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法國人談戀愛(十九)﹕科學瘋子的愛情檔案

Joel_photo2

Joel的背影,是個心地善良的科學瘋子。

Joel,生於比利時,小學隨家人移居法國至今25年。天體物理學博士肄業,父母均為醫學研究人員。

Joel他早陣子借住我家數天,平日只要遇上感興趣的科學話題,便可以滔滔不絕。他某天在研究院發現,透過超級電腦計算後,他研究的理論並不可行,於是一下子結束了整個計劃,轉而自僱研發電腦保安程式。相對於愛情,他似乎對科學更感興趣。「我決定不再喜歡女孩了,因為每一次的結果都一樣。」他有點沮喪。他給我看過她們facebook的照片,五個女子,均出落標致。

檔案一:Florence 法國
那年Joel 21歲,在大學修讀物理課,同學都找他解答功課疑難。其中一個個子小巧的金髮女同學Florence,也走來求教,他告訴我:「在幫助她前我還未喜歡上她,只因為我喜歡幫助別人。」他好心,竟花幾小時替她把程式重新寫一遍,着她填上名字便可。聰明反被聰明誤,他幫得太過分,人家當然不領情。後來,他寫了一封電郵給她,向她表白,她回信斷然拒絕。接下來發生的事,連他自己也失笑:「我當時的回應差極了。」他一口氣寫了二三十頁電郵,寫出他自己的一生,讓她討厭他:現在你不要我,以後你也別想要我。她以為他瘋掉了,嚇得馬上封鎖他的電郵,自此沒再跟他說話,可是他還癡心暗戀了人家三年。去年,他嘗試用facebook聯絡她,但他得到的回應仍是封鎖。「我沒有再喜歡過金髮和法國女孩。」

檔案二:Amaryllis 希臘
所有金髮女孩都令他想起Florence,這次與金髮女子完全相反,他喜歡上一個小巧玲瓏的黑髮希臘女子Amaryllis。Joel認識科學協會的負責人Albertus,在他的house warming派對上遇上她,他只跟她閒聊,不敢太進取。起初,他們偶爾見面,某個星期天,她還邀請他到她家吃早餐,又提議帶他去希臘,關係看似漸有起色。可是他太快投進愛情,他開始做瘋狂的事,他時常想再見她,常去協會聚會,只要她在,他便只盯着她看。他發給她一連串短訊和facebook messages,直到後來她拒絕帶他去希臘。他們同年同月同日生,他發她電郵道賀,她不再回覆,無聲無息地封鎖了他。發展了一年,他說這段愛情很傻,事實上他並不喜歡她霸道的性格,只是喜歡她的外表。

檔案三:Leonora 意大利
他再次喜歡上派對裏的漂亮臉蛋,Leonora有一頭咖啡色秀髮,他對她一見鍾情。他這次放棄了電郵策略,轉而踴躍出席每周二的朋友聚會。他們連續見面,幾個月後,他們在科學協會負責人Albertus的家開派對,他和她錯過了最後一班地鐵,只能在Albertus家過一夜。在客廳的梳化牀,他和她同牀共枕。但Albertus卻警告Joel不要碰她,原來他也喜歡她。Joel覺得很無辜:「我是個好人,我要確定女孩子也喜歡我才行,我從沒親過一個女孩子。」他翌日起牀,問她睡得好嗎?她搖搖頭,整夜憂心忡忡。他後來還是用電郵告白。她回覆說,我不喜歡你,但你人很好。他們仍偶爾見面。半年後的一天,大伙兒到酒吧,夜深時分熟朋友都走了,只剩下Joel、Leonora和另一個男子Yory。他看見Yory和她親吻起來,她跟着他離開酒吧。然而Yory是個隨便的人,甚至願意為錢出賣自己。他覺得她不自愛,自此,他把她放進朋友的安全區。她在巴黎畢業後回意大利,之後回巴黎暫留一會,她在他房間借宿一晚,他讓她睡地下墊子,她第二天竟又到Yory那裏,那時她還有男朋友在意大利。縱然失望,但至今Joel仍和她保持聯絡。

