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bysitting 噩夢

原來「日久見人心」也能用在小孩身上,兩個中國西班牙混血女孩在沒父母的監督下,一星期過後,終於露出真面目。

從本來的自覺吃飯,變成二人碟子裏的飯菜盛得愈來愈少,吃得愈來愈快,碗筷收好之後,開始雀躍等待甜品,乳酪或者雪糕,可以吃上兩個,有次小的還再要一杯朱古力慕絲。才隔一段時間,嘴巴不停,朱古力曲奇往嘴裏塞,果汁喝個光。她們舅舅本來叮囑我這對孩子吃很多,事實上卻是假象,因為三餐吃得少,變成少吃多餐,要吃零食補上。

甜品消滅掉之後,二人馬上跑進房間看電視,假若天氣不好不能外出,悶得發慌,便目不轉睛看上幾小時。看到膩了,開始在牀上彈跳打筋斗,害得一隻牀腳都歪了。

只要想到壞點子,兩隻小惡魔便用西班牙語溝通,大人聽不懂,然後小的先行動,大的隨後作惡。有時二人談判不成,吵起架來,妹妹先動手,姐姐還手,小的開始面容扭曲豆大淚珠滾滾而下,然後大的卻不瞅不睬,進入冷戰時期。

但到了重要關頭,兩姐妹卻能不計前嫌,晚飯後跑回房間,偷偷換上睡衣鑽進被窩,關上燈,開了電視,躺在牀上騙大人說洗過澡。拉着大的手臂一嗅,下午的汗味猶在,皮膚黏膩。她們舅舅把小的抓進浴室,扔進還是乾爽的浴缸,不洗澡不准出來。妹妹最後終於香噴噴的走出來,姐姐卻已呼呼大睡。

她們的家庭教育是,除了父母之外,不用聽任何人的話,這樣雖然可以避免孩子受騙,但只要父母不在身邊,活潑精靈頓時變成小惡魔,才一個周末,已經令人頭痛。

20140716pympcolumn
明報副刊專欄/時代版/高樓斜巷/(逢周三見報) 寶兒 2014/07/16

Babysitting

「兩種血液混在一起的人特別頑皮。」這一對中國西班牙混血女孩的婆婆如是說。她們一個十一歲,一個七歲。

歐洲的孩子放暑假,有些父母,為了在一年裏爭取些時間過二人世界,會願意花錢讓人看顧孩子,或把孩子帶回祖父母家。孩子坐飛機來到巴黎,朋友叫我找一天半天當個baby sitter。

第一次見面。大的孩子來開門,在走廊上甜甜笑着酒渦相迎,小的在飯廳低頭認真吃飯,抬起頭來打招呼,伸手摟住我親一親,又自顧埋頭吃。

飯後她們回房間,屋子顯得很安靜,走進房裏查看,原來二人躺在牀上看卡通片。看不了多久,姐姐還目不轉睛,妹妹卻開始在牀上翻筋斗,及肩長髮濕了又乾,亂亂的披在額前,像野孩子多於女孩子。

帶她們去看電影,姐姐要爆谷,妹妹要薯片,兩張嘴巴在戲院裏一路吃不停。回家後,晚飯竟能乖乖地自己拿刀叉吃,然後吃甜品,晚上十一時前雙雙上牀睡覺,第二天醒來繼續玩。回想小時候,父母對我們嚴格多了,但那時大概也沒像她們那麼自律。

她們懂四種語言,跟媽媽說法文,跟爸爸說卡塔蘭語,在學校用西班牙語,會說一點點英文。跟她們相處,不一定需要言語溝通,她們有時說我不懂的話,但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看她們小臉上誇張的表情就知道,鬼靈精得很,各有自己的性格。

無法印證混血兒是否特別頑皮,但西班牙人熱情倒是真的,連孩子也一樣。歐洲人相信,小孩這段時間懂得快樂、培養自己的性格才最重要,管它什麼起跑線。

20140709pympcolumn

 

明報副刊專欄/時代版/高樓斜巷/(逢周三見報) 寶兒 2014/0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