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法國的鴨肉醬

話說前陣子法國文化協會來了一群南錫客人,我從他們的手信堆裡挑了一瓶醬料,當時還不太清楚是什麼,以為是已傳到台灣的法國鵝油。查了查,才發覺這玻璃瓶包裝樸實的「Terrine de canard au Gris de Toul」,得來不易。

希望沒有弄錯,canard的法文意思是鴨,terrine則有點像肉醬肉凍,所以我猜想是鴨肉醬。招紙寫了原材料:「Ingredients: maigre et gras de porc, viande de canard, vin gris de Toul, oeufs, farine, sel, poivre, epices」,即是瘦和肥豬肉、鴨肉、來自Toul的灰葡萄酒、雞蛋、麵粉、鹽、胡椒和香料,是很傳統的法國手工醬料,可以塗麵包吃,終於嚐到了,充滿鹹鹹香香的味道,竟然有點像鹹牛肉,不過油脂味道更濃郁。

至於au Gris de Tou,就是指鴨肉醬的原產地了,是個距離南錫二十多公里的小村莊。瓶子上面有個名字Sylvie TATON,原來就是這間鵝鴨加工專賣店,1988年創業,嚴選自家飼養的禽畜,無添加任何化學劑,工序繁複,製成胗、熏鴨、鵝肝醬等等。不好意思地看到了價錢,Poids net 180 grs 5,50 ¢,才55元港幣,這樣堅持,還賣得這樣實惠。

讓人驚喜的是他們網站裏的實景地圖,廣闊的藍天下是紅瓦小屋,牆上爬滿葉子樹根,旁邊的小花園生氣勃勃,在裡面工作的人,是同樣精神弈弈吧。千里送來的不是鵝毛,是鴨肉醬,盛滿法國人的心思細意,太合意了!

網址:http://www.sylvietaton.com
地址:4 Rue des Lilas, Saizerais, Lorraine, France,有機會去一去,就好了,哈哈。

除了這個簡單的法國午餐,我自己還追加了焗蒜頭,跟Sunday Workshop「家常便飯」的鄺博士學來的,很簡便天然的醬料,我請男助手預早幫忙做的時候,他也覺得簡單得難以置信。

就是把整個蒜頭放進預熱攝氏180度的焗爐裏,焗半小時,一次可多放幾個省點火,吃剩便放雪櫃慢慢儲存。焗好的蒜頭香噴噴軟綿綿,直接抹到麵包上吃,就是甜香的蒜蓉包,我還特意炮製胖人版,攪進一點牛油和番茜,嘻,好美味啊。

Bon Appétit!

懶人壽喜燒Sukiyaki

天氣對我來說是有點冷了,那天騎單車下班,微微冷雨,真像一條條冰鮮魚鑽進衣袖子,想想又不只如此,那種冷卻是鮮活的。

然後想起了《日日》雜誌中文版第一期介紹的「壽喜燒」,熱騰騰鍋上冒著蒸氣,小小的火爐,讓人溫暖嘴饞的日式火鍋。幾年前看過肥媽的煮食節目,教作Sukiyaki鍋,原來就是壽喜燒,簡單得不能再簡單的料理,只要齊了材料,就是成功的一大半。

食譜沒有深究,但冷出了懶蟲,我想應該會很適合不愛繁複的人,例如我的男助手。

壽喜燒Sukiyaki懶人食譜:
京葱         1條
小型洋蔥  1個
肥牛         半磅(或用一至兩個切塊雞腿肉)

湯底:(可隨口味再調量)
日式醬油  2湯匙
味醂        1湯匙
柴魚湯     1碗
開水      1碗
糖、鹽     少許
(上面的調味料在Jusco吉之島就可以買到,醬油和味醂都是廿多三十元,柴魚湯有湯包式或沖劑式的又是二十多元。這些買了將來可以用在很多料理上,例如甜蛋捲、唐揚炸雞、日式溏心蛋,是便宜又值得的投資。)

重要嘉賓:雞蛋、白飯、紫菜絲
隨心:冬菇、金菇、秀珍菇、娃娃菜、粟米、白蘿蔔、獅子狗、鳴門卷、豆腐

煮法:
選一個寬口一點的鍋,加入牛油,把洋葱和京葱鋪上煎香,再鋪上肥牛讓牛肉邊煎邊吸收下面葱料的香味。然後倒入湯底,因著材料的易熟度依次放進鍋裡,可加蓋待沸。熄火上桌前記得敲進雞蛋,那可是亮點呢!

