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你放進時間表

男助手最近心血來潮,竟然約我去酒吧,心裏暗喜,終於有點新花樣。

別人說戀愛越久,約會離家的距離越近,近到最後,雙腳不出門。

前陣子的拍拖地點,都在他家裏,排排坐,兩人的眼鏡各自反射電腦熒光幕,我埋頭寫稿,他埋頭寫code。而那天多數是公眾假期,鬥毒。

20130408poyee

心血來潮那一晚,我們先到尖沙嘴吃晚飯。冷不防整條廣東道海風猛吹,鼻敏感發作,鼻水融掉了化妝。後來不知道我是着涼還是吃錯東西,肚子翻天覆地,害得男助手要在The One的女廁外面等了整整一句鐘。難得半晚酒吧約會,泡湯。

不過埋頭寫稿的半自由日子,其實還算不錯。至少可以停一下,偷點時間,待男助手還未下班,跑到附近的街市逛一圈,輕鬆一下。

買些肥茄子、脆肉瓜、青黃紅椒、磨菇、蕃茄,全部切至一口大小,先用橄欖油煎香茄子和脆肉瓜等多水份的疏菜,然後盛起,再放一點蒜蓉、鹽和洋葱,炒香青黃紅椒和磨菇,加回茄子和脆肉瓜,最後加蕃茄,澆一湯匙黑醋,蓋蓋燉煮20-30分鐘。

這是法式燉菜的隨便版,可以吃到新鮮疏菜的清甜原味,整鍋疏菜當飯吃,感覺很清爽健康。

飽餐一頓,男助手洗碗,我還可以偷閒看The Big Bang Theory。

來自法國的鴨肉醬

話說前陣子法國文化協會來了一群南錫客人,我從他們的手信堆裡挑了一瓶醬料,當時還不太清楚是什麼,以為是已傳到台灣的法國鵝油。查了查,才發覺這玻璃瓶包裝樸實的「Terrine de canard au Gris de Toul」,得來不易。

希望沒有弄錯,canard的法文意思是鴨,terrine則有點像肉醬肉凍,所以我猜想是鴨肉醬。招紙寫了原材料:「Ingredients: maigre et gras de porc, viande de canard, vin gris de Toul, oeufs, farine, sel, poivre, epices」,即是瘦和肥豬肉、鴨肉、來自Toul的灰葡萄酒、雞蛋、麵粉、鹽、胡椒和香料,是很傳統的法國手工醬料,可以塗麵包吃,終於嚐到了,充滿鹹鹹香香的味道,竟然有點像鹹牛肉,不過油脂味道更濃郁。

至於au Gris de Tou,就是指鴨肉醬的原產地了,是個距離南錫二十多公里的小村莊。瓶子上面有個名字Sylvie TATON,原來就是這間鵝鴨加工專賣店,1988年創業,嚴選自家飼養的禽畜,無添加任何化學劑,工序繁複,製成胗、熏鴨、鵝肝醬等等。不好意思地看到了價錢,Poids net 180 grs 5,50 ¢,才55元港幣,這樣堅持,還賣得這樣實惠。

讓人驚喜的是他們網站裏的實景地圖,廣闊的藍天下是紅瓦小屋,牆上爬滿葉子樹根,旁邊的小花園生氣勃勃,在裡面工作的人,是同樣精神弈弈吧。千里送來的不是鵝毛,是鴨肉醬,盛滿法國人的心思細意,太合意了!

網址:http://www.sylvietaton.com
地址:4 Rue des Lilas, Saizerais, Lorraine, France,有機會去一去,就好了,哈哈。

除了這個簡單的法國午餐,我自己還追加了焗蒜頭,跟Sunday Workshop「家常便飯」的鄺博士學來的,很簡便天然的醬料,我請男助手預早幫忙做的時候,他也覺得簡單得難以置信。

就是把整個蒜頭放進預熱攝氏180度的焗爐裏,焗半小時,一次可多放幾個省點火,吃剩便放雪櫃慢慢儲存。焗好的蒜頭香噴噴軟綿綿,直接抹到麵包上吃,就是甜香的蒜蓉包,我還特意炮製胖人版,攪進一點牛油和番茜,嘻,好美味啊。

Bon Appétit!

我的男助手

實在太多人問我,為何「男助手」要叫「男助手」?為何不是叫男友人/男友/男朋友?

我說:「因為他做的事的確像一個助手多於一個男友。」而且,整天男朋友男朋友男朋友,有失女性獨立自主身份,叫「助手」就多了點工作性質,好像很威風,哈。

於是,也真有人以為我僱了一個「男助手」,一人之上萬人之下。我笑說,我何德何能?這個男助手,無最低工資,無工資,無最高工時,無限勞動時間。連香港赫赫有名的女攝影師Jennifer Chau也說:「請助手,當然請男的,不是歧視女的,而是總得有人擔擔抬抬啊!」做一個女人背後的男人,的確要刻苦耐勞,任勞任怨。

所以,很多時,買餸,跟在我後面的是他。付錢,多數是他,拿重物當然是他。煮法國菜,切切洗洗簡單工作是他。拍食物照時,爬在地上做人肉腳架的是他。洗碗,也主要是他,我負責做QC:「喂,這裡還未洗乾淨!」不高興時,瘋狂發飈喝罵的是我,默默承受的可憐是他。

而「手作文字」,就是在他威迫利誘下建立的,他逼迫「不要問,只要寫」。隔天,他就問:「你寫好了沒有?」或者WhatsApp我:「你寫錯字了,還說是編輯。」平時我說:「今天太忙了,來不及寫啊……」他鐵面無私:「來不及寫也要寫,你說過的,隔天走二十里。」我便只能垂頭喪氣趴在電腦前,邊敲鍵盤,邊聽窗外晨雀的歌聲。

只有今夜,我在電話裡跟他說:「慘了,我又未寫……」他緊張兮兮地說:「別寫了,早點睡,明天一早要坐船!」可是今天,不得不寫啊,哈。

因為,6月23日,是「電腦之父」圖靈的生日,也是,我男助手的生日。忽發狂想,他跟圖靈同月同日生,一定有共通點,前途無可限量!

一年三百六十五日,只得今天,到我做一回女助手,你做老闆,你話事,生日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