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法國人談戀愛(二十三完)﹕總結法國人的浪漫

frenchwedding03
一輛白色開篷小車從山丘下邊駛上來,俏皮地響了兩聲,人群歡呼散開,粉紅色的氣球在飄蕩,小車裏的新郎新娘笑容煥發。天還是細雨連綿,山間涼風,吹起新娘頭上的白紗,車子駛進了法國勃根地區小城的市政廳,一幢兩層土黃色的石頭小屋,很樸實的鄉間建築。也許,這就是一對戀人一生中最浪漫的時刻,我這次難得有幸見證。

新人站在證婚人面前宣誓,穿着紗裙的三四歲小女孩,撒嬌抱了抱新娘子的婚紗,旁邊嬰兒車裏還有一個不足一歲的小女嬰,這是他們的一對女兒。新娘來自葡萄牙,是個俏麗護士;法國新郎經營生意,這是他的第二次婚禮。在市政廳前空地,新人交換戒指後,突然下起大雨,簽署儀式改到市政廳內進行,賓客在外等着,直到二樓的白窗戶推開,一對璧人像童話裏的主角那樣向人們揮手。大門打開,賓客向他們灑上薰衣草作祝福。儀式完成後,眾人駕車到小城裏的一座小城堡,大伙拍照,新娘拋花球。城堡裏的小廳有酒會,香檳紅酒、鵝肝小吃,源源不絕送上。晚上婚宴在城堡裏半圓形的宴會廳裏舉行,一對新人在台上翩翩起舞後,邀請大家一起共舞。跳舞熱身後開席,前菜是西班牙番茄冷湯,第二道菜是小龍蝦濃湯燴意大利芝士雲吞,主菜是雞肉配羊肚菌白汁,然後是必不可少的芝士拼盤,最後是自助甜品,有馬卡龍、水果沙律和各種蛋糕,宴會吃喝直到凌晨一時。每一道菜上桌前,大家都會隨音樂到台上跳舞,歌舞不停直到天亮,主人家還替賓客租住城堡裏的套房,翌日再一起歡聚午餐,才主客道別。

frenchwedding04

漂亮的新娘子在城堡裏拋花球,最後是右邊被抱起來的小妹妹把花球接住。

感覺至上 戀愛隨心
第二次婚禮,對法國人來說,不稀奇,帶着自己的子女參加自己的婚禮,也不足為奇。來法國一年,所認識到的朋友,十個有九個不是父母離異,就是自己離婚。後父後母,同父異母或同母異父的兄弟姐妹,拖男帶女,蔚為奇觀。從很多人口中聽過,法國三對夫妻之中,總有一對離婚收場,多多少少造成了法國人從小對婚姻的不信任。

但離離合合沒有影響法國人的愛情觀。他們跟從感覺,不理條件,勇往直前,為愛而愛。隨興隨心的戀愛,溢於言表,奉上鮮花、朱古力、甜點,驚喜和浪漫自然俯拾皆是。他們多姿多彩的社交生活,幾乎每天都可以參加派對、泡酒吧、去文化藝術音樂聚會。法國人對朋友熱情,初次見面總是笑臉迎人,臉貼臉打招呼何其親暱,人人善談主動,任何話題都可滔滔不絕,第一印象是如此美好。再加上各地區的美麗土壤,北部的青山綠草、中部的葡萄酒香、南部的薰衣草田、沿海的湛南海岸,都太美了,把一切事情一再美化。而巴黎,更是一座戀愛城市,燈光樹影,在鐵塔之下漫步,在博物館前等待,在塞納河畔依偎,在地鐵月台熱吻,也許再找不到別個地方,能擁有更浪漫的城市氣質。曾聽說過,一對八十歲老人,新相識,衣著優雅,在餐廳裏燭光晚餐。太多愛情在這裏萌芽,無分年齡、種族、性別。

