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曼的花園

賈曼(Derek Jarman)把一個在平常人眼中像地獄多於天堂的地方,變成一座花園。在生命最後的日子裏,在愛滋病的煎熬裏,他在英國東南部的多佛海峽旁邊,那個叫Dungeness的地方,留下了他人生最後一本著作Derek Jarman’s Garden。

他叫那漁人小屋作Prospect Cottage(展望之舍)。1986年搬進去,把墨黑的木屋翻新成海藍色,周遭是荒蕪的平坦地,他用泥耙和鋤頭,剷起了門前一圈沙土,砌起了第一個神秘的石子圓圈。

野生的罌粟花、栽種的海甘藍菜,與他隨興的藝術裝置並生,薰衣草、薔薇簇擁着扎進沙土裏的浮木,浮木上穿插了痙攣的鐵枝,像城堡的尖端。還有許許多多,在海風中逐漸豎立起來的古老鐵鏽器具、漂到岸上的船錨、裹滿青苔的石子,那是一個想像奔馳的樂園。

他的好友攝影師索利(Howard Sooley),1991年開始替他記錄這個花園,春夏秋冬,拍他穿著破洞的長褲子,蹲下來端詳,拍他挽着沉甸甸的布袋從海邊回來的滿心歡喜。有一幀,他穿上斑剝的長袍,端坐於木椅,儼如花園的國王。直至1994年,賈曼離世,150多幀照片記在書裏。

這個英國二十世紀的先鋒藝術家,同是導演、詩人、舞台設計師與畫家,為自己與其他有着同性戀性向的人,奮力爭取過。生命的最後一年,他到訪莫奈的花園,惺惺相惜。在榮譽與紛亂過後,賈曼回到最沉寂的地方,回到自己的內心深處,安詳蘊藉。他那築起的,又豈是一個花園了得。也許我們每人,心裏都有一座嚮往的花園,只是,時光匆匆,時間沒讓我們想起來。

明報副刊專欄/時代版/高樓斜巷/(逢周三見報) 寶兒

給 手作文字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