忌浮躁

20130222

的確是,最近心裏多了很多雜音。本來為了開開眼界,所以去蹓躂別人的page,偷偷師,一邊替人家的氣勢如虹感到高興,畢竟以文字經營媒體並不容易,然而另一邊回頭看自己,自愧形穢。我是爬得這樣吃力而緩慢。

知己知彼是好事,但到了後來,竟自亂陣腳。

資訊發達有一個壞處,很多事情的透明度高了,像報導說,越花時間看facebook的人其實會越不開心,因為看到別人興高彩烈的合照,心生忌意,便覺得自己沒人家那麼快樂。

「致命的,是隔籬飯香。」看到aNobii創辦人宋漢生寫這一句,才赫然醒覺。他用來說創業,不要貪婪吸收太多有用或無用的資訊,問題不是時間花多了,事情做少了,而是糟糕的是,覺得隔籬飯香,人便會浮躁。

他提到,創業的高潮,由零到把產品推出的那一刻便會完結,你以為功德圓滿了,但那其實只是創業的開始,這條馬拉松還不知道要跑多久。然而浮躁,卻會令人三心兩意,永遠不能到達終點。

我想寫作也同樣,如果由零到建立一個blog,只是一個個開始,那麼這條馬拉松,就是日以繼夜地不停寫不停寫,要耐得住寂寞。瞥到旁邊的人跑快了,顧得看,心急追,步伐亂了,怎會跑得好,隨時會走錯跑道。何況,好的方向,也不會在心境煩躁的時候覓得到。

林夕在《原來你非不快樂》說畫畫或書法這些專心致志的事,像禪修養性,有行進節奏,會減慢內心的躁,心境就會反映在筆法中。該專注的,不是數字和走勢,那些只是要注意的訊號。

如果把人生戰線拉長,一切都只是起步,如果認定這是必要熬過的階段,那又急來作什?無論研究多幾多個小時,都不能把人家的旺場帶過來,倒不如歸去。畢竟還是該專注自己要做的事。

誰是龍小菌?

龍小菌,很奇怪的名字。這幾天,在Google熱門搜尋首位都看到這個名字。好奇一查,原來是個「為保教書飯碗而從未露面的夢想網絡幪面歌手」。她說最怕:「最怕有人衝上台撕爛我的面罩。」

網上圖片

她曾經250磅,曾經在無數歌唱比賽中被out。從小熱愛音樂,住大圍屋村,後來當上中學中文老師。幪面,因為不想飯碗不保,因為想讓焦點回到音樂,因為想大家忘掉外表。當然,也可以說,幪面也是外表啊,那看起來陰森的面罩裝束,就是gimmick。然而,我確是因為這樣開始認真聽聽她的歌。

她的嗓子,不盡完美,但聽她唱《我的麻煩男友》,就想起王菀之聲音的清麗。聽到她寫《救援》給援交少女,有謝安琪從前關懷社會的影子。我知道,有些聽著的人,會暗忖自己唱得比她好。不錯,但那些聽著的人,卻沒有像她一樣鼓起勇氣,在網絡發放自己的聲音,然後,到旺角、銅鑼灣、尖沙嘴,一站一站,在街頭獻唱。

陸續有朋友為她彈結他,替她錄製音樂,為她作曲,給她拍MV,有人捐錢送她優質器材,甚至有一群fans為她成立面罩保衛隊。昨晚看她的facebook page才萬八人,今晚再看,已經飈升到萬九人。為了出一張獨立大碟,她花光僅八萬的積蓄,先錄兩首,然後請大家「買碟花」,預訂金額到今天已有65,000元。

「答應我,不要呆在網絡上做鍵盤戰士。現實生活能帶給你不同的感官刺激。日子可以很精彩很豐盛的……」五個鐘頭前,龍小菌在fb更新:「收到一個來自唱片公司的電話……不知如何是好……」

也許她的新的路就要舖展開來了,也許不。

姓「龍」因為秉承傳人的精神,叫「小菌」,就像我之前寫家裡木枱的霉菌一樣,很頑強。但願,香港能有好多好多個這樣的龍小菌,多元的特別的另類的:畫畫的小菌、攝影的小菌、拍片的小菌、夾band的小菌、寫program的小菌,或者寫作的小菌……「找到自己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