frenchwedding02

法國小城裏的小城堡,並沒有想像中的宏偉,但在憩靜的鄉郊舉行婚禮,也是另一種浪漫。

拖,可以拍一輩子
所以有人說,跟法國人談戀愛,要「食得鹹魚抵得渴」。這一刻兩個人遇上,轟轟烈烈,也許多少年後,他或她會再為別個着迷。愛情與婚姻,是兩碼子事。在大部分法國人心裏,拖,可以拍一輩子,吃吃飯看看電影開開心。但談婚論嫁,對於熱愛自由的他們來說,不論男女,還得退避三舍。不止聽過一個法國男人說:「我是不會結婚的。」三十多歲的男人,有些已經禿了頭長了肚子,早過了外國人最漂亮的十多二十歲黃金歲月,可還是孑然一身。再問他們原因,很簡單:「我不想給另一個人分一半我的錢。」未結婚便想到離婚,最現實的也是他們,說到底還是對愛情有所保留。這些人不一定很有錢,而事實上,社會上早有幾種婚前合約,確保財產分配妥當,離婚後各人仍然可以保住私有財產。愛情可以只有浪漫,但婚姻卻必須有承擔,與另一半經營一段一生一世的關係,需要極大決心和無條件付出。

「同居紙」取代婚書
在1999年,PACS(Le pacte civil de solidarité)註冊民事結合,俗稱「同居紙」應運而生,給法國戀人一個緩衝點。其實PACS手續不比結婚簡單,最好要繳上聯名租約、水電費單、聯名戶口證明等等,民事結合,只是名份不同,即使分開,也不會被稱為「離婚」,法國人也是愛面子的。我參加過一個PACS派對,那當然比傳統婚宴簡單,男女主角租了市政廳的地方,賓客帶一點食物酒水來慶賀,男女主角會和大家跳跳舞,從此兩人就是法律上承認的一對。是故也有很多法國戀人PACS後,生了孩子,過着跟合法夫妻一樣的生活。也有不少人認為結婚只是一種社會契約,索性跳過手續,直接拍拖生子組織家庭。也有一些人,最初咬牙切齒堅決不簽紙,到最後還是不得不低頭執筆,因為他們遇上的是漂洋過海的女子,如香港、台灣、日本、俄羅斯……在居留問題上,在國家政策面前,這個考驗,必須有人願意走出一步,才能捍衛自己的愛情。

法國男人,不一定十分浪漫,哪裏也有宅男毒男;法國女子,也不一定人見人愛,花都也有剩女沒女。戀愛,講緣分,經歷過感受過了解過,只有你自己才知道,最想要什麼。婚書,只是紙一張,繫不住兩顆疏離的心,兩個人步伐是否一致,能否一起克服困難,才是至關重要。跟法國人談戀愛,像一艘小船身處大海風暴裏,時而風急浪高,時而風平浪靜,到最後,愛情會漂到哪裏,誰也不知道。

frenchwedding01

半圓形的宴會廳,新人就在裏面和賓客跳舞狂歡,跳得大汗淋漓,直至下一道菜上桌為止。

要感謝所有接受訪問的朋友(merci à tous mes amis),在這過去的一年,跟我這個遠道而來的人,無保留地訴說自己的愛情經歷。
(跟法國人談愛情・專欄完)

Love article 23_Conclusion
(2014年9月21日 明報 > 副刊 > 星期日生活)

跟法國人談戀愛(二十二)﹕港法同班同學蜜語

06_Wedding02

M小姐:婚禮餐桌佈置,婚宴隆重地舉行了兩天。

那年,M小姐的座位旁邊,坐着德先生。

M小姐,香港人,想趁年輕有多點經歷,她很喜歡樂隊X Japan,想聽明白他們的歌詞,便辭掉工作到東京留學讀日文。初入學筆試,她的日文在香港有點基礎,做完試卷偷看旁邊的男同學,心裏想「嘩,怎麼他的答案錯漏百出」,覺得這個人不認真學習。這名德先生,法國人,金髮藍眼,喜歡日本文化,但對日文一竅不通。同席而座,她覺得他看起來很斯文安靜,而他心想這個女孩真漂亮,人又活潑。最初二人互不相識,上課只是微笑點頭。

同窗日久,二人才驚覺大家有共同嗜好,就是打機,她還特別愛打打殺殺、駕駛高達的遊戲。兩個月後,他們相約放學後到秋葉原逛逛看看新遊戲,日文成了二人的溝通語言。二人出奇地投緣,同樣特別愛吃,那時她才知道,其實他是個慢熱的人,需要時間warm up。真正熟絡時,是一次他在家開派對,他們和朋友一起傾偈、一起打機,之後二人便時常晚上出外尋吃。「我很喜歡你,你可以做我女朋友嗎?」後來他跟她表白過兩次。可是她都笑着拒絕他﹕「不要玩啦,我只當你是兄弟。」她自言當時想法還很傳統,覺得金髮藍眼的人信不過,猜疑他只是好奇。她心想在外國人眼中,如果說她漂亮,那會不會代表她就是那種小眼睛的中國臉?