檔案四(一):Stojanka 保加利亞
Joel和朋友一起去餐廳時認識了Stojanka。他們閒聊,他覺得她很友善,以往,他喜歡美麗女子,這一次,卻與以往不同,他理性地覺得應該找一個與自己合得來的人。他欣賞她,縱然她外表不是他喜歡的類型,但與她在一起時有趣話題不斷,她個性好,他們互相補足,他以為這次順利。一星期後,他們跟着科學協會一起去Cafe de la Plage,與他分別時,她給他一個擁抱,她看進他眼睛,那一刻,他心如鹿撞,以為她有一點喜歡他了。他跟她的好友Alice商量,但往後Stojanka卻沒有再擁抱他。以往的多次錯誤與受傷之後,他說這是他最後一次深深用情。但他已經沉淪在自己的世界裏,他寫電郵給她時,會把O字轉成心形。他們還會用facebook聯絡,一起去戲院,關係挺親密。他心裏想,或許她需要多點時間。

檔案五:Sara 意大利
在這段時間,他在博物館認識了Sara。他參加她的派對,他自製朱古力慕絲蛋糕送到府上,她覺得他很好,但她也沒有愛上他。偶爾周日,她會在市集擺賣手飾,他有時會看見她。殘酷的事實是,Albertus曾試過吻她,至今她仍跟他聯絡;但Joel只是發電郵給她,但她卻沒有再回覆。

檔案四(二):Stojanka 保加利亞
「事隔一年,你覺得我還有機會嗎?我應該再去找她嗎?」說到底,他心裏還想着她。於是,他又回到他的漩渦裏,現在只剩下她讓他感興趣。他狐疑,事情之始是明朗的,沉寂下來可能只因不夠努力。他深刻記得有兩次,派對初期,她總是監視他的行蹤,與他保持距離,到了尾聲,她卻坐在他身旁,把手疊在他的手上。朋友說那是酒精作用,但他疑惑,為何偏偏選上他?她離過婚,也許對男人有着戒心。

他有一次查看她的profile picture,原來是她喜歡的一隊保加利亞搖滾樂隊,他搭訕說他知道這幫人是誰,她驚訝復生氣,責怪他侵擾她的私人生活。他手足無措,為了不讓她覺得他查探她,他沒有解釋便封鎖了她,弄巧反拙,她覺得他行為古怪。幾星期後,他忍不住解封她,而她已經無甚反應。自此facebook只有他一個人在發信息,他歇斯底里,傳給她朱古力杯子蛋糕的圖片,傳給她女吸血殭屍色誘人類的短片,告訴她她是最漂亮的女子。每個月,他用瘋狂的方式來傳遞他的愛。他們去年最後一次見面,親面頰打招呼的時候,她動作生硬,確保他沒有親她的嘴。事隔一年,所謂喜歡只餘下一個影像,你還能認識這個人多深?

Joel_jardin01

他家附近的草叢,他喜歡帶朋友到那裏散步,是他的嗜好之一。

備份:Koryn 法國
他們認識了五年,「對我來說,她只是朋友。但對她來說,或許不。」她有個意大利男朋友,時常在異地工作,二人分隔兩地五年。和Joel認識第一年,她便在火車RER上請他替她按摩。他人好不推託,後來每次見面,幾乎都為她效勞。他偶爾到她家留宿,他洗澡時她竟闖進浴室,隔着浴簾替他搔癢,他咯咯笑,只覺得是遊戲。她玩得瘋起來,甚至隔着褲子碰他的胯下。前陣子,他本來也在她家過一夜,她卻說要早點休息,把他趕了出來,可憐他晚餐也沒吃。他對感情的魯鈍,有時也很令人費解。

愛情並非科學,不成功未必有原因,即使有也難以求證,只怕他鑽研愛情的路還長,望他不要言敗。

Love article 19_Joel

(2014年7月6日 明報 > 副刊 > 星期日生活)

給 手作文字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