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韓流

韓流早「肆虐」了一段時間,最近終於去了一家樓上韓式餐廳,第一次吃韓式炸雞配啤酒。

一盤熱騰騰的炸雞端上來,有原味和辣味,急不及待咬開香脆的外皮,雞肉仍然軟嫩多汁,再呷一大口冰涼的蘋果啤酒,暢快無比。另一種裹上甜甜辣辣醬汁的炸雞,外皮仍然香脆,吃起來特別惹味。再追加一道芝士豬肋骨,豬肋骨在鐵板裏發出吱吱聲,芝士還能拉出絲來,韓國人真懂得把最美味邪惡的東西組合起來。韓食這麼流行,自有它的道理。

其實真正讓我動身去吃炸雞啤酒,還是因為看了一個韓國美食節目《滋味行》(Tasty Road)。兩個年輕漂亮的女主持,在韓國到處尋找受歡迎的餐廳,親身品嘗美食,再評分。這類美食節目本來也無甚特別,但分別是,港式飲食節目,主持人很多時會努力地形容食物的味道口感,有點嘮叨而且千篇一律。但這個韓國美食節目,卻很聰明地,每次只要主持人將美食放進嘴裏,都會來個大特寫,還馬上拍下她們的滿足表情。這樣的鏡頭,不用言語,也讓觀眾像親口吃到一樣,直接挑起人的食慾。

除了美食節目,不得不承認,韓劇也很有吸引力。因為有帥氣廚師和鬼怪題材,於是追看了《Oh我的鬼神君》,想不到劇情起伏,除了愛情,還有親情、人情等元素。相比已變得公式化的港劇,韓劇顯得跳脫清新。韓國流行文化的實力,的確毋庸置疑。

上月美國彭博新聞社公布調查結果,韓國已經連續第三年被評為世界上最具創新力的國家。韓國在研究開發、製造生產、高中教育等發展不遺餘力,成績有目共睹。回看我城,一座座超支大白象、削減醫療開支、不重視本土文化教育等等,想不到連吃一串街邊魚蛋,也變得這樣艱難。

20160217poyeempcolumn

明報副刊專欄/時代版/高樓斜巷/(逢周三見報) 寶兒 2016/2/17

異地戀

近著年尾,朋友的約會多了,工作忙得幾乎才一年見一次。以前讀書的年代,還天真以為,見個面而已,有多難?現在我們竟都變了在香港的異地緣。不過見過面了,便心安,大家都是老樣子,只是生活,稍稍有點不同。才發覺,好些朋友,心裡都有點牽絆。

我戰戰兢兢問她的感情近況,太少聯絡了,怕人事已遷。她也消瘦了,說:「他去了英國讀書。讀Master,然後是PHD,最長有四五年吧。」我都不敢問她怎麼辦,但看她是愁眉不展,她又緩緩道:「為這事吵過很多次了,也分過手,但他提起過三四次,是很想去的。」嗯,人生的抉擇,理性上,你會覺得應該讓他去,而感性上,誰可以呢?然後我跟她數算他們可以在一起的時間,或至少每天會視像見面,分隔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

我說我現在已經學會一點放下,不用牽腸掛心,也不用時時黏聚,當然會抽空給他,但有些時候,也給朋友,也給自己。儘管有時還是會想快快完了手上的事情,趕緊到他身邊。但內心終於沒那麼焦躁,沒那麼揪緊,可以慢慢隨心起伏。我想時間會教會我們這些。

然後是一個和韓國猛男戀上的密友,頻呼:「要聯絡實在很困難啊!」驚覺另一個朋友又要到台灣去了,她羞澀笑著說兩年去了五次了,甜蜜的花費。異地的,浪漫彷彿加倍,而要承受的,也得加倍吧。但愛情,總是這樣的啊。

其實和很近很近的人戀愛,會很容易輕視對方,時常見面,待在一起的時候,又總惦記著做其他事,甚至,沒有好好望望對方一眼,愛情在蒙混的日子中,漸漸過去。

或者往好處想,你們從異地聚到一起的時候,也許只有兩天十天,但往往可以很專注很珍重,我的時間裡只有你。見一次面,像替愛情充一次電,兩個人好好儲藏,留着力氣,好好過日子,靜待下一次重聚。而你相信,熬過了日子,幸福就會留在身邊。

韓國Style

對韓國人有個獨特的印象,就是他們有着駕馭影像的天賦。儘管說Gangnam Style題材庸俗、舞步簡單而滑稽,但確是席捲全球,那剪接與音樂節奏的配合,分分秒秒緊緊抓住人的神經。竄紅,並非偶然。

這樣一個MV,把我在北京有幾面之緣的韓國人,一併連繫起來。那時隨意選讀「電視廣告製作」,第一堂,班上的韓國同學讓人一眼便看出來,都是衣著風格分明,女的皮膚幼白,男的壯碩冷酷,自成一隅。只談理論的課,從第二堂開始,便再見不到他們的蹤影。

直至期末功課來了,傳說中的韓國同學再次現身,不由分說播放自己的作品,臉上有種壓倒眾人的氣勢。僅是一個女生連串的揮拳鏡頭,汗水淋漓,但那些拍攝角度、色調、剪接與音樂節奏,足以令人屏息靜氣。激烈之際,女生倏然倒下,畫面現出字幕:「運動,還是咖啡?」原來是咖啡廣告,令人絕倒。

他們實在善於借影像來捕捉與撫弄人的情緒,一擊即中,頃刻把班上所有同學的血汗比下去。那刻我才知道,他們並非把時間都用來躲懶,只是直截了當的,專注拍攝。

真正接觸韓國人,是在上海青年旅舍,認識了一個男生。不管白晝街上,還是夜半走廊,只見他整天持着DV游游蕩蕩。我倆坐在旅舍的後樓梯,他告訴我,準備到中國最接近北韓的地方,拍那些從北韓逃出來的人。

萍水相逢,我們沒有留下聯絡,也許他現在已身處曾經朝思暮想的地方,追尋劫後餘生的人,依舊不曾放下手上的DV。相處大半天,直至他吞吞吐吐用不靈光的英文訴說他的計劃,那一刻,我的仰慕到了極點。

也許這便是韓國style,那種強烈的風格凝聚與心思,引人入勝。

明報副刊專欄/時代版/高樓斜巷/(逢周三見報) 寶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