03_Hakone

M小姐:那天他突然叫我準備行李,原來他給我一個小驚喜,明天早上為我準備了箱根的雪景之旅,酒店就在這個湖沿岸。

因呷醋了解自己真正心意
一年過去後,證實了一件事。她當時在日本餐廳兼職,上班前碰到他和一個法國女性朋友,三人並肩去喝咖啡。法籍二人興高采烈地講法文,她聽不明白覺得受冷落,一股醋意湧上心頭,她霍地站起來說要上班去。他察覺了,告別朋友追了出來,追進地鐵,怕她生氣,慌忙跟她說對不起。她丟下一句便跑去上班﹕「你哋講法文講飽佢啦。」她的心意不言而喻。下班的時候,她竟然在車站還看見他。她10時下班,然後和日本、中國朋友喝酒聊天到午夜,他便在品川車站癡癡等了她兩個多小時。她驚喜得不得了。他乘勝追擊,再次跟她表白。這一次,她終於點點頭,「嗯」一聲答應了。那夜他很有風度,只單純地送她回家。翌日上學,他們坐得很親密,聊天親暱,同學們都猜得出他們的新戀情。下課後,第一次正式約會,去看電影,她顧着洗澡更衣打扮,整整遲到了兩小時,但他一點不生氣。

蜜運中的戀人,常常雙雙尋找異國的新鮮景點,踩單車由JR上野站出發,沿地鐵路線踩出東京到自由之丘,由天光踩至天黑。有一次來到橫濱的中華街,她帶他試吃中國料理,他一嘗便愛上了叉燒包。又一起參加花火大會,一雙璧人穿上日式浴袍,在街上慶祝。她喜歡X Japan樂隊裏的Hide,可惜偶像已逝,他便陪她坐JR到偶像墳前憑弔。他總是給她無數驚喜,有天她兼職晚上10時下班,他突然催促她馬上收拾行李。她一頭霧水,他亮出新幹線的車票,原來他要帶她去箱根看雪,第二天早上6時出發,到埗後,住在蘆之湖邊、玩海盜船、坐纜車、吃黑溫泉蛋,由酒店至行程一早細心策劃好。後來他家人來日本,他帶她一起玩遍廣島、岡山、大阪、京都等,他的家人也待她極好。這兩三年的日本同窗生活,二人建立了很深厚的感情基礎,美好的回憶滿溢。但那時,她還不敢想像,畢業後,二人的關係將會如何發展。

02黑松露沙律

M小姐:黑松露沙律。我倆最大興趣除了打機,就是四出品嘗美食,由日本到法國,沒有一刻改變。

異地戀斬不斷甜蜜
事實上,有些事情擔心不來,緣分是你的,總是你的。他們畢業後,他跟着她回香港一個月,見她的家人和朋友,家人由最初的陌生到真心喜歡這個人。她在香港很快找到工作,他往她公司寄上100支玫瑰,慶祝周年紀念,他帶她到跑馬地Amigo餐廳,小提琴手看他們年輕,特別為他們拉奏Lady Gaga的歌曲。聚有時,散有時,始終會來到分別的一天,德先生要回法國了,她在機場哭得涕淚連連,他也萬般不捨。她以為他就此淡忘了,他卻用行動證明,每天跟她Skype、打電話,時常寄禮物給她。幸好法國人出名假期多,他一年幾乎來香港五六次,情人節、生日,連法國家庭最重視的聖誕節,也趕過來,逗留時間短至一星期,長至一個月。遙距戀愛緊密地維持了兩年,一路以來二人從不吵架,他性格隨和,懂得待人處事,且自動自覺報到,完全不用她操心,她為人也樂觀,生氣快消氣也快。

