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骨妹

去年12月初,身在澳門工作,剛好經歷「第一屆澳門國際影展暨頒獎典禮」,看着身邊一班同事為報道影展忙得不可開交。當時隱約聽到,同事間提到《骨妹》這套電影,獲得「澳門觀眾大獎」,電影名字聽來引人遐想,但他們說這不是一套色情片,於是就對電影有了深刻印象。

後來電影上映,馬上買了票進場。《骨妹》在澳門取景,可幸電影沒有為取悅大眾,走去拍大三巴、觀音像、賭城那些澳門的刻板印象,反而拍了小巷裏的大牌檔、大炮台山上的木椅、橋下的沙灘等,都是一些地道澳門人平常生活時會路經的地點。

或許還是要地道澳門人,才能用更敏銳的觸覺去拍攝澳門,更驚喜的是,首次執導個人長片的新進澳門導演徐欣羨(Tracy),拍出這樣細緻的畫面和細膩感情。還有攝影師張倩薇,以及飾演骨妹8號的演員劉漪琳等,都是來自澳門,這小小城的演藝實力實在不容忽視。

電影伙拍金像獎最佳編劇常客歐健兒,原來編劇寫劇本時,更特地多次去拜訪澳門上一代骨妹,並將她們的真人真事融入故事之中。她們有義氣、照顧身邊同伴,或許身處的環境複雜,但患難之中更覺感情純真。看到最尾段,當飾演成年版詩詩的梁詠琪,向台灣丈夫說出心底話:「我的心裏好像穿了一個洞……」頃刻催淚。

「原來過得很快樂,只我一人未發覺」,當失去了,才發現,原來有一個人切切實實地住在心裏。但始終,失去的人,就只能活在心裏;所以此刻,應該早點發覺,那便可擁抱現在。


明報副刊專欄/時代版/女人心・高樓斜巷/(隔五日見報) 寶兒 2017/3/5

高樓斜巷之緣 [ 專欄刊登安排變更 ]

自2012年4月,每個星期三,「寶兒」這個名字,就出現在時代專欄版的右下角。來到2017年2月,原來不經不覺,在那個角落已經靜靜分享了五年的生活感事。

當年在《明報》做小編,得到前任總編和上司允許,難得在這寶貴的園地筆耕。當時老總還贈了一句王國維《人間詞話》名言:「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登臨高處一覽無遺,從中理出自己的方向,於是我的小專欄就有了「高樓」二字。又剛好那時到訪澳門,驚鴻一瞥一條陡峭小街,由街尾優美的南灣湖,一直往高處攀升,名叫「高樓斜巷」。看着這四字,心想,就是這名字了。如今輾轉,我竟來到這小小城工作,似乎命運的巧合總有意思。

那年開始,細細寫着專欄、blog和食譜,然後2013年為了追尋美食滋味,任性地出走了一趟法國工作假期。也想不到,一年後回來,有幸出版了兩本法國文化食譜《出走,走進法國人家廚房》和《法國咬一口——61道在家也能做的法式料理》。也慢慢得到一些分享和受訪邀請,最近更能和不同機構合作開辦法國菜烹飪班。這一切,或許只是一些個人小成長,微不足道,但的確感恩,那年得到踏上「高樓」的指點。

我們一班《明報》舊同事,總覺得《明報》有如自己娘家,這裏有很好的文字訓練,也因而開拓了對社會和世界更廣闊的視野。五年後的今天,要感謝現任老總,讓我榮幸加入「女人心」這個欄目,這裏有我非常佩服的專欄作家們。當然還要感謝一直以來細心認真的專欄版編輯們。這座「高樓」還有遙遙階梯,但相信每踏上一處更高的位置,就會看到更美的風景。

明報副刊專欄/時代版/女人心・高樓斜巷/(隔五日見報) 寶兒 2017/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