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延症

暫時重回自由工作的懷抱,但原來也有不適應的時候。工作項目不多,但每項要花的時間都頗長,特別是煮食、拍攝,買材料和備料就要花上半天,還有照片整理和後製,瑣瑣碎碎一大堆。

一天廿四小時,全掌握在自己手裏,其實有很大的風險。因為時間變得太自由,不再有人督促,也沒了工作環境的壓力,整個人鬆懈了,變得整天渾渾噩噩,一發不可收拾。我本來就是個手腳緩慢的人,很有拖拖拉拉的本領,在最初兩星期,散漫到一天只完成一件小事。到夜裏便自責內疚焦慮,心裏想着:明天要更努力,怎料仍是日復一日地拖延,惡性循環。又或是前期悠閒,拖至逼近死線,才廿四小時拚命趕工。

不得不承認,這就是人的惰性。如今不在學校,也不在公司,所以更需自律,更需學習如何組織生活。因為你的老師就是你,你的主管就是你,你的管家也是你自己。

於是上網試着找辦法,才發現這種「拖延症」其實很常見,以procrastination命名的Apps更包羅萬有,甚至有一起「打卡」互相督促對抗拖延症的社交網絡。看到有種方法叫「番茄時間」(Pomodoro Technique),由意大利人Francesco Cirillo在八十年代發明。Pomodoro是意大利文的番茄,據說是因為他用一個番茄形的廚房計時器,以25分鐘為一個時段,在這時段裏隔絕干擾,專心做一件事。25分鐘後休息約5分鐘,再重新開始番茄時間,堅持每天儲好幾個番茄,這樣可以提升專注力和工作效能。

嘗試用番茄來鞭策自己,重拾規律生活。要記着,別太相信你自己,也別太縱容你自己。

20151216poyeempcolumn
明報副刊專欄/時代版/高樓斜巷/(逢周三見報) 寶兒 2015/12/16

窗台種香草

香港的超市一般都有賣乾香草,但要找新鮮香草,便需到大型超市,而且小小一棵,價錢還不便宜,只能用上一兩次。於是,我這個植物殺手,在這個受厄爾尼諾現象影響的和暖冬天,終於萌生自己種香草的念頭。

前陣子逛花墟,發現原來有很多香草盆栽,像百里香、羅勒等,才不過十多二十元。於是挑了盆很茂盛的番荽(parsley),試着帶回家養。又翻出之前種失敗過剩下來的百里香種子,試着重新培育。想起朋友家天台種滿了迷迭香,聽說可以插枝繁殖,於是也向人家借種。

就這樣,狹小的家裏一下子多了五個小盆栽。然後,老爸還替我在窗台裝了個小膠箱,一個私人小小小花圃便誕生了。

種植,真是大學問。打理了三個星期的香草,發現這些小生命,也像人一樣各有性情,既堅強也脆弱。百里香種子,等了一星期,泥土裏終於冒出了四五丁點綠色的小苗,這次不敢淋太多水,也不敢隨便動它們,數根小苗好不容易長成一厘米高,還長出四瓣小葉。至於直接截枝埋進土裏的迷迭香,四棵剩下一棵仍然青綠,其餘都垂頭喪氣。另外選了兩棵較短小嫩綠的,放進水裏養,約十天後就長出小根,還頑強地生長到現在的四五根。至於番荽,新長的枝葉比較瘦弱,還需觀察。看着它們一天天長大,每天都有小驚喜。

上周下了一整天雨,害怕雨水把小苗淋壞,趕緊將盆栽搬進屋裏。翌日醒來一看,不得了!百里香小苗直挺挺的,泥土還多冒出數點小芽,原來雨水將泥土淋透,讓小苗生長得更好。這種欣喜,還是第一次感覺到。

照料香草,變成每天起床後的一點小滿足。生命,有時還是需要細細經營的。

20151209poyeempcolumn
明報副刊專欄/時代版/高樓斜巷/(逢周三見報) 寶兒 2015/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