銅十字 揭開景教千年文明

一批在中國元代鑄造的景教銅十字,全球現有一千餘件,最大一批共九百七十九件,珍藏於香港大學,其中七百多件,更在上周三起於港大美術博物館展出。
這些直徑只有三至八厘米的銅十字,上面有各種紋理,甚至有佛教的卍符號,又有鳥、魚或太陽的形狀,當中隱藏了什麼玄機?為何如此神秘?
而「景教」又是什麼?
這為元代甚至更早的中國社會,帶來了什麼影響?
上周三港大更舉行了為期三天的「景教國際學術會議」,專程邀得二十位世界級權威研究專家一同深入探討。
請教過港大建築學系龍炳頤教授、中文學院馮錦榮博士以及港大美術博物館總監羅諾德博士,才知道,景教在一三八○年前傳入唐代中國,無論在天文還是機械等範圍,都對當時社會有舉足輕重的影響。
這批銅十字就像一個個解密的鎖匙,是元代景教的重要信物,讓我們由專家帶領,經歷這一場跨越遼闊歐亞土地、歷時久遠的文化軟實力交流。

0243

景教起源
來自基督教「異端」

要解讀景教銅十字,需追溯至景教起源,一段由西至東的漫長旅程。在早期基督教裏,一位主教名為聶斯脫理(Nestorius,三八六至四五一年),對於耶穌的「神人兩性結合」有不同看法,指童貞瑪利亞只是「人」,只是生育耶穌的肉體,而沒有賦予耶穌神性,質疑她「天主之母」的地位。聶斯脫理的質疑被視作異端,及後更被革除職務、逐出教會和國境。自此聶斯脫理的追隨者遷移到波斯(今伊朗)、中亞等地,繼續向東面宣教,此派又稱為亞述教會。兩百多年之後,聶斯脫理派經過新疆傳進中國,當時正值唐太宗貞觀九年(六三五年),聶斯脫理派被稱為「景教」。至於「神人兩性結合」的爭議,在千多年後的今天,依然爭持不下。

新疆沙漠
掘出《舊約》詩篇

馮博士提到,在十九世紀,鄂圖曼帝國是新興帝國,想從現在的伊朗、伊拉克等地攫取利益。在探險隊被派遣到近東一帶時,發現了一些古代亞述教會的寺院,即是大秦寺(景教寺)。景教傳入中國時,傳教士借用了當時為人熟悉的道家、孔儒和佛教等術語,來宣揚自己的教義,所以景教徒又稱為景僧。大秦寺稱作「寺」,而「大秦」意指近東,可估計是偏近中國形式的建築。之後在一九○四至○七年,德國有探險隊到達現在新疆東面的吐魯番,在沙漠發掘出很多出土文物。帶回柏林研究之下,驚見出土的殘片文書裏,有古代的敘利亞文,記載了《舊約》的詩篇和福音書。這成為一大懸疑,為何西方基督教的文物,會在東方出現?

明朝出土石碑
揭古希臘科學傳入中國

原來,有一件線索早在明朝天啟五年(一六二五年)曝光,這在傳教士間轟動一時。當時在長安城西南面,出土了一塊高於人身的石碑,上面刻有「大秦景教流行中國碑」。石碑上刻滿了密密麻麻的中文字,石碑底部更有一段古敘利亞文。石碑記載了六三五年至七八一年間,景教如何經過古代絲綢之路進入唐代,還出現了多個敘利亞波斯僧(即景教徒)的名字;並提及景教教義,和「景教」意指「光明的宗教」。石碑上其中一個名字「大德及烈」,原來在石碑的底部也有敘利亞文「Bishop Gabriel」,「大德」指高僧(即Bishop),而「及烈」與「Gabriel」相對應,證明此為重要人物。原來在《唐會要》中也著有「波斯僧 大德及烈」這個稱謂,當中記錄了大德及烈和廣州的市舶司(即現在的海關),受中央訓令,要為國家製作「奇器」。什麼是「奇器」?馮博士研究古代科學史,他推測,「東敘利亞教會的『學問僧』,懂得古代占星術和古代科學儀器製作,有部分很可能來到了中國。」後來在明末清初,出現了一本《遠西奇器圖說》,由此確定,奇器就是指古代希臘的機械,像繩纜、滑輪等科學。謎底解開,碑上記載的這一位波斯僧,曾將古代希臘的科學技術帶到中國。而石碑上,尚有很多密碼有待破解,龍教授說,今日研究景教,除了懂得中文,更要懂得敘利亞文、粟特文、吐魯番文,才能進一步深入研究。

Nestorian_Stele_(front)

「大秦景教流行中國碑」

景教徒任天文台長
唐代竟用古敘利亞曆法?

