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的尾巴

人們早陣子便說,秋天來了。趕在秋天正式來臨以前,我們到海灘去,去,去抓住夏天的尾巴。我跟你說,不如在路上買一束花?那是夏天尾巴帶過的花。你有點愕然,笑了笑,只道,好啊。

我喜歡,用每一年夏天的海灘與陽光,記錄每一年。沙的味道,海水鹹的味道,太陽油的味道,炙熱的味道,飲水機水冰涼的味道,頭髮濕了又乾了的味道,用味蕾記住。味蕾比我們的記憶可靠。

海水很冷,本有的陽光,給厚雲挪去了,好冷啊。夏天只餘下尾巴了。你叫我趕快把身子浸進水裡,我就跟著你噗一聲浸進去了,要發抖了,趕快活動身子游開去啊。在海裡,變成一尾不思考不眨眼的魚,時間不會流動,流動的只有海水。

我們又遇到剛才在沙子上憨憨爬爬的似是拉丁裔的小娃娃,她屁股裹上粉紅色的小尿布褲。她媽媽很漂亮,媽媽把她放在海浪邊,水湧來沖浮了她的胖身子,她嘴巴張得大大的,笑得肉緊,兩顆小白門牙就綴在大嘴巴裏,像兩個鈴鐺。

還有一對金髮的爸爸與小男嬰,我問他幾歲了呢,原來十四個月了。他在水裡張開小手,向我這邊迎過來,我伸出手,他緊緊地抓住我的手指,小手只夠抓住我的手指啊,哈。那孩子咧嘴笑得更高興了,而我的笑,一直沒停下來。

中學老師說,假若你看到小嬰對你笑,你那種開心的程度,好比拾到廿四萬。我們,是很富有了。

在海裡,我舉起相機跟你拍照,我那台傻瓜菲林相機,臉貼臉,像上一年,我們也一樣潛進水裏。你說你看不清,沒戴眼鏡,不敢遠游。我偏喜歡游來游去,遠一點,在海面浮沉一會,漂漂忽忽,讓你茫然,然後又撲回你那裡。就當我知道,其實你只想待在我身邊,再沒有別的。那讓我特別喜歡,海裡的你。

我暗暗許落,每一年,都要有夏天的海灘作背景。

中秋來了,終於,夏天的尾巴,從手裡悄悄溜走。這年的夏天,我的海灘,沒有燦爛陽光。我也沒有買到夏天的花,瓶子空著。但我抓到了些什麼呢?就是那些了。

給 手作文字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