那年一個美麗的夏天,她到法國和他相聚,他帶她到南部看望親戚。她從火車站的洗手間出來,猛然看見,他單膝跪下,捧着花,求婚了。她感動得又哭又笑,不能言語,再次點點頭「嗯」了一聲,急着把他拉起來,圍觀者無不拍手歡呼。他們回到巴黎挑選結婚戒指、準備結婚文件,結婚瑣事她都放心一一由他作主。唯獨在婚禮的主題顏色上他們有爭拗,法國人喜歡婚禮以白色為主,代表純潔,可是中國人覺得不吉利;中國人喜歡喜慶的紅色,然而法國人又覺得太誇張,在文化衝擊之下,二人商討,最後選了白色、金色、紅色,兼容並蓄。他思想開放,懂得尊重她的文化,港式婚禮習俗,如上頭、禮節都讓她做足。婚禮盛大地舉行了兩天,貫徹法國人的吃喝派對,既有法式結婚蛋糕,他還準備了孔明燈讓她許願,最後回香港擺酒。度蜜月在零下30度的芬蘭,坐鹿車、看北極光;再到熱辣辣的意大利威尼斯參加面具節。不得不讚歎,他為她準備的婚禮,實現了所有女子心底裏的夢想。

04_100朵玫瑰

M小姐:周年紀念日,早上收到他送到我公司的100支玫瑰,晚上還預約了跑馬地Amigo餐廳,好浪漫,我就由他作主為我點菜點紅酒,我知道他會明白我的口味。

05_Wedding01

M小姐:法國婚禮當天,老爺準備的紅酒和我的花球。

在法國全職當好太太
新婚生活,她半職當個法文學生,全職當太太。她出外要適應巴黎的新環境,最愛到處蹓躂,連逛超市也特別新奇。在家時要照顧老公的起居飲食,每天鍛煉廚藝,揑壽司、自製燒肉、燒叉燒,時常招呼朋友。難得老公下班後跟她分擔家務,一人一半,更比一般不修邊幅的法國人酷愛乾淨。她心滿意足地說,因為他,她多了一個家,他家人對她也無微不至。她還多了一隻貓,貓兒由3歲開始,跟隨德先生12年,如今換她負責餵食,貓兒從抗拒到撒嬌,應該是如今知道她是米飯班主。

由同學變成一生的伴侶,兩個人走在一起,M小姐直說,不能太驕傲偏於自己的文化,而是要遷就、包容、尊重對方的文化習慣。她覺得自己很幸運,緣分像上天安排,坐到她旁邊,她甜笑似蜜說﹕「佢就係我要搵嘅人」。

01_Tour Eiffel

M小時:第一次到訪巴黎,是他出生的地方,會是一個怎樣的地方呢?有點緊張又期待,第一次和艾菲爾鐵塔合照的指定動作。

Love article 22_Molly
(2014年9月7日 明報 > 副刊 > 星期日生活)

港版工作假期

法國工作假期最大的得着是什麼?回來後這幾個月,幾乎是被問得最多的問題,看來要認真準備一個標準答案。

有人說,旅行是為尋找自我。我覺得不然,尋找,即是說你一直都在,只是你沒發現,但旅行,其實更像是塑造自己,不走這一條路,不遇上這一件事,不會成為今天的我。

在法國這一年,正如所有的人生,有起有跌,初期不適應所以掙扎過、惶恐過,中期安定下來後,便有餘暇欣賞巴黎的美與浪漫,到了後期,大概就和普通生活無甚分別,同時也開始極其思念我城。有時覺得,在法國生活,就像跟法國男人談戀愛,曾經相遇當然美好,也許適合做情人,卻不適合長相廝守。原以為我會很喜歡異地的生活方式,後來發現,喜歡上的原來是觀察事物的心態,而不是一個有形的物質或環境。

最大的得着,是心態上的轉變。學習從容,有時把自己丟在困境,是一種自虐的享受。面對困難,只需要解決,擔憂與害怕都不必要,盡力之後,把一切交給時間吧,成與敗已是後話。

學習理解,在外地,遇上形形色色的人,在每個人身上,都藏着故事。在下判斷之前,多一點理解,多說說話。

學習探究,在外國,無時無刻都想出外,想看新事物,每天學懂一件事,生活多姿多采。對於外國,有很多文化想了解,但在香港,我們為何可以容許歷史留白。在巴黎,每一區都到過至少一次,但在香港,實在很慚愧,原來還有很多地方我從未踏足過。才發現,不是我城沒地方可逛,而是心態,以前從來沒把她當一回事。

工作假期,跟旅行、遊學、留學、流浪到底有多大分別?說到底,只是一種看世界的方式。那為何不能用以了解自己的城市?

