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港矛盾在歐洲

中港矛盾不止發生在香港。

內地人來港消費鬧劇愈來愈多,香港人愈來愈精神緊張,一碰到內地人便從頭到腳掃描一遍,要從強國人身上找罪證:爭先恐後、大叫大嚷、在地鐵飲食、在大庭廣眾大小便。香港人一邊指罵,一邊將自己與他們的惡行分隔開來,留在安全地帶,大家同仇敵愾。

但當人在國外,便會發現,跟強國遊客保持距離,只是徒然。只因外國人分不清你是香港人、日本人還是韓國人,一律把你當中國人辦。強國人在世界眾目睽睽之下,好事不出門,醜事傳千里,中國人成為不受歡迎旅客,唯獨只受小偷歡迎,人家以為你個個身懷巨款,即使衣著樸實,還是少不免被緊盯。

跟歐洲朋友聊天,談內地人到外國旅行,手上拿着的不是博物館歷史遺蹟名單,而是名店和親友寫的購物清單,旅行等於購物,窮得只剩下名牌手袋。還聽說有強國遊客在羅浮宮泡腳,視文化如洗腳水,讓人聽了嚇出一身冷汗,又尷尬又懊惱。無可否認,確實有不少害群之馬,內在質素追不上身家上漲,急不及待往外跑,臭名遠播。

這個時候,總是少不免要跟人家強調香港和內地的分別,可是解釋下來,竟有種獨善其身的感覺。你的國籍寫在簽證上、掛在臉上,怎會逃得掉,這還不是矛盾。

然而在旅途中遇上內地年輕的一代,有些自食其力出國留學,或謀生活,或背包旅行,大都守禮友善,還有人語重心長說:「在別人的地方,就要尊重別人的規矩。」同一方水土,也可以養出明白事理的人,但無奈他們也要背負壞形象,只替他們不值。

20140514pympcolumn

明報副刊專欄/時代版/高樓斜巷/(逢周三見報) 寶兒

巴黎星期日生活

在巴黎,星期日最好還是早點起牀。

帶一個空空的環保袋,坐地鐵到星期日早上開檔的巴士底市場(Marché Bastille),早已人山人海。逛市場心得是,盡量不要買減價便宜貨,因為早已不新鮮,但小販很會偽裝,把水果蔬菜排得漂漂亮亮的。要挑正常價錢的來買,比超市便宜一點點,質量卻大都很好。

中午到朋友家參與一場素食盛宴。女生們圍在開放式大廚房裏,鬆鬆散散地準備,parsley蒜蓉拌馬鈴薯、青檸汁拌蠶豆、芝麻拌芽菜波菜、中東的鷹嘴豆泥醬(hummus)、納豆、豆腐冬菇味噌湯。男生們攤坐在沙發上閒聊,其中一個走近爐邊硬要參一腳,說要打破男主外女主內的悶局。

午後男生們捉棋,女生們圍坐地下,繼續手作羊毛濕氈,其中一個打趣道:「我們現在不是在阿拉伯國家啊!」大家笑作一團,後來便有男生端上咖啡,侍奉各位。

做羊毛濕氈,她們買來原灰色小羊毛,一撮鋪上一撮,加上熱肥皂水不斷搓揉,利用羊毛收縮的特性,做成無縫袋子,有女生還特地做一對羊毛拖鞋作母親節禮物。手作幾小時,指頭皺皮腰背痠痛,成果卻很溫暖可愛。

休息時泡一壺菊花杞子茶,在夕陽斜照下泛橙透黃,吃芝麻餡紅豆餡湯圓,坐坐聊聊,早已快到晚上八時,幸好巴黎春天的白晝特別悠長。九時到家,天還亮着,煮一鍋番茄海鮮魚湯,清甜鮮美。這樣的生活,不知還能享受多久。

20140507pympcolumn

明報副刊專欄/時代版/高樓斜巷/(逢周三見報) 寶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