這個鍋物,我沒有很仔細拍,因為一端出來,男助手就嚷着要開動,必須趕在他舉箸前拍照,只好把懶氣貫徹始終。我把晶亮蛋黃連湯底盛到鋪滿紫菜絲的熱辣辣白飯裡,引來他妹妹也起哄,後來每一又敲了一隻蛋進鍋,竟然是全晚最精彩的一節。我們這樣足足吃了兩個小時,蔬菜吃得很多,身子暖和。

如果有看今天明報Sunday Workshop的,會知道一頭牛每年製造的屁屁,當中的溫室氣體比一輛車還要多。且別理數據如何,讓我們回到德川幕府時代,查維基說,傳統的壽喜燒其實是雞肉,且要有喜慶日子或是生病了才吃「壽喜燒」,牛肉是明治維新後的事了。

布花花手作時間

星期六編輯Sunday Workshop「知慳識儉」的〈舊衫燒出布花〉,饒雙宜問我:「你會整嗎?」我說會啊,然後想,星期天放假一定要試試看,舊衣搖身一變就成了朵朵花花,沒有比這更能化腐朽為神奇的事了。

起床時已是中午,慵懶的,然後才翻出家裡的布剪刀、大頭針、針線、蠟燭,原來已經很久沒玩過縫紉。再找些舊衣,如文中建議的,可惜我家有雪紡、色丁料子的衣服不多,去過謝師宴的裙子還不捨得剪,才找到媽媽一件不要的上衣。

一朵布花,需要的布料其實很少,我只裁了兩片領子,就剪了三十塊布瓣有多。然後放到蠟燭旁輕炙整圈布邊,漸漸捲曲成花瓣,很有趣。就是佩服,那些發明不同製作方法的手作人,總有這樣的能耐,善用物料的特性,掌握微細的變化。其實剪布和燒布的過程也挺費時,時間不知不覺溜走,倒覺得心神安定,喜歡這樣的專注。

一邊燒,一邊覺得手作人真的很慷慨。怎麼說呢,他們賣的,不止是一件商品,很多時,是附帶一種技能,甚至是一種心態或價值觀。像之前的冬青油移印法,他們不怕告訴你方法後,你不再來。他們都是坦然的,更樂意傾囊相授,更願意看見大家都動手。也許,因為手作本身就是獨一無異,盛載著分享,沒有商業秘密,不怕你抄,因為不會有人抄出一模一樣的,所以手作人的檔攤不像大商場不能拍照。也許如此,我才喜歡常到手作攤去看個究竟。

很認同訪問裡的Irene(葉愛蓮)說:「你花時間、心機、精神,重新把它創作,足以把一件本身價值為零的東西,變到無限大。」那是一種非常簡單的實現自我價值的方法,通過雙手,賦予靈魂,得到無上滿足。

我的假日目標:「今天只做一件事」,第一朵黑玫瑰,成功了。

要怎麼做?請參考:
http://news.sina.com.hk/news/23/1/1/2754413/1.html

兒時玩意

上期「Sunday Workshop」周游寫的〈讓孩子自製快樂〉,其實我也編得特別快樂,一邊看一邊蹦跳出小時候的回憶來。成長在九十年代,家裏一點不富裕,曾住中環——的貴租僭建天台屋。玩具,也有的,二手居多,見到街上櫥窗裏的,從不敢開口跟爸媽要。

但家裏卻有一大桶簇新的煮飯仔,鑊鏟牛扒煎蛋樣樣齊全,那是有天放學,媽媽和我從人家大廈門口撿回來的。怪獸家長一定嚷着髒死了,但我和媽媽就蹲在漏水的窄長廚房,用漂白水逐一拭擦乾淨,還不懂事的妹妹從水裏撈起玩具也吃吃地笑。煮飯仔新淨,如果丟了,多可惜啊,惜物,是這樣學回來的。到了現在,媽媽還會把人家不要的東西帶回來,有用的留下,然後再轉贈有需要的人,那種美德還在,雖然有時真的執得太多了。

