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物攝影這門學問

來到這個人人有手機相機的年代,相機食先成為了一種用餐儀式。為的其實也只不過是,將放進嘴裏的美味,以視覺方式分享給別人。當然有時還是別「放毒」放得太厲害,免得惹人反感。

相比起日常拍照,食物攝影絕對是一門學問。之前在網上看過一段短片,記錄食物攝影師的工作過程,拍攝的對象是一塊火烤牛扒。牛扒不像模特兒那樣懂得展現自己的美態,那到底要怎樣拍,才能讓人食慾大增?原來牛扒底下的紅炭,是假的,至於牛扒,當然是真的,不過只是煎到表面剛熟,才能保持肉的挺身。

牛扒上的烤紋,則要用熱棒一條一條炙上去,紋路才會清晰漂亮。還要在牛扒上掃點油,保持油潤感。為了營造一種熱騰騰冒煙的感覺,少不了在牛扒上加上白煙,有時候是用香煙、香燭甚至是蒸氣熨斗。所以為何有人會說,用來拍照的食物,其實是不能吃的。而拍攝這一張照片,往往要花上幾小時,甚至十幾小時。

幾個月前開始準備第二本書,在家製作的61道法國菜,步驟和完成品都需自己拍攝。在家裏起壇拍食物照,用的是自然光,雖然喜歡光線來得通透柔和,但有時限制也不少,例如天陰或天黑時,即使補燈,效果也未必理想。

人生還是需要一點突破,完成這本食譜後,決定去拜師學藝。第一堂食物攝影課,坐在偌大的攝影室裏,實在興奮莫名。聽着導師講解,拍一張豬扒飯的廣告照,就要擺佈超過八小時。只是第一課,導師已讓大家接觸他的專業器材。在燈光昏暗的現場,原來眼睛很容易疲累,也要處處小心,不要碰壞地上的電線、器材或者餐具道具。

善用光線、構圖、色彩等,來表現鏡頭下的食物的美味,這果然是一門藝術。

20160420poyeempcolumn
明報副刊專欄/時代版/高樓斜巷/(逢周三見報) 寶兒 2016/4/20

閒逛紅磚廠藝術區

北京的798開揚、寬闊、熱鬧、柳暗花明又一村,雖然商業化味道濃,但總算百花齊放。但我們不能把對798的期望放到廣州的紅磚廠藝術區身上,這不公平。每個地方,不能複製,但總有自己的風格與人文氣息。紅磚廠的建築分佈很整齊,就是四角見方的一個小區,少了隨意,但多了有趣的街道名字,炸魚街、冷庫街、解凍街、製凍街,你就知道紅磚廠的前世今生。

坐506號巴士,在員村四橫路下了車,轉右直走一,經過大大小小相當地道有趣的平民小店食店,偶爾見到可愛的混種狗在滾地沙。倘若到盡頭看到一條橫躺的紅臂牆,兩扇厚重的墨綠色鐵門,就知道紅磚廠的北門在此。

初時朋友看見那道還不知的北門,只道是人家的工廠車場,還未到還未到。於是拉著我在外面繞了半個大圈,竟走到了南門,始覺不妙,我們笨了。


南門


南門進去


北門


離開的時候我們就從北小門走到北門

那天是星期一,回來後細看網站,好些區號的店子都沒開,只看得見外牆。當然我們也知道來得並不合時,車間街的寥寥幾檔手作,倒也閒適自在,這裡看看,那裡摸摸。我買了女孩親手縫製的匙扣,計設體貼,麻繩繫著鎖匙,一拉就收進胖公仔的肚子裡,大小眼的模樣趣致,無無謂謂,但手工很精細,不能想像一個只賣18元,兩個才35塊,我當然傾囊支持。還有兩個女孩邊賣邊製小飾物,用心配襯,細細用鉗子扭好,隨心的創作,我也買了兩條手鏈,共31元,女孩竟自動減價只收我$30。別忘了一個男孩從國外淘回來的古董,式樣精細,特別是那些雕花匙子,可惜百多元我就捨不得了。

