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屆三十

終於辭了澳門的工作,回到香港生活。人生有多少次可以restart的機會?距離三十的日子越來越近,而體驗也越來越深。人的時間像個完整的蛋糕,要將它切開來分給家人、愛侶、朋友、事業、興趣、休息等等,還有處理突如其來的瑣碎事。哪一部分分配的時間多了,另一部分的時間就得削減。平衡,看來是這個年紀最需要學習的課題。

年屆三十,說不老,但也不年輕了。由初出茅廬那種天不怕地不怕,一味向前衝衝衝,到步伐開始放慢了一點。做事要更深思熟慮了,也會嫌自己經驗累積不夠多、能力不夠堅實,甚至有時做事會停步不前,因為想準備更充足一點。知道時間的價值越來越高了,稍一判斷錯誤,所付出的代價就更高。但還是有很多事情想做啊,還是不能讓自己停留在comfort zone。只好憑着「如果現在不做,老來就要後悔」的信念,抖擻精神繼續下去。

多了思考工作的方向,身邊同輩在工作上都開始進入「夾心階層」——夾在上司和下屬之間。當初只需堅實地做好自己本分,如今這種能力已經不夠了,接下來還要兼顧下屬的表現,並且做到上司的期望,以及處理各種人際關係。累啊,但又很有挑戰。

另一體會,是體力的確已不如十八廿二,新陳代謝不如以前,食量少了卻肥肉多了,於是為健康着想,不得不增加運動時間。

學平衡,也就是學取捨,也盡量學習不再那麼病態的完美主義。衷心佩服走過這些階段的前輩,果然人生是要不斷奮鬥啊。


明報副刊專欄/時代版/女人心・高樓斜巷/(隔五日見報) 寶兒 2018/10/2

為什麼辭職?

(對,我回來了,真的回來了。)

“It’s important to try to do different things—change what I write about, and also the way I write.” — William T. Vollmann

我辭職了,很多人都很驚訝:「嘩,你咁夠膽?咁勇嘅?」

我真的不知道要怎樣回答。

其實,沒有那麼大件事吧。我媽很淡然說:「噓,又不是等你開飯。」

做新雜誌的freelancer,老闆問我,為什麼不在那邊做下去?我想了想,說:「不想留在comfort zone太久,想要一個新環境。」他問我:「那現在這裏坐得舒不舒服?」我說:「還不算。」

待在一個地方久了,沒錯,手腳會越來越熟練,基本功應該要這樣練回來,但同時,學習的MUV也會極速下降啊,即是說,每天學到的新東西,會越來越少。

有個和我一樣的舊同學,簡直就是我心裏的蟲,在WhatsApp閒扯說:「又不是等住開飯」「覺得又不難找工作的」我補充:「對啊,反而要找適合自己的才難。」即是說,由之前的路走過來,往後的路,要怎麼走,才能更進一步?

接着找工作當然沒問題,但一份工作接着一份,路就這樣不知不覺搭了出來,究竟有多少空間細想:這條路,是不是我最想走?

特別最近,訪問過台灣導演吳念真,看過《新年頭,老日子》這電影,我更不想在人生餘下不夠八分二的時候,再來重新想,我想做什麼。

這樣好像很不負責任,但那一點點年輕的、只此一次的自由,應該可以擁有吧。不是我浪漫,但離開一個地方,是結束,但離開一個地方,也是新開始啊。

辭職後的這段時間,很感謝所有給我新機會新嘗試的人。事實上,辭職翌日,我也沒有正式停下來,直至現在。我開始愛上這樣的工作狀態。

將來我想我會懷念這段不真正賦閒的時光。這樣的日子,一生人並不多啊。

20130325lifebegins

“Life begins at the end of your comfort zone."—Neale Donald Walsch

應有此報

最近消聲暱跡,進入了另一種狀態。
亡命。
每天約訪問、找資料、訪問、寫稿、編輯,竟然擠不出一點時間來寫blog。就覺得以前的固定上班時間,其實原來很好。
是的啊,離開了comfort zone,一切都不確定,有時還會心驚肉跳,迷茫慌亂。匆匆忙忙,東奔西走,有時都忙了自己在做什麼,明明只是過了一個星期而已!
但,再想啊,問自己,這不就是你想要的東西嗎?
假若有一天,你不再匆忙了,那便證明,你又進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