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一次在法國野餐

【再一次在法國野餐】
五年前在巴黎認識她們,都是我欣賞的女子,因為愛情,留在異國,努力生活。五年前,我們在法國的櫻花樹下野餐,特意帶了些壽司,還有零食水果。在鋪了一層掉落的粉紅色櫻花瓣的草地上,笑得花枝亂抖,說着在異鄉的日常和夢。

五年後的今天,再重遊故地探望她們,聽着生命路向的迂迴與順遂,有如跟進從前筆下記錄過的愛情故事。

本來在巴黎包辦婚紗攝影的她,年前受恐襲影響,生意淡薄了。但這也打擊不了她,她後來找到長工,雖是投身售貨員行列,但工作也是不容易。幸而法國僱員的福利她都能享有,一星期工作35小時、五個星期的年假,公司還提供半費的乘車資助,這比香港售貨員的待遇還是好得差天共地。她打算在這裏買樓,Zone 5的樓價是百多萬,打工仔還能負擔得起,可以租出去讓別人替你供樓。工餘時間,她就兼顧她的攝影工作。

我和她坐小火車到巴黎西面Zone 3的一個公園,去跟另一個她會面。這裏比巴黎的環境清幽得多,又仍能看到巴黎鐵塔的遠景。這天周日,她丈夫要回巴黎上班,她一個人揹着初生女兒,推着坐嬰兒車的兒子來了,一臉笑盈盈。她的語言天分很不錯,法文流利,也由站崗的工作轉到坐office,買了樓和車,生活適應得很好,已經成為全能媽媽了。

坐在廣闊草地,一邊和這兩名堅毅女子閒話家常,一邊看顧兩個可愛的混血孩子,陽光格外和煦。

明報副刊專欄/時代版/女人心・高樓斜巷/(隔五日見報) 寶兒 2018/7/10

佐敦谷野餐

這片藍天綠地,讓人感覺不像身處香港。6.3公頃的寬大空間,比六個足球場還要大,仰頭就能看見一望無際的湛藍天空,實屬香港少見。去年法國的春天,好幾次和朋友簇擁着,一起去躺那異國軟綿綿的青綠,然後分享一點食物,分享一點心情,靜待黃昏。

回到香港,有時候,會暗地緬懷那段時光,那個開闊的世界。總有人說香港有土地問題,小時候常讀香港山多平地少,甚至在法國人眼裏,香港的高樓大廈就是一個個密集兔子籠。但回到我城之後,卻終於發現了一個詞彙:「公共空間」。沒錯大家都躋身在極細小的私人空間,但如果打開門,走出去,世界就可以變得不一樣。

有人提議去佐敦谷公園,公園位處觀塘新清水灣道71號,前身是一個堆填區,而今規劃成兩大坪草地公園、社區園圃、長者健體園地,甚至迷宮花園等。這樣的公共空間,怎能說不吸引。

於是,上周末,便和新舊朋友野餐去。我做了些法式鹹批甜批、雞肝醬配洋葱果醬等等,有新朋友還帶來了法式調酒Monaco,當然少不了港式菠蘿腸仔。雖然香港沒有法國春夏的清涼,但躲在樹蔭下,偶爾有微風吹過滲汗的額角,也很舒暢。就這樣用心而悠閒地過了一個愉快周末。

在法國野餐時體會到,大家帶來的野餐布,在草地上拼湊繽紛色彩,就如人與人接觸,以及人與環境相處,其實可以沒有偏見,可以沒有隔閡。天氣炎熱,也讓人熱絡起來。而經歷交流、思潮湧動,也是由此而來。如果我們居住的地方沒有空間,那麼不妨走出來,走出生活和人生的限制。

20150909poyeempcolumn
明報副刊專欄/時代版/高樓斜巷/(逢周三見報) 寶兒 2015/9/9

野餐.泡泡會 Pique-nique!

fbcover_picnic0830_02

野餐.泡泡會 Pique-nique!
日期:2015年8月30日(星期日)
時間:下午3時至6時
地點:佐敦谷公園(觀塘新清水灣道71號)

參加請按: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941247815934939/

我們來野餐吧!
好懷念在法國的草地上野餐,和一大群朋友隨便聊聊天、吃吃東西、讀讀書,擔天望地都可以。於是想,那不如在香港也辦一個,讓大家一起來玩吧。
到時候我會準備幾種法式小食、一些飲品、一張枱布。歡迎大家也帶一些食物或飲品過來,什麼都可以啊!環保起見,請自備可再用餐具,也可帶備你自己的枱布。
(請分享給你的朋友吧!)

✭ 詢眾要求,還有「泡泡會」,大家可以來玩吹泡泡
✭ 如果大家買了《出走,走進法國人家廚房》,可以帶來簽名、拍照
✭ 我可以帶一點我的新書來給想買書的朋友呢

也歡迎你帶你的朋友來啊!

Babysitting 終極噩夢

這對中國西班牙混血女孩實在太讓人頭痛了,她們婆婆給我開門後搖搖頭說。我後來才知道,她們不止讓人頭痛,簡直讓人頭痕。

這三星期我一直驚嘆,怎麼這雙女孩子的行為舉止一點不像女孩子,倒像極了兩隻猴子,頭髮長長的不愛洗頭不梳理,厚厚頭髮糾結在一起,一根根鬈毛似的冒起來,汗水把頸後的頭髮都黏在脖子上。心裏只能想,歐洲的孩子還真天生天養。

這周末,她們婆婆實行分流政策,把兩隻小獸分開,緩解兩人朝夕相對的焦慮,妹妹早已給大舅舅拉了出門去,留下姐姐等我們帶。她婆婆關上門的一剎,大舒一口氣,說終於可以休息了。

和朋友帶着姐姐遊湖玩了大半天,在草地野餐吃麥當勞,下午到我家午睡,猴子姐姐這天表現尚算溫馴。後來突然收到電話召喚:她們媽媽從西班牙大駕光臨了。

原來妹妹跟媽媽說,頭皮好癢,媽媽來檢查一看,糟糕了,竟然長滿了頭虱。我們回去的時候,給媽媽教訓過的妹妹已經回復一頭亮麗秀髮。姐姐坐在鐵黑着臉的媽媽跟前,媽媽毫不留情,猛力翻開一大把頭髮,孩子成了一隻垂頭小獅子,不敢哼聲。用梳子爬下來的點點虱子佈滿一張白布,看得人頭皮發癢。聽說孩子在西班牙時已經給朋友仔傳染了,看來沒父母在身邊,這對孩子就變得一發不可收拾。

因為孩子會黏到我身上來,還一起睡過午覺,她們媽媽叫我過來,給我撥開頭髮檢查和用藥,我就這樣無辜成為了第三隻猴子。

20140723pympcolumn
明報副刊專欄/時代版/高樓斜巷/(逢周三見報) 寶兒 2014/07/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