻嘻要拍娃娃一樣的寶貝孩子。媽媽穿連身裙或套裝,總在細心整理孩子的衣衫。年輕的爸媽們,甚至年邁的爺爺嫲嫲,看著這些小人,也可能就會回想起童年往事吧。這樣有意思的習俗就得以一代一代的流傳下來。每一個日本小孩和父母,想來都會期待這個節日來臨。

那麼,香港的小孩,七五三歲的時候都在做什麼?也許,一家最隆重其事穿戴整齊的時候,就是準備幼稚園小學中學的入學面試吧?
真悶死人啊!

(名古屋之三)

名古屋之二|鐵道員的指指點點

他們的行為對我們來說確實有點詭異。

我下了車,站在台月。列車開走了,他卻在駕駛室內,表情嚴肅的朝我直直指了一下。

另一次,他坐在駕駛室內,突然大幅度提起手臂,順序點了幾下右邊的時刻表,再伸直手臂向前使勁指去,口中念念有詞。

我不止一次看到他們這樣做,那些中了邪似的日本鐵道員。

後來,我才知道,他們不是中邪,那些指指點點,其實稱作「指差確認」。
那是一種透過各種感官配合,提高專注力的職業動作,為的是,把一切失誤意外減至最少。眼要堅定注視目標,手臂伸展並以手指直指該目標,口要大聲誦出目標或訊號的狀況,耳要專注聆聽,集中精神,手心並用。在日本所有鐵路系統中,基本至開關車門、開車停車,或特別需要留神的操作,如通過車站、速度限制,以及識別鐵路訊號,鐵道員都要進行指差確認。

在往返機場和去妻籠的JR上,駕駛室以玻璃相隔,我每一次觀看,鐵道員的動作都是這樣標準專業,從沒鬆懈過。原來高倉健所演的《鐵道員》如此真實,一個鄉村小車站的車長,一做幾十年,即使是重複又沉悶的差事,還是這樣一絲不苟,認真敬業。

日本駛了47年有多的新幹線從沒出過大意外,我們新近的大國崛起列車,可卻是危機四處。溫州動車慘案、上海地鐵追尾,還有多不勝數的交通事故就別說了,甚至連事後的救援工作也還是如此草菅人命。

在網上資料上赫然看見一句,香港「大部份司機在沒有上級在場監察下,不做指差確認」,只希望,香港,不要連鐵道也內地化。

可以想像得到,即使在密封的駕駛室內,日本的鐵道員,依舊盡守本份,聲聲鏗鏘的完成一個個指差確認。

(名古屋之二)

名古屋之一|廁逸事

對日本的想像,一直止於動漫與電車男。直到311,才猛然發現,這個地方,單單是她人民的態度和心理質素,就很值得去看看了。當然也因為地震把機票住宿價格一併震跌,才令我真有實際行動。

記得有個調侃香港人的說法,港人到了酒店,第一時間查看的是廁所。也是真的,我對日本的第一好印象確是源自洗手間。

第一天下榻的酒店,叫Chisun Inn Nagoyasakae,打開浴室門,整個地面高了一截,像個太空艙。裡面是清簡的橘黃色,一點污積也沒有。梳洗用具齊全,還有小吹風機和潔亮的小浴缸。

沒錯,重點當然是那個會噴水的馬桶。在方便之後,可以先按下暖水的按鈕,讓水變暖和,然後是選噴水的方式,一個像鯨魚噴水的可愛標示,就是作大事後清洗用的。原來,還有一個按鈕,讓女士專用,月事來時用可真的很乾淨很窩心呢,友人還猜說這設計該是女生想出來的呢。

細心的是,日本的廁所是不會有沒紙巾的窘困情況發生的,酒店的紙巾不是小型的,而且總有兩卷以上。餐廳或民宿的更會用一個可愛的掛袋來盛著後備紙巾。商場或神社的廁所,早就設計了可以裝入多卷廁紙的鐵盒。

那天去熱田神宮,深刻記得在中國大陸的公廁經驗,所以也本能地抗拒神社的廁所。才進去洗手,雖沒洗手液,卻一點異味也沒有,還跟廁所外的清新空氣無異。

直到去鄉間妻籠的民宿,本以為多外人共用的,還是不要抱太大期望。可才走進去,看到早預備好的潔淨拖鞋,地氈上滴水不沾,實在安心了。甫坐下,廁板原來還會變暖,在這個有點涼冷的鄉間,竟然感到無比幸福舒暢。

這讓我突然感到極之慚愧,想起,那些讓孩子在列車在月台小解的同胞們,僅是大小的方便,也能看到民族性。

(名古屋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