拐過手作小攤,豁然看見E區「中國原創瀏覽設計十年」展暨「中國原創瀏覽設計的未來」,在盜版充斥的年代,喜見還有眾同胞孜孜不倦堅持創作,把椅子用不同材質、色彩、形像重新展現,像中間無端扭反了的木板櫈、棉絮結實地捲成的粉紅色中式扶手椅子,還是有驚喜有新衝擊。

在F區的Design 360°流連最久,喜歡那用木搭建的天花漏出陽光,用木台擺賣,小木架上有些木製小物,在書牆上淘到妹尾河童的插畫本《窺視歐洲》,七十年代手繪二十二個歐洲國家的窗戶、酒店平面圖、車長衣飾,翻翻看內心就滿滿的。難怪Design 360°的感覺如此熟悉,原來在北京798陶瓷三街就有分店,還有一家同在廣州的海珠區江南大道中255號17號。Design 360°也出版受國人歡迎的設計品味雜誌,在香港也有分部。(http://www.design360.cn/


表叔茶餐廳


車子早已沒了

精緻的咖啡店幾乎都在F區,所以剛在F7小店逛完,便看到女店長關了自家的門,走到前面去喝喝咖啡行行坐坐,煞是有趣。

那裡還有提供自行車自助遊的標語,總覺得只是幌子,單車早已沒了啦。後來竟真讓我看到伶仃一輛,馬上高高興興騎上去,騎不動,有鎖的,才發現那根本是人家的「私家車」!

只看紅磚廠的建築也是好的,初時以為叫紅磚廠,那必定是製造紅磚的吧,但見四圍是紅牆片瓦,就是得此名的原因。紅磚廠其實也不大,我們來回走了兩遍,嘗盡午後的色彩與光影,鮮艷的黃藍配,樹影斑駁。忽爾覺得連舊日的資本家在骨子裡也藏有美學因子,懂得鳥語花香,那不是富士康式的單調重複與致命,把人與建築當作死物,現代化是如此可悲。

由工廠變成藝術區並進駐其中,根本就是藝術家的夢,那些奇怪的空間讓人躍躍欲試要如何善加利用,這種互動性與獨特性,不是一塊一塊的死實切割。羨慕人家開闊的天空,偶爾看到夕陽落在低矮的屋頂,那顯得我們的火炭、石峽尾,甚至舊警察宿舍都是如此侷促,還有政府的協調不善,讓我們的藝術空間有着先天的局限。

紅磚廠藝術區平面圖

紅磚廠藝術區網址:
http://www.redtory.com.cn

(旅遊.廣州.一)

現實版 DrawSomething

還未迷上最近紅極一時的DrawSomething。看過朋友示範,挺有趣的,你先要在電話上畫些東西,再讓對方邊看邊用英文字猜猜看。面書上有很多作品在流傳,我很狐疑,為什麼大家好像變得很喜歡畫畫了?

明明在讀書時代,大家都很討厭美術課。討厭的是,一切都以一個等級、一個數字來交代你所懂得的,與所付出的。因為那個由別人給你打的分,我們自此缺了自信,就把藝術摒諸門外,一句,「我不會懂」,「我不會畫」,「我沒天份」,就可以不再面對自卑的自己,就此失去了一種無以名狀的樂趣。但在年幼執筆之初,我們都愛畫,誰沒把家裡的牆畫花過?

所以,不代表拿了個A或C就是畫得好,那只是代表你符合了某一班人對繪畫的期望而已,勿自卑,也勿沾沾自喜。

我們,確實是缺少了親身體驗、親身感受的文化教育。難得art jamming興起,繪畫,就不再曲高和寡。那裡沒有老師給你點評,也不用怕要呈分上教育局。不是為了考試的繪畫課,也不是怪獸家長們為子女強加的周身刀,那僅是享受繪畫最原始的樂趣而已。

任誰,都能真切享受那專心至志的時刻。三小時,要用來做什麼才不覺得悶人?在繪畫世界裡,你會埋怨時間流逝得太快,也會好好珍惜每分每秒。每一刻,每一筆,因為繪畫,所以存在。

