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周末日夜

仍然覺得,雖待在澳門或鄰近地方已有半年,但還是容易找不到路,又或者因為街道太轉彎抹角而錯過了路口,而離線地圖又不是特別準確。總是羡慕在澳門土生土長的同事們,她們都說:「澳門其實很細,走路就能到。」但前提是你懂得穿街過巷認得路。

其實遊客區以外的澳門,或說深夜或清晨的澳門,尚算人煙稀少時,仍帶有一種淡泊的柔美。若不是跟着這幾個澳門女子,晚上十時路過大三巴牌坊,還不知道,在斜燈映照下的教堂前壁,精緻建築的影子在細細晃動,沉靜得醉人。走上梯階,繞過牌坊,踏上微斜的石子路,再轉入公園,然後沿着往下伸延的墨綠色扶手而走。小城的起伏跌宕,就在這數十步裏,是這樣獨特而迂迴曲折。

四個女子,提了些零食、在新馬路買來的沙嗲熱食、幾罐啤酒一兩樽凍茶,走上五樓。走進澳門人家,牆壁是葡國淡綠,窗框是貫徹街道上的墨綠,木地板是深褐色的。有人掀開了紮染布充當的窗簾,打開了露台的鐵門,點起了煙,煙霧有點迷茫,怎麼,有如電影一樣的懷舊畫面。一夜在吃喝漫聊。

清晨醒來,窗外滲進陽光,連同那些輾過石子路的忐忑的電單車聲,這種聲音,相信還是澳門獨有的。早上十時,四人惺忪悠悠地走出大廈,布幔似的陽光在斜巷上拉得特別特別長,跟着她們隨意的步伐不斷前行,來到同樣漆着葡國綠的舊式茶餐廳。綠白小階磚、圓枱摺櫈、不鏽鋼杯盛着的溫熱奶茶,還有古老膠碟子上的雞蛋辣魚豬仔包和豬扒撈丁,晨光又從佈滿塵垢的窗框裏透出來。想起香港,已經不知道哪裏還能找到這種殘舊的美。

Untitiled
明報副刊專欄/時代版/高樓斜巷/(逢周三見報) 寶兒 2017/1/11

跟奇怪女生夜遊澳門

時間過得特別快,跟這群澳門女生相處才三星期,卻感覺已過了很久。一切都很新奇,發覺這個小城的女生,不知是巧合還是物以類聚,各人性格都特別活潑,而且喜歡整古做怪。幾個人可以為一個話題玩「食字」,搭嘴講上半天,或者有時在你很正經八百地說話時,她們突然以「食字」回應,又或聯想到「有味」笑話,有時真令人哭笑不得。

總相信,人的性格,也會受地方影響。大概澳門本來也就是這樣的地方,橫街小巷總是很跳脫,走着走着突然就會有異樣風景撞到眼前。那夜早放工,就跟她們約定出外吃一餐「偽文青飯」。

看地圖一直以為澳門就是兩個小島組成,即澳門半島和氹仔。但經由她們帶路順道講解,才知道,原來舊時澳門其實是三個小島組成,由上至下,她們稱作澳門、氹仔和路環。後來經過極速填海,路環和氹仔才像現在那樣幾乎連成一塊,新土地直接叫作「路氹」,也即是賭業興旺的一帶。有女生突然認真起來說:「澳門這個地方,以前也是對外航海經商的重要地,Macau這個字比『香港』更早出現呢。」

澳門由小島組成,有高低起伏的地方,可估計就是原有土地,而特別平坦的就是新填海地。新舊建築,同樣容易一眼分辨,廿年的變化,其實比香港還要翻天覆地。

特別喜歡澳門的橫街窄巷,我們走過美副將大馬路,馬路名字來自葡萄牙軍人美士基打,很有葡國氣息。再走前幾步,見到一幢漂亮的粉綠歐式矮建築,原來是盧家大屋,是晚清時期澳門賭王盧九的故居。身旁女生原來是個稱職嚮導,還學過四年葡文,看來澳門這個地方,是愈來愈耐人尋味了。

20160615poyeempcolumn
明報副刊專欄/時代版/高樓斜巷/(逢周三見報) 寶兒 2016/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