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古屋之三|熱田神宮的七五三詣

先說點小資料,熱田神宮是日本三大神社之一,另外兩大是明治神宮(東京)和伊勢神宮(三重縣)。熱田神宮有很久歷史了,7世紀編的日本最古史書《古事記》就有記載,神社供奉的是熱田大神,也是傳說保管三神器之一「草薙劍」的地方。

參拜前,要先在「手水舍」恭敬的洗手漱口。

卻見進來一個莽撞的中年漢子,拿起勺子就用嘴接著喝三大口,隨便把勺子放下就掉頭走了。我看傻了眼,心想,下一個來洗手的人,豈不是要喝他的口水尾?

觀察了一會,進來參拜的人,都是小心奕奕的。他們先用右手拿起勺子盛水,把水倒到左手;再用左手拿勺子洗右手;然後用回右手拿勺子,用左手盛水來漱口,不會讓嘴直接碰到勺子。最後是垂直勺子,用剩下來的水洗柄子。這是一個象徵洗淨身心的儀式。

十月來到這裡,看見很多穿上了和服的小女孩小男孩,打扮漂亮精緻,原來我碰上了一個叫七五三詣的節日。詣有歲數的意思,為三歲的男孩女孩、五歲的男孩和七歲的女孩祈福。正日是11月15日,有些已經提早來參拜了。按日本人的傳統說法,未到七歲的小孩,都是神的孩子,父母只算是他們的保姆,這時節來參拜,祈求神明保佑他們快高長大。

個子矮矮的小孩,穿上那些傳統服飾,卻很講究。女孩子穿上和服長襯衣、和服罩衣,還有花式多樣的腰帶,腳踏草鞋,頭飾和小手袋都是精心配襯的。男孩子穿的是跟大人一樣的羽織,有短外褂和腰帶,還可以佩懷刀或扇子,拿著開心的蹦著跳著,還是不敢太大動作。參拜完後還可以吃父母買的千歲糖。

小孩走得蹣跚,臉上的笑容卻依舊可愛。他們的父母都穿戴隆重的,爸爸是筆挺的西裝,卻半蹲半走在孩子前面,笑嘻嘻要拍娃娃一樣的寶貝孩子。媽媽穿連身裙或套裝,總在細心整理孩子的衣衫。年輕的爸媽們,甚至年邁的爺爺嫲嫲,看著這些小人,也可能就會回想起童年往事吧。這樣有意思的習俗就得以一代一代的流傳下來。每一個日本小孩和父母,想來都會期待這個節日來臨。

那麼,香港的小孩,七五三歲的時候都在做什麼?也許,一家最隆重其事穿戴整齊的時候,就是準備幼稚園小學中學的入學面試吧?
真悶死人啊!

(名古屋之三)

名古屋之二|鐵道員的指指點點

他們的行為對我們來說確實有點詭異。

我下了車,站在台月。列車開走了,他卻在駕駛室內,表情嚴肅的朝我直直指了一下。

另一次,他坐在駕駛室內,突然大幅度提起手臂,順序點了幾下右邊的時刻表,再伸直手臂向前使勁指去,口中念念有詞。

我不止一次看到他們這樣做,那些中了邪似的日本鐵道員。

後來,我才知道,他們不是中邪,那些指指點點,其實稱作「指差確認」。
那是一種透過各種感官配合,提高專注力的職業動作,為的是,把一切失誤意外減至最少。眼要堅定注視目標,手臂伸展並以手指直指該目標,口要大聲誦出目標或訊號的狀況,耳要專注聆聽,集中精神,手心並用。在日本所有鐵路系統中,基本至開關車門、開車停車,或特別需要留神的操作,如通過車站、速度限制,以及識別鐵路訊號,鐵道員都要進行指差確認。

在往返機場和去妻籠的JR上,駕駛室以玻璃相隔,我每一次觀看,鐵道員的動作都是這樣標準專業,從沒鬆懈過。原來高倉健所演的《鐵道員》如此真實,一個鄉村小車站的車長,一做幾十年,即使是重複又沉悶的差事,還是這樣一絲不苟,認真敬業。

日本駛了47年有多的新幹線從沒出過大意外,我們新近的大國崛起列車,可卻是危機四處。溫州動車慘案、上海地鐵追尾,還有多不勝數的交通事故就別說了,甚至連事後的救援工作也還是如此草菅人命。

在網上資料上赫然看見一句,香港「大部份司機在沒有上級在場監察下,不做指差確認」,只希望,香港,不要連鐵道也內地化。

可以想像得到,即使在密封的駕駛室內,日本的鐵道員,依舊盡守本份,聲聲鏗鏘的完成一個個指差確認。

(名古屋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