有人從來沒碰過顏料或畫布,但我們可以憑著與生俱來的直覺,捧起顏料與畫筆,其實大家都摩拳擦掌躍躍欲試。「黃加藍變綠」是我們這一代人看了廣告後的共同語,調顏色,還不是一樣?這是真的嗎?不要別人來告訴我,我倒寧願自己親手混和出來,親自證實這句話,儘管次次色彩深淺不一,我也不要用電子化的調色盤,讓任何人都能調配得到我的顏色。

喜歡回到現實,回到當下,回到手裡的觸感與質感,顏料是黏糊的,畫布是凹凸不平的,畫下了第一筆,就不能重新再來,別回頭。

真的,每次聽得有朋友要去玩art jamming了,我就感到特別高興,又將會有新的一批人愛上繪畫了。藝術,需要以不同的形式傳承下去。

給早餐一個微笑

有多久沒悠閒坐在家裡享受早餐?這個星期忙得要死,平均每天只睡六個小時(我絕對需要九小時的滋潤!),早忘了早餐是什麼一回事,別說早餐,午餐也是倉猝吃了。

是Sayaka Minemura讓我想到給早餐一個微笑,我是在女子攝影雜誌Fillens的面書裡看到的。這個日本設計及攝影師,由2008年3月6日開始,拍攝了一系列的Breakfast project早餐照,每一個早餐,都有自己的臉孔。這個project還在繼續,新近的一張是2012年1月18日拍的,內容是什麼,不告訴你,想知道就自己去看吧。

匆忙而單調的香港人,第一時間會想,每天一個笑臉,樣子不會重複嗎?我們不會明白,其實少少的轉移,也已是一種創造。你以為只有青菜才能當頭髮?原來片片香蕉也可以變成卷髮;麵包咬一口,餘下的兩邊就可以成為小狗的耳朵了。還有配上幾件有趣特別的小餐具,換換位置,跳出框框,就能打破常規。從來都相信,在局限裡,才能看到無限可能。

那根本是一場行為藝術,生活,其實本該就是一場藝術。

很多時進餐廳,我會注意食具擺設的細緻安排,那是食物與食具與進食環境的關係。你以為只要拍些可愛的食物和餐具就能交貨?早餐的精髓--也絕對不能少的是,早上,明媚的陽光。所以,我那張拍來撐場的早餐照是不合格的,可是還是很可愛啊,像煮飯仔,只好這樣逗自己歡喜。

林嘉欣有個訪問給我很深印象,她那時拍電影,每天都睡不夠,預期賴床到最後一分鐘,她寧願爬起床給自己弄一個豐富的早餐,讓自己一整天都精力充沛。以前住在宿舍,每天為自己弄個早餐,其實想想也會開心,何不疼疼自己?

Breakfast project還讓我開心大發現,從旅行收集回來的奇形怪狀餐具盛器終於派上用場了!

來吧,這星期,找一天,給自己的早餐一個微笑。

Breakfast project:
http://www.flickr.com/photos/85213597@N00/sets/72157624032054214/

不如上廣州?

想來多少是受了早前李家仁醫生的《小明遊深圳》影響。

公司近來傳閱一張由雜誌中間分頁撕下來的聖誕卡似的港鐵廣告,一打開,每每就響起滑稽的聲音,引來眾人白眼,「小明經落馬洲 去深圳歡樂遊」……在忍不禁的當兒也會想,如果用這個方法來追女仔,應該也不錯,一打開,就傳來那男生的歌聲,當然,唱得動聽才算。

順帶會想起《小明上廣州》,以中文人的職業病,就會開始分析,兩首歌名所用的動詞是不一樣的,以前用「上」,是有點「返大陸」的感覺,這次用遊,就稀釋了那個意思。一個「遊」字就有意無意把「上深圳」變成旅遊項目,呼籲大家以後要抱旅遊心態逛大陸了。

廣告宣傳其實是其次,真正想上廣州的原因是,得聞「方所」開張了,由前誠品副總廖美立助陣。在二萬多呎(2000平方米)內,有書、有家品、有衣飾設計、有展覽、有非重型音樂、有咖啡,還有「作家現場」定時講座,在狹隘的香港是想像不來的。還等不及年中的誠品進駐香港,我就急不及待想去看看是怎麼一回事。

