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婆婆首個畫展

西貢八十歲花婆婆,不經不覺,由一個隱居繪畫老人,正式成為人生畫家,在上周五開設首個畫展。一年多前,婆婆的家人親友,也曾打算替婆婆籌備畫展,圓她的心願,想不到有麝自然香,機會終於找上了在畫堆中默默耕耘的花婆婆。

她說:「像發緊夢一樣。」被記者簇擁着的花婆婆,顯得特別嬌小,卻光芒四射。記得第一次訪問她,她抗拒得鏡頭也不願看,如今已駕輕就熟,被相機攝錄機閃光燈圍着也精靈活潑,對答嫻熟,愈說愈起勁,果然是見過世面的鄉村王后。她說到自己的身世,一個人靠賣花帶大四個仔女,又淚流滿面,說到做小販被捕,我第一次看見她激動得站起來,彷彿又經歷一次她的前半生。

有時也會擔心,訪問會勾起婆婆的回憶,會否對她的情緒有影響,而且不斷的訪問和應邀,也怕她操勞過度。孫女曾問過她,不如不要再接受訪問了?婆婆卻沒有哼聲。但每一次活動過後,看到婆婆的歡顏,看到愈來愈多喜愛她的人,便不忍阻攔。我記得她在好多個訪問中都說,想多一些人看到。那就依婆婆的意願吧。

她的畫作,總是鮮艷繽紛,熱烈地交出她的心。即使人生歷盡滄桑,作品卻傳遞着快樂堅毅的信息,看着就能感受到熱熾的生命力。社會追訪也許會為花婆婆帶來紛擾,願她的作品能繼續保持率真可愛,因為這是最珍貴的。

第一次畫展,婆婆特別緊張,時常問「有沒有人來看㗎?」她第二天還去觀察環境,事實上粉絲們絡繹不絕,婆婆還熱情送畫。畫展《花婆婆花花世界》在荃灣荃新天地1樓 126號舖Gallery,展期即日起至明年1月4日(10am至10pm),相信有心人會來看,有緣人會看到,花婆婆不用擔心。

20141105poyeempcolumn

明報副刊專欄/時代版/高樓斜巷/(逢周三見報) 寶兒 2014/11/05

救救百里香

這是一盤垂死的百里香。

在吉之島帶回來的這盤百里香,剛開始還很茂盛,一大叢綠在頭頂,枝葉幼幼細細的很可愛。但自從來到我家、自從我太愛美,買了一個不透孔的花盆給牠後,牠就開始垂頭喪氣。

還有我爸媽的「溺愛」,又茶葉又米水,我今天起床,看到牠盆裡的汪洋,大喊一句:「哎呀!淹死牠了!」

偶爾經過露台,就很擔憂,據說人類與植物對話,是真有微妙反應的,甚至能心靈相通。所以每次經過,我都暗暗在心裡想:「你要乖乖好起來哦!」可是,這本來是我新鮮百里香薯蓉的主角,本來是法國菜練習的好幫手,卻是越見萎靡了。

我不甘心當個催花殺手,昨晚立下心腸,要替牠尋尋解救方法。有Blogger說,枯了的枝條可以修剪下來晾乾再用。一塊葉一塊葉的摘下來,才成了幾小茶匙的乾燥香料,現在才知道那一瓶昂貴的現買百里香身價由此而來。

又尋到了一個花草論壇,「花花世界」,上面有人上載自家花花草草的患病照片:「我的香草怎麼了?」像抱着小孩看病般著急。然後由版主看症,細心解說,也有過來網友搭嘴。裡面還提到我很怕的害蟲問題,什麼紅蜘蛛啊、小飛蟲,竟然還有「被狗欺負的薄荷!」,奇難雜症,無奇不有。真像個親子論壇,我想,那種愛惜,是沒兩樣的。

說回我看到的解救百里香方法。早些時看《星期日生活》簡說過百里香喜陽光,不愛太濕,我不大留意,以為天下間的植物都一樣。後來看「花花」論壇裡的病患者,原來都被勸說要給百里香通風的盆子、多曬太陽、泥土不能太黏,要修剪長得太長的枝條,這才知道,我一直屈委了我的百里香。每一種香草,都有自己的性格,都有微小的生活環境需要,種的人要細心,要有感悟。

好的,待會,我就去買一個寬闊又透氣的新家給你,你要等我哦!

「花花世界」論壇網址:
http://flowers.hunternet.com.tw/forumdisplay.php?f=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