趕在洪水淹至前

2012/04/25

面書上,赫見大家都在呼籲,bloggers進入戒備狀態,網上聯署的已近萬人,《2011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下月二讀辯論,終於,山雨欲來了。

網上「二次創作」和「惡搞」也涉侵權,那些粗疏立法的人卻冥頑不靈,以為保護原創者權益、鼓勵創作。然而,創作,離不開啟發與重塑。

當代藝術,如安迪華荷(Andy Warhol)的作品,複製出九幀色彩艷麗的瑪麗蓮夢露,重現夢露的炫目魅力。藝術大師費爾南多波特羅(Fernando Botero)借面容畸異的蒙娜麗莎畫作,衝擊審美觀。這些能夠進入藝術殿堂的作品,踏着前人的路而來。回到網絡的「惡搞」,「再創作」是破壞還是建設,清楚不過。

我們活在網絡共享的年代,資訊不再由上至下發散,而由我們共同建構,「分享」幾乎就是網絡賴以生存的方式。那對我們網民來說,甚至是創作的動力,有幸被「瘋傳」的,更是讚譽而非損害。

也許香港人不大熟悉,那由五個本土八十後創辦的網站9GAG,轉載「搞gag」有趣圖片影片,在國外竄紅,每月瀏覽量數以千萬計,難得躋身全球搞笑網站之列,在矽谷炙手可熱。如果修了例,這樣的發展與成功,會否灰飛煙滅?

記起西班牙記者Ignacio Ramonet創詞——「第五權」,在三權分立及傳媒以外,網民大眾可全天候監察社會與政府運作。惟這年來,港大8.18、警察的胡椒噴霧、報章竄改專欄……驟覺香港的言論自由逐漸萎縮,連網絡上的嬉笑怒罵,也因版權之名而被扼殺了。我們家家戶戶,趕在洪水淹至前,除了反抗,沒什麼可以做的了。

明報副刊專欄/時代版/高樓斜巷/(逢周三見報) 寶兒

食物的日久生情|閱讀《美味關係》

別嫌嚕囌,那2009年播放的電影實在太簡潔,不足夠讓人回味法國菜的經典,只算是一場電光雷閃的戀愛。所以閱讀《美味關係》,書當然比電影詳盡,儘管內裡充斥作者的絮絮言語,附帶些十萬八千里不相干的比喻,自嘲的口吻或粗鄙語,但看著讀著,卻像一場輕鬆愉快的饗宴。

我從沒想過要與食物有更進一步的關係。直至《美味關係》出現。我感覺到她的熱,由內心燒至爐頭,自書中文字蔓延,乾柴烈火,點燃了讀的人那一閃而過的念頭,然後,燎原萬里。啊,自製的法國菜。

她細說經歷,讓人渴望親手觸碰砧板上的食材,要像談情般親密。我懂得書中的尋尋覓覓,牛骨髓或龍蝦,絞盡腦汁。重複製造同一款食物,像牢對身旁那同一樣的人,很磨人,但添上不同的味道,就見驚喜。也沒有躲懶,因為要在食譜書頁上打個勾勾,才算完成了與食材的完美邂逅。

4月9日復活節那天,我也試做了法國紅酒燉牛肉(Boeuf à la Bourguignonne),那一日一夜的歷練,我感覺到心坎裡有些東些在漸漸變化,踏上了另一個階段,昇華了。在一年裡煮好524道菜的她,與食物的默契,更是在千錘百鍊下,不知不覺地牢牢建立了。

在上班吃飯睡覺、上班吃飯睡覺、上班吃飯睡覺之間,擠出時間,持續做上一點奇怪的事情。我說的,每人都應該持續做點什麼,工作以外的,好讓自己更自豪。沒有老師,沒有考試,沒有固定的上課時間,但卻是一個朝向自己的學習。也許我們沒有最高工時,也沒覓得有情/有錢人,那就用自己愛煞的事情,來填滿生活中唯一的空隙。讓虛空氣球似的自己,借食物與愛情來注入氫氣,充盈,緩,飛上去。

一年後,我告訴你,那一年,我就只做一件事--依着Mastering the Art of French Cooking煮了所有的菜,或,那一年,我只寫「手作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