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法國人談戀愛(十三):愛過,已不能回頭

F1310005

Jeanie他們從前住在灣仔,愛情逝去了,但Antoine還像陰影一樣留在她心上。

在她雅致的家,她在廚房煎三文魚扒,煮白汁芝士意大利闊麵,她笑說:「我在香港的時候,是地獄廚神。」她以前為香港的男朋友下廚,煎燶牛扒,弄得一屋黑煙。現在人在巴黎工作假期,窗外星光閃耀,一人自住,廚藝進步不少。她把燈光調暗來點情調,她叫Jeanie,這樣的女子,或多或少喜歡飛蛾撲火。才27歲,卻比同齡女子多了一點韻味,有諸內而形諸外,或許只因她過往有多一點故事。第一個遇上的法國男人,給她很大衝擊,為她打開了一扇廣闊的窗,愛過,已不能回頭。

她那時21歲初出茅廬,做律師樓助理,有個拍拖1年的初戀男友。第一天上班,到各個部門打招呼,Antoine是別個部門的上頭,比她大10年,她看見這個六呎二吋高的成熟法國男人,不高傲,有禮地跟她握手,說:「不好意思,我的手有點冷呢。」往後加夜班時,他在房裏放音樂,二人之間存有微妙感覺,但她知道自己有男友,所以只能處處避嫌。

「你想和我出外嗎?」

她從比較文學系畢業,有一次和他討論到法語跟中文之間的文化語境差別,中文有「約會」,廣東話有「拍拖」,但法文卻沒有這個詞,一律只用「sortir」(出外),廣泛得可以解作出街,甚至做愛。有些話,用纏綿的法語說出來,感覺不一樣,他問她:「Tu veux sortir avec moi?」(你想和我出外嗎?)她抗拒不了。她笑自己當時強作矜持,說她將會和男友去遊船河,請他教她游泳。那天下班他們去了灣仔,浪濤拍過二人的身軀,疏遠猶親密。回到更衣室,她收到他的短訊:「我已經開始想念你了。」她心如鹿撞,卻還要佯裝鎮定。他們一起晚飯,她還記得他那雙會放電的眼睛,睫毛長長,含情脈脈,直搗進她心底裏去。晚飯後他順勢她帶去酒吧,在光影與酒精催化下,他輕撫她的背,她不得不離去,他卻說:「我們應該一起過,這是很好的時光。」在大街上,她追截的士,他在後頭窮追不捨,她命的士司機快開車,司機還說了句:「𠵱家啲人真係狼死!」他當晚不斷致電她,她一整夜睡不着。她不敢向任何人提起,朋友不會明白,然而她真的喜歡上他了,不知如何是好。愛情來臨,避得了一時,躲不了一世,一星期後,他們去看電影,她在他家過了一夜。相戀一個月後,她也搬進他家。她跟港男分手只說不再愛他,幾個月後陰差陽錯,她錯發了一個短訊給前男友,就穿幫了。

Screenshot_2014-03-18-22-03-27-1

分手那一年他送她的生日禮物,他親自配色,用紙紮成一束深淺粉紅,她由此至終欣賞他的品味美學。

法國男人令她開闊眼界

這段感情,Jeanie起初以為只是玩票性質,想不到持續了4年。她說跟法國人拍拖,才知道自己還是很港女。從前港男在她生日,會在海灘點蠟蠋、送小鑽石,她卻形容:「像做功課一樣」,似是例行公事,經典浪漫都齊備。Antoine送她的聖誕禮物,想不到是幾本綑在一起的筆記簿,她頓時生氣。但他卻想告訴她:「你該記下你生命裏發生過的事」,鼓勵她把記錄生活的想法付諸實行。這個法國男人,給她開創了新世界,帶給她新思維,培養她的品味,教她穿衣,讓她欣賞法語樂壇教父Serge Gainsbourg的音樂。有一次他說,她是他的Jane Birkin,那是Gainsbourg的第三任妻子。如今她的朋友,說她有種femme du monde的風格,帶有年輕女人的韻味。由此,你所經歷過的每一段愛情,其實也造就現在這個你。

