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花蓮用走的

在短時間內想遠離繁囂,就會想起台灣,這次去了台北幾天,有三天兩夜在花蓮。有台北朋友說他很喜歡花蓮的環境,但祖家在花蓮的朋友卻問,那裏有什麼好玩的?大概是因為「隔籬飯香」的心態吧。

第二天走過清水斷崖、太魯閣,起初還是很有樂趣。走那山腰狹窄的步道,頭頂就是石塊,腳底是藍綠透澈的河水和大大小小漂亮的大理石,有時還要穿過暗黑的山洞。可是走多了,就有點納悶,這些景色都太相似了。

到了晚上,滿心歡喜去逛花蓮的夜市,或許早被台北的熱鬧寵壞,這裏的夜市顯得相對冷清,讓人食慾也沒那麼旺盛。一連兩天的花蓮都在下雨,晚上街道的車輛顯得很疏落,索性徒步由夜市走回民宿。二十分鐘的路程,想不到還經過了火車呼嘯而過的馬路,找到了一家很受當地人歡迎的麻辣火鍋店。這夜,感覺是在花蓮過着悠閒的生活,而不是匆匆忙忙地旅行。

聞說《康熙來了》快停播了,飯後回到比香港的家大上兩倍的民宿,就躺在大牀上看電視。羨慕人家有百多個電視台,哪像我城一台獨大。很湊巧,這夜的題目是,說一句話來激怒其他縣市的人。有嘉賓問,花蓮?不就是「好山、好水、好無聊」?被問的花蓮人火冒三丈,連忙替自己的地方辯護。又有人問花蓮人:「你們真的很喜歡吃麻糬嗎?」花蓮人氣炸了,馬上說:「麻糬才不是我們的土產咧,芋仔餅才是!」芋仔餅,這天我也吃過,用紫芋做的糕點,口感很實在又香甜,是挺討人喜歡的。

一天下來,看一看手機,原來走了二萬多步。「好山、好水、好無聊」這句話,終於親身體驗得到,也是另一種樂趣吧。

20151104poyeempcolumn
明報副刊專欄/時代版/高樓斜巷/(逢周三見報) 寶兒 2015/11/4

台灣友

出門真的要靠朋友。

第一次認識他,是在日本民宿,一席晚飯,他是個會在拍照的時候黏一片紫菜在人中的人,古靈精怪。

後來加了他的面書,看他的相簿,嘩,照片幀幀驚豔,才知道,原來是個攝影師。斷續在面書上聯絡,他偶爾會叮嚀:「有空來台灣玩哦!」

在台北約他的那一天,下起雨來,台北的捷運其實很方便,卻想不到,他駕了自己的車子來,還帶來了可愛的女朋友給我們作伴。

匆匆來台北一趟,做足功課的人竟然是他,「我知道你大概想去哪些小店」。車子在小店門前停下,他先安頓好我們,自己再兜兜轉轉找車位。他手執一本《設計採買誌》,從台灣50家不同風格的咖啡館中,替我選了一家像陽台溫室似的明媚咖啡店,裏面放兩張有百年歷史的大木桌。末了他索性連雜誌也送我,「很適合你看」,我去過的那些咖啡店,竟然都在雜誌裏找到詳盡的介紹。

翻到一頁,發現了他的訪問:「許許多多簡單的幸福就在身邊,只需一點點心思與保持正面樂觀,就能成為你個人獨特的視角,這是我一直喜歡觀察世界的方式。」

那夜他帶我們去吃滿滿一大碗生魚片飯,我們又聊了起來,他說:「我覺得這樣平平淡淡的友誼很好。」我點點頭。最記得他說的一句:「如果我覺得這個朋友很好,那個朋友也很好,我就會很想讓他們互相認識。」傻笑了一會,他就是這樣一個人。

這夜的餘興節目竟然是唱K,一天下來吃的坐的全是他的,都拗不過他,很不好意思,我說:「這次該我來付了。」他便無所謂的走在後頭,也沒爭結帳,我歡天喜地走到櫃台,服務員小姐才收了單子,便笑笑說「可以了」。我當然不會蠢到以為「咦,在台北唱卡拉OK是免費的?」我被整了,而他在後面大笑。

也許,喜歡一個地方,其實是由喜歡那裏的人開始的。

20121226pycolumn

明報副刊專欄/時代版/高樓斜巷/(逢周三見報) 寶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