20141224poyeempcolumn
明報副刊專欄/時代版/高樓斜巷/(逢周三見報) 寶兒 2014/12/24

歐遊防賊術(二)

從前在婆婆那年代,出門為了防賊,會把錢塞進鞋底,拿錢不方便,取出來的錢大概皺巴巴還有氣味。如今去旅行,其實到旅行用品專賣店買一個貼身袋子便行,或者像我慈母那樣要省錢,索性在吊帶背心側縫上拉鏈袋子。歐洲的天氣對我們來說還是有點涼,夏天在背心外加一件外衣,有時還需要加上外套,把暫時用不着的證件、提款卡和現金放進去,便能安心遊覽。

切勿把貴重東西放在褲袋裏,別以為褲袋如此貼身,被摸時怎會不察覺,就在意大利的地鐵裏,會突然遇上人潮,那就是一幫人在犯案,在擠擁中,男人的褲袋會成為目標,被摸的人還懵然不知,要旁邊的人提醒。

現金也不要帶太多,我有朋友一下子被人偷了五萬元,旅行財產全沒有了。現在香港的提款卡一般都能在海外提款,一次收取幾十元的手續費,蝕一點兌換率,再後備一兩張信用卡,總比身懷巨款來得輕鬆。但離港前切記在櫃員機開通海外提款功能,不然又害得自己身在異地身無分文。

如果是多國遊歷,雖然誇張,但還是建議帶備一條單車鎖。單車鎖有兩個用途,在坐火車時,行李通常放在車門旁的行李架上,坐在位子裏不容易看顧,為防中途站混亂時被人拿走,也防止行李倒下,可以用單車鎖鎖住行李架,我坐火車時就看見不止一人這麼做。若是住旅舍,在多人共住的房間,又沒有儲物櫃,便可以把行李鎖在牀底。但鎖行李時別把單車鎖鎖在牀腳或椅腳,別人把牀椅抬起來還是可以輕易拿走行李,同樣徒勞無功。

旅遊能增廣見聞,但警覺性也該一併提高。祝你一路順風。

20140702pympcolumn
明報副刊專欄/時代版/高樓斜巷/(逢周三見報) 寶兒 2014/07/02

跟法國人談戀愛(二十一):新生命來臨以前

Joanna21_01

Joanna與Mathieu


Joanna現在七個月的肚子看起來不算很臃腫,步履還是很輕盈。我們在一家糕餅咖啡店坐下,她說她現在不能吃太多甜食,但最近血糖有好轉,今天可以破戒,於是點了個士多啤梨撻配熱茶。現在她肚子裏的孩子很活潑了,她說有一次跟人聊天,眼看自己隆起的肚皮鼓起了一陣波浪,說着臉上就泛起溫馨的笑意。

這一陣波浪,早在十一二年前便泛起,想不到一條網線,牽起了一條紅線。那年頭還時興ICQ,她就在網上遇到了她的媒人——Mathieu的爸爸。這位爸爸喜歡在網絡世界認識各地朋友,隨機搜尋找到她做網友,一年多後,談到他的兒子正在學日文,剛好可以跟同樣正在學日文的她交流,二人就這樣聯繫上。她那年二十一歲,正在交一個日本男朋友。他那年十九歲,正在修讀電腦科學。網友的關係,由ICQ一直到MSN從不間斷,後來她的戀情也告終了。兩三年後,她已在工作,和朋友遊英、法、意,在巴黎逗留的四五天,他當上東道主。他那時還是學生,剛由諾曼第搬到巴黎,在她來之前特意省吃儉用,只吃罐裝醬料拌意粉,想請她們吃飯。上午陪她們當導遊,晚上才回校做project,那時她便感覺到他的心意,也見過他的父母。初次見面,朋友還取笑他的頭大,她只覺得他比屏幕裏看起來白胖,但她知道他的人品實在好,那時只是有點介意年齡差距。