廣州嘛,要去就去兩天一夜,除了南朝文學家蕭統所言的「定是常住,便成『方所』」外,我還在網上找到09年始有的「紅磚廠創意藝術區」。一百六十多萬呎(16 萬多平方米),也有繪畫、雕塑、裝置、設計、咖啡店,大得還可以隨意用我喜歡的自行車來遊覽。看看原是鷹金錢罐頭廠的地方,那些裡裡外外的蘇式建築,可以如何從罐頭裡掙脫出來,跟藝術互相碰撞火花。想起那時逛北京的798,在一個藝術園區裡消磨一整天,慢行慢看,也許天生就是個很慢很遲鈍的人,所以才喜歡慢活。

兩處都在天河區,在網上地圖查看,走路只需二十分鐘。方所:天河區天河路383號太古匯商場(地鐵上層MU35號商舖);紅磚廠創意藝術區:天河區員村四橫路128 號(地鐵員村站B出口)。

最近朋友跟我嚷嚷,不如去旅行。我們總是恨不得離開,短線也好,當然長線極好。怎樣?我連路線景點都想好了。

好吧,今年新年願望的要求實在很低,就先上一趟廣州吧?

P.S. 鄧小樺的blog對「方所」有更詳細的描述。

讓我賣時間給你|Detour 2011:USELESS

獨立士多、獨立書店,貨品一般比市價便宜,偏偏,獨立手作的價格都很貴。真的很貴,那是,手作人出售的,除了你手上拿的小東西,還有他們製作的心血時間、心思,有時還要附上,不知要等多久才能等到同好的惺惺相識。

有一檔用鮮花壓製成項鍊,很喜歡那顆用一瓣紅玫瑰壓出來的小圓鏈嘴,像有靈魂的寶石,有生命在內裡流轉。身旁的顧客問檔主,弄一個要多久呢。檔主說是一整批製作的,一個多月吧。想像得到嗎?工廠只消幾分鐘,就能大量生產,就能有龐大收入。而他們,花了一個月,只收你百多二百元,比最低工資低太多了。

手作會讓人著迷的,你戴起他們親手做的一條鏈,就是戴起了鏈子背後一串串的故事,有個人,為了你喜歡的這條鏈子,花了好久,好久的時間,就這麼做一條,獨一無異的。

而這個製鏈子的人,就站在你面前,遞上一張卡片。你買一條鏈子,就認識了這麼一個朋友。

偶然經過荷李活道,碰上Detour 2011:USELESS,也算緣份吧,上年也有藝術設計展在這「前已婚警察宿舍」舉行。喜歡那裡的殘破與斑駁,彷彿盛載著厚重的回憶。主題「USELESS」是廢物利用,以有限物料創作,有很多驚喜。有人笑謔,Modern Art = I Could Do That + Yeah, But You Didn’t,有人願意低廉慷慨售賣自己的時間與心力,有人吝嗇。如果所有交易都是一場以物易物,那麼我們用畢生勞力換取金錢;而他們,用微薄的力量,換世界不再一式一樣。

除了一生一世打一份不是人做的工,我們還剩下什麼?這天,驚見兩個朋友駐守在手作市集。在這個用400元租三個星期、在大會提供的紙皮塊拼圖拼成的檔攤裡,他們販賣自己的歡樂時光。一個親手畫下動物圖案的「WANKAPO」,課餘在學校逐顆烘裁出木耳環;另一個在進修的下課時間,縫製麻布袋子。每一個小檔攤,都是一個小宇宙。

很羡慕,很想參一腳,朋友卻說:「你不是要寫blog寫小說嗎?哪還有時間?」好吧,那我手作文字好了。

記得友人的小學同學也會到處擺檔,賣陶瓷、布藝,還沒機會見識,友人卻告訴我,她後來當老師了,常在facebook怨教務繁複。我嘆了口氣,怎麼最後還是「還俗」了?

展覽網址:www.detour.hk(25 Nov to 11 De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