那時等了很久,媽媽終於送我一個芭比娃娃,片片布碎縫起來,玩一個下午,就有了芭比的新衣。哮喘發作進醫院時,我手裏還揑着補丁芭比,自豪地跟姑娘說:「衣服是我自己縫的。」

有同學給我一磚紙黏土,真的是硬實一磚,因為乾了,放太久了。我像個磨刀匠,用切月餅的膠刀,辛辛苦苦磨出一堆小粉末,然後加水,像搓麵粉,手上沾滿白色一坨坨,便把黏土搓成一團團。後來上中學美術課,才驚覺紙黏土原來是軟的。

小時候的暑假,從沒獃悶過,物資其實已比媽媽那一代豐裕。表弟妹來住一個夏天一塊兒玩,半自製的玩具,就是這樣玩過來的。一群孩子,轉轉腦筋,想想玩什麼、怎麼玩、怎樣發揮,還講求合作精神和獨立思考呢。

常說「給孩子最好的」,但什麼才是「最好」?是給孩子建一個溫室,還是教他們生存的技巧、對生活的感念?媽媽到現在還會感嘆,不能給我們最好,然而我感謝生活沒把我們培養成溫室的小花。

明報副刊專欄/時代版/高樓斜巷/(逢周三見報) 寶兒

狂撞雞翼派對

與其說因為懶惰,我倒相信我們真是心靈相通,才可以不約而同帶了雞翼,煮出五種變奏而不重複。這天,是「冼樸」同事的歡送大食會。對,是「冼樸」,最後這一天,才知道你原來叫「冼樸」。

而我們的雞翼,各有故事。因為不約定,便有了驚喜。

(左上)酒醉雞翼,這是阿馮帶來的馮太出品。我只知道阿馮他說:「我老婆以前連公仔麵都唔識煮!」這麼說來,現在是大有進步了。我們女生都說:「有老婆真好!」彷彿我們全都是麻甩佬。另一麻甩女同事一語道破:「可惜你們就是負責做人老婆的那個!」

(上中)我的「土匪雞翼」,是很久以前就上網找資料「研發」出來的調味,只為模仿在「譚仔雲南米線」那裡吃到的滋味。坦白說,每次醃出來的味道都不一樣。問我怎麼煮的?一時之間我也說不上用了哪些香料:孜然粉、五香粉、蒜鹽、辣椒粉……好像還有的,只是比起「譚仔」秘製的四十多種,應該還有好大一段距離。但勝在貨真價實,樣子真的很「土匪」,請勿嫌棄。

(右上)檸檬雞翼,甜甜微酸,來自為《明報》Sunday Workshop頂住半邊天的亦編輯亦記者,對吃也很講究。一聽得我們都帶了雞翼,馬上臉色刷白,哈哈。

(左下)鐵板煎雞翼,鐵板煎肉是肥上司的拿手好戲,他幾乎跟鐵板融為一體了吧?他的雞翼最煞食,因為即場煎,最新鮮熱辣,然後雞油煙味就整晚縈繞不散,不知會否影響編輯部的工作能力。

(右下)瑞士雞翼,上個星期,美術「型男」(稱呼抱歉)煮了一鳴驚人的白酒炒蜆,可惜他記錯了時晨日子。兵不厭詐,這天再製瑞士雞翼,還配有薯仔、洋葱、鵪鶉蛋,很入味啊。

嗯,別忘了其實是雞翼「親子」派對才對,有一點點殘忍:茶葉蛋、鵪鶉蛋,啊,肥上司提醒,生鵪鶉蛋的不是雞啊!

我也知道,食物都是大家返夜後,晨早爬起床切切煮煮的心意,所以雞翼吃得開懷,碗裡一次過就挾齊五種味道的雞翼,是人生五味吧。

很相信,公司有這樣的歡送文化,由同事發起的,還親手烹煮絕不公式,是代表一種怎樣純樸的人情味,值得憶記。

我說,雞翼,其實是有寓意的,如同「冼樸」她夾硬說自己焗出來的未圓曲奇,有「未完」的意思。

雞翼,送你無數雙翼,祝你鵬程萬里(借某漲紅了臉的美術同事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