Joanna21_04

他們喜愛的假日活動,便是駕車到巴黎郊區的農場,採摘新鮮的士多啤梨、蔬果。

Joanna21_05c

現在Joanna閒時在家還會親自下廚,這一款是手做意大利馬鈴薯丸子Gnocchi,老公又有口福了。

她來他就節食
回港後,事實上兩人都有意。兩個月後,Mathieu到大連交流九個月,其間來香港兩次看她,愛情不經不覺開了花。新年時,她帶他見父母。第一個情人節,他在酒店的牀上,用金莎和紙花鋪了個心形,雖然買不到花,但也讓她滿心歡喜。暑假期間最後兩個月,他在香港租了studio,她在尖沙嘴上班,他等她下班時逛遍油尖旺,「他愛上香港的魚蛋,哪一檔最好吃,他都知道」。午飯一個人時,他就去買蒸飯,帶着外賣到公園吃,和旁邊的老伯伯相映成趣。拍拖第一年,她新年再到法國看他兩星期,知道她來他就節食。

遙距戀愛兩年多,他們時常在網上視訊,親人的孩子見了他,都叫他電視哥哥。他畢業後找到穩定工作,搬到現在的家,她辭掉工作,飛到巴黎和他展開新生活。她說最初就是語言困難,以前在香港,所有事情自己處理,來到這邊,無法不依賴他。巴黎的行政手續繁複、工作人員態度差劣是人所共知的,他都替她打點好。她到大學學法文,他就成了她的御用補習老師,presentation功課也幫忙。一直以來,他沒有給她學法文和找工作的壓力,讓她喜歡做才做。二人相處融洽甜蜜,她笑說會發脾氣的是她,他總是受的那個。

遺憾的是,2012年,Mathieu的爸爸離世,「紅娘」來不及見證大團圓。這年,她的學生簽證到期,她主動提出結婚,「雖然我說要結婚,但你也要求婚」。於是,10月是他們的相識周年,他提議先帶她去Bibliothèque Francois Mitterrand看電影,晚上吃露天燒烤,「周年吃燒烤?」她嘴裏投訴了一下,但也跟着去了。看完電影出來,他帶着她往塞納河邊走,一路走進船餐廳,原來,燒烤只是幌子。進餐前有香檳,她不是很能喝,他卻偏叫她喝快點,想替她倒酒。她覺得奇怪,才發現,澄澄黃黃的杯底裏有一隻戒指。他們就在香港結婚。

最重要手手腳腳齊全
巴黎的新婚生活,跟之前沒兩樣,除了看電影、踩單車和旅行,烹飪便是二人的共同興趣。他們家裏存了好些專業烹飪書,二人喜歡一起整甜品。在法國四年,為解鄉愁,她開始鑽研香港地道菜,自家製燒肉、腸粉、餃子、小籠包。樓下的市集,人情味濃,她星期三六早上就去光顧,檔主都認得她,時常送她檸檬。他做IT工作,對着電腦的時間較多,偶爾自己裝嵌玩具車,有自己的興趣,也不介意衣着,從不追趕潮流。對她來說,不需要花大錢買名牌手袋,用心炮製住家飯,衣食住行所費不多,生活更舒適恬靜。

在結婚前,他們已開始計劃婚後養育小孩子。Joanna最初沒這個念頭,但看到身邊朋友的孩子精靈可愛,於是想有自己的寶貝,Mathieu更是渴望當爸爸。他們二○一三年三月九日結婚,小孩的事順其自然,直至今年二月,終於來了。起初小生命還是一顆小種子,他們的感覺都不很真實,直到照超聲波,完成基本檢查,知道小人兒健健康康,才相視而笑。五個月的時候,確定是女兒,準爸爸說:「最重要手手腳腳齊全。」

Joanna21_02

他們特地為婚宴設計了一張登機證。

Joanna21_03

他們在法國的婚宴沒有大事裝飾,但Joanna卻親手雕出了一雙雙蝴蝶,每隻花上二十分鐘,貼在五十個賓客的名片上。

手指頭上的小疤痕
現在女兒在媽媽肚裏七個月,準爸爸不遺餘力,每天早晨八時起來,上網格價買嬰兒用品,八時半上班。周末夫婦一起到實體店看樣本,回家再上網找優惠,每天更新資料,連尿片也要計算一條最便宜多少,實在精打細算。幸好Mathieu的IT工作時間較彈性,每逢產前檢查、辦手續,因為語言不通,他都盡量陪在她身邊,打電話預約時還給護士取笑﹕「先生是你要產檢嗎?」距離迎接新生命只有兩個多月的時間,她還開始教他準備幫她坐月子的湯水膳食。