「法國男人的需求很大。」她說。他們拍拖初期,整天待在牀上,「可以一天做4次,酒池肉林似的」,只有吃食和做愛。Jeanie有朋友的男友,「每天都要,像狗仔一樣追着你」。就算Jeanie他們拍拖到第四年,還是可以一星期做3次。「他身體很壯實,腿很長」,叫做女人的,如何抵擋。法國男人對愛情坦蕩,既然愛你,便想跟你天天做愛,那是自然不過的事。這種極樂,讓人感到不安全,她記得,開初發了一個噩夢,夢見他脫光她的衣服,把她丟出屋外,她醒來嚇出一身冷汗。

photo_Jeanie

旗袍是他送她的生日禮物,她喜歡他的眼光,旗袍的質料、顏色、剪裁都合她心意。

各自修行的愛情表現

多美妙的愛情,在新鮮感如浪潮褪去,現實便如亂石漸漸浮現,同居一年半後,法國男人的醜態畢露,如不洗澡、脾氣暴躁,還喝醉酒回來吐一地。有一次,她嚷了一句:「你不知道如何待我好!」他突然面紅耳赤,轟一聲奪門而去。一小時候他消氣回來,原來他駕了電單車,在東區走廊以時速200哩飛馳,嚇了她一大跳。她生氣時,如同所有女子,習慣連珠炮發責罵男友,這個情况,港男最後會哄回女友:「無論如何都是你對。」但法國男人,只會漠然相向,讓你自己平復情緒,「好像怎樣都是我輸」,很多怨氣積在心裏。她覺得,也許法國男人太了解女人,他們知道怎樣對付女人,可以省點氣力。而法國人的個人主義重,他帶她參加派對,大家卻各自修行,他跟火熱女郎聊天,她不甘示弱,也和帥哥調笑,但心裏總不是味兒。

「所有的快樂,最後會變成黑暗力量,像漩渦一樣,拉扯着你。」Antoine從沒想過要跟一個人長相廝守,但Jeanie很清楚自己想結婚,因為文化和年齡的差距永遠追不上,決意分手。但在鬧分手的那段日子,Antoine迷上了一個金髮女郎,那天她打開大門,那個女人就在屋裏,是任何男人都想得到的尤物,女人在她面前用腳尖撩他的腳,她怒不可遏。他堅持要送女人回家,一小時後才回來,「你能想像到他們在幹什麼」。分開好幾年了,現在變成他還在香港,她卻來了法國,而他再沒有和任何一個女人維持比她更久的關係。「我們現在還會聯絡,我覺得他還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人,也許某天,等大家都老了,找不到更合適的伴侶,或許可以再在一起。」她說以前經歷過的,愛過的,都沒有後悔。

朋友說她是libertine(玩樂者),放浪形骸,但她自知不是。她遇到某些法國男人,他們可以先跟女人上牀,再決定是否做朋友,但遭她一口拒絕。她坦言不是特別喜歡法國男人,其實香港男人很有承擔,會想結婚,只是,「好的都已經有女朋友了吧?」她坦率,偶爾放浪,卻又傳統。在心底裏,她只想有個人照顧,夜晚有人可以抱着睡,旅行時有個伴兒。她最近新認識了一個法國男人,他有Antoine的影子,事業、外形、品味都可以在checklist上打勾,可惜她還未有感覺,「但我是一個很容易麻醉自己的人」。人生一場,她說試試無妨。

P1020292

Antoine和她第一次去旅行,去越南胡志明市,天氣太熱,二人只穿了涼鞋。

文 × 寶兒 http://www.facebook.com/poyee.me

編輯 胡可欣

PL300314_Print

(2014年3月30日 明報 > 副刊 > 星期日生活)

跟法國人談戀愛(十三):愛過,已不能回頭 有 “ 3 則留言 ”

  1. It seems there is a real imbalance in the relationship right from the beginning. He holds the position of power, the worldly experience, as well the skills, knowledge and the know-how of intimacy. She appears to be his young apprentice fascinated by his sophisticated charm and is eager to be freed from the boring 港女港男 dating protocol. She is his fresh piece of marble to be sculptured, cultured and refined. But what leverage is there to maintain his commitment beyond the 4 years of dating? I am not putting her down at all. My point is mainly on the imbalance of the relationship.

給 手作文字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