十月懷胎不易,香港人不像法國人有寄生蟲疫苗,媽媽體內沒抗體,要特別注意食物衛生,肉類必須完全煮熟,沙律水果要徹底清洗,還要遠離用生牛奶做的芝士、生火腿、魚生,一個月驗血一次。到懷孕晚期,Joanna還得了常見的妊娠期糖尿病,其中亞洲人食米飯又比法國人食麵包更容易患上,除了糖分,對果糖和澱粉質攝入也有嚴格限制,為了清楚媽媽體內的血糖水平,她還要隨身帶備血糖機,天天「拮手指」直至生產,她讓我看手指頭上一個個小疤痕,十指痛歸心。

改名也是甜蜜的煩惱
至於女兒的法文名字,他們既不想要老套的,也不想日後被人改花名,絞盡腦汁。而中文名字,姓氏是一大疑難,爸爸姓氏發音像「阿豆」,她笑說﹕「總不成姓豆吧?」給小孩改名也是甜蜜的煩惱啊。真期待他們健康的混血寶寶來臨。

Love article 21_Joanna Ha
(2014年8月24日 明報 > 副刊 > 星期日生活)

留意你所擁有的

800_2014.12.17poyee_testing01

每當人走到一個點,或者做着一件事,遇上阻滯,人就會開始沮喪。前面像有一道透明的牆,阻擋去路,彷彿怎麼走都走不出去,怎麼做都是徒勞。最近我就有這種感覺。

偶爾看到別人的部落格或者facebook page,有時會想,我那些算得上什麼?所謂文字,在網絡在實體書報雜誌,在facebook上也多的是,我淹沒在其中,什麼人都可以補替我的位置,這個世界多我一個不多,少我一個不少啊。有時會想,不如放棄算了。

當然,又不想輕言放棄,又不甘心。

然後就想到,是心態的問題。太心急,只懂不停向前衝,卻把當下自己努力過得到的東西忘得一乾二淨。與其追趕瀏覽人數,何不好好珍惜還會來看我寫東西的人?也許一千五百多人裏面,只有幾十個人留意我的文字,幾十個之中只有十幾個Like,然後可能只有幾個記得我寫過什麼。但想想,幾年前的我,哪裏想得到自己寫的東西會公開給人看?不要說公開,就算是學校作文也不好意思拿出來獻醜,這樣想起來,努力沒有白費啊。

我發現,這種想法,很適用於當你遇到樽頸位置,又或者站在底一級跨不上高一級的時候——想想你已經擁有的。

不是叫你安於現狀不思進取,向前看本來也是好事,但整天到晚想着所追求的、自己所欠缺的,人慢慢就變得很負面,甚至連臉上也會刻着欲求不滿,變得很嚇人。一天到晚只看不好的地方,所謂惡性循環,負能量充斥當然吸引不了好事情。有人曾經形容,人生就好像額前綁着紅蘿蔔的兔子,要不停朝前面的目標進發。但是我覺得,一開始當然會很有用啊,因為好像很快就可以吃到紅蘿蔔了,可是年年月月下來,還是吃不到,慢慢你就知道是被騙的了,單是想起來也覺得又累又無助,有動力再追才怪。而且因為一直盯着那條吃不到的紅蘿蔔,把身邊出現過的所有好事都忽略掉,這樣也很得不償失啊。

所以有時候人的狀態,就是一個循環,有起,有停,有跌,衝勁有時喘息有時沮喪有時。很記得多年前看過宮崎駿的《魔女宅急便》,魔女琪琪有一段時間不知道為什麼飛不起來,想了很多辦法,夜裏在草地練習,跌得連翻帶滾,一點幫助都沒有,後來她想通了,開始放開了一點,過了不久,有事情突然發生了,她的飛行能力忽然又回來了,還幫助了更多人。

如果追紅蘿蔔追得累了,就先坐下來吧,看看你身邊擁有的綠草黃花,看看自己是如何一步步走來,跨越了多少難關,犒賞一下自己,當你心情恢復了,時候到了,便能再向前追。像我偶爾會聽到朋友說,他的朋友也加了我的專頁,那還是很鼓舞的啊。即使如今未見太多成果,只要不曾放棄,就應該讚賞自己,就都會有機會實現。

而且,在停滯不前的時候,是時候要想想,是否發錯力了,是否有別的方法更能輕易聰明地做到成果?在這段過渡期裏,也是重整旗鼓的好時機,以往向前衝的日子,也許你忽略了一些重點,走錯了方向,重新檢視,說不定就會有新啟示。有停滯,才有突破。在每一個停滯之後的突破,就會成為進步的歷程。

要讓自己知道,每個人都有他的存在價值,我們,總有特別之處。看到一個關於奧修禪卡的網站,裏面提到:「布穀鳥的聲音跟任何一個佛同樣是被需要的。如果這隻布穀鳥消失,世界將會變得更少,世界將會變得比較沒有那麼豐富。

只要向周遭看一看,一切都是被需要的,每一樣東西都好好地配合在一起,它是一個有機的統一體,沒有人是較高的,也沒有人是較低的;沒有人是較優越的,也沒有人是較低劣的,每一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無法比較的。

讓我們來面對它,總是會有人比較漂亮、比較有才華、比較強壯、比較聰明,或者很明顯地比你更快樂,相反地,也一定會有人在所有這些方面都比你差。去找出你是誰的方式並不是藉著將你自己跟別人比較,而是藉著看清楚你是否以你所知道的最好的方式來實現你自己的潛力。

要實現一件事,不能單靠一時衝動,需要時間付出才行,還要用最好的方式來實現。看到擁有的,才能令自己更快樂,才能更有氣力走得更遠。所以一路走來,謝謝你們,你們每一個Like,每一個comment,每一個訂閱,對我來說都是一份獎勵。正因如此,我還有好遠的路要走。

美食再見

前陣子,腰背的皮膚癢得很,有時有一片毛孔突然冒起來,像被蚊叮過有點紅紅腫腫,不知是什麼敏感,看了一次家庭醫生,吃完藥搽了藥膏復元了一點,想不到過幾日又癢起來,還蔓延到大腿。

後來朋友介紹了一位皮膚科醫生,聽她說,一般家庭醫生讀醫五年,關於皮膚病症可能只讀一兩堂,未必能對症下藥,所以最好還是選有在皮膚科範疇進修過的醫生,如果真讀皮膚專科,還要多付三至六年青春在皮膚學上,難怪專科醫生總是很貴,而且要預約排長龍。於是像我這種病情不算嚴重的,便去試試有皮膚文憑的醫生。

醫生問了來龍去脈,便斷定是食物敏感引致,是遺傳基因出問題,只有一個方法。他抽出一張紙,上面寫着:牛奶、雞蛋、牛油、牛、羊、蝦、蟹、茄子、蜜糖、紫菜、咖喱、辣、味精、酒……差不多三十項,包括我最愛吃的,全數戒掉。我聽了當場要昏倒。原來也因為,過去一年,我在法國經常吃牛角包、法包、芝士、牛奶、雞蛋,營養過盛,把身體的quota吃到盡吃到過量,就由皮膚那裏發出來,現代很多人二十多歲便開始發病,也有不少病人是從外國回來的,外國人的患病率也不低。若不戒,就會愈吃愈嚴重。簡單說,就是不吃西餐,回歸中餐,只吃豬吃雞吃白飯,果然是中國人體質。

醫生只處方藥丸,沒有藥膏,原來藥膏多含類固醇,只是抑壓住病徵,治標不治本,醫不好體內問題,反而令皮膚變薄。依足指示吃藥戒口,一星期過去,皮膚不癢了,紅腫的地方變淺色。再覆診,醫生說,如果你戒得夠乖夠清,半年或一年後,或許有機會可以再吃,但是要淺嘗即止,不然下次復發更厲害,而且你的皮膚會告訴你應該吃什麼。原來濫吃濫喝,真是要還的。

20141217poyeempcolumn

明報副刊專欄/時代版/高樓斜巷/(逢周三見報) 寶兒 2014/1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