而在一九八○年的西安,出土了一個名為「李素」的墓誌銘,其妻為卑失氏。李素的墓誌銘上著有「波斯僧景教徒」,來自撒馬爾罕(即現在的烏茲別克),這成為研究唐代景教的又一線索。李素曾任欽天監,職位等同現時的天文台台長,馮博士認為,他應該熟悉天文學,而且用的不一定是中國曆法,有可能是來自敘利亞的天文學。與此同時,李素的墓誌銘上,標明他的字是「文貞」,在「大秦景教流行中國碑」的中文和古代敘利亞文中都一一找到。謎底又再揭曉,這位波斯僧也對唐代的天文學有一定影響。馮博士說﹕「這間接證明了,中國古代的皇帝是開放的。大秦景教流行中國碑上,還提及唐玄宗雖是道教信徒,卻也推動景教。唐代國教雖是道教,卻不代表一定以道教為主。」在李素之前的開元年間,唐朝已是開放的時代,曾任用印度僧人在天文台做事。當時瞿曇家族中,有名的瞿曇悉達,其兒子任欽天監,而他自己則編訂一本古老的占星總集《開元占經》,裏面有相當詳細的印度曆法。而時至今天,學界仍在尋找會否也有景教曆法。

銅十字誕於元朝
宗教多元 景教僧代大汗出訪

唐代景教流傳至西安、洛陽,甚至廣州等地,不過信教的外國人多,而漢人少。直至八四五年唐武宗「會昌滅佛」,信奉道教的唐朝掀起滅佛浪潮,摧毁逾萬間佛寺,更波及景教和其他宗教。在唐朝末年,景教幾乎在中國境內銷聲匿迹,只能在境外低調活動。

直至元朝(一二七二至一三六八年)由蒙古人統治,忽必烈當時進攻西方,到歐洲途經土耳其、中亞等,蒙古兵雖勇狂強悍,但士兵不足,需在中國境內招買粟特人(中亞民族)當僱傭兵。蒙古人高壓統治,將人民分等級,最高級為蒙古人,次級是色目人(coloured eyes),包括他們所招攬的景教徒,讓景教得以在國內死灰復燃,而漢人及南人則最低等。景教的蒙古話為「也里可溫」,意指「有緣分之人」。蒙古人對景教僧的重用,更促進了東西方的文化交融。十四世紀時,便有景教僧身負重任,代表蒙古大汗,遠赴歐洲會見羅馬教皇,更獲邀請在梵蒂岡舉行東方教會的聖禮。景教僧更同時拜見英國皇帝及法國皇帝等,當時帶同用蒙古文寫成的國書,存於法國的國家檔案。另外,忽必烈也邀請了當時獲梵蒂岡承認的「方濟各會」和「多明哥會」的修士,親赴中國,可見當時各宗教和各國的開放包容的程度。羅馬天主教會和敘利亞東方教會在元代可以百花齊放,元朝政府更設立專門機構「汗八里教區」(指偉大的都城),由崇福司管理這些外國宗教。而這批景教銅十字架,就是在元朝時的古鄂爾多斯地區鑄造。後來元朝滅亡於明朝,景教亦漸漸衰微,在六百多年後的今天,銅十字架終於重見天日。龍教授總結﹕「當時的宗教傳播,因在西方受到壓迫,才來到東方,並得到自由空間。唐朝是宗教開放多元的時代,而現時所講的『軟實力』,其實就是古時的東西方交流。」

全球僅千餘件
件件不同 做印鑑繫衣服

這批有七百多年歷史的景教銅十字,在一九三○至四○年代,由在北京出任英國郵政理事的聶克遜先生(Mr F. A. Nixon)收集,後來由利希慎基金會收藏,並於一九六一年贈予香港大學。銅十字至今全球僅一千餘件,美國有五百多件,英國和哥倫比亞各得幾十件,港大則有九七九件。

羅諾德博士指出,這九百多個銅十字,有一百五十多個分類,為方便公眾理解,約分為十字形、幾何圖形、鳥形、魚形、太陽形等。銅十字都有一個中心,如陽光向外放射,回應景教「光明的宗教」的意思,「景教」亦可配詞「景仰」。另外,在銅牌上亦能解讀景教在中國的演化,在直徑約三至八厘米的十字銅牌上,會有佛教的卍符號、蓮花,也有一些銅十字形似中國的圖章,令當時人更容易接受。同時,一些鳥形銅牌呈對稱形狀,也有波斯的藝術風格特徵。銅十字是景教信徒群體或個人的標誌,為確保每一個十字都獨一無二,會將倒模銷毁。而依據銅十字上殘留的紅色顏料,估計可用作私人印鑑,或在出門時將泥抹上門縫後印下圖案,確保無人闖入。有些銅十字背面附有十字扣或單扣(圓圖),可以繫於衣袍或腰帶之上,被視為神聖的象徵物。

005UfwCzgw1esqtz76tsnj31kw26kqsb

元代景教銅牌展
日期:即日開始,為常設展覽(免費入場)
時間:星期一至六 上午9時30分至下午6時
星期日 下午1時至6時
(大學及公眾假期休息)
地點:香港大學美術博物館 香港般咸道90號
電話:2241 5500
網址:www.hkumag.hku.hk

公眾導賞
網上報名:http://uv.hku.hk/nestorian
(截止日期為導賞日期前3個工作天,費用全免)

‧6月18日(星期四)下午一時 (粵語)
‧6月25日(星期四)下午一時 (普通話)
‧7月 9日(星期四)下午一時 (粵語)
‧7月16日(星期四)下午一時 (普通話)

延伸閱讀:《唐元二代之景教》,羅香林教授,香港:中國學社,1966。

文/ 李寶瑜
圖/ 劉焌陶、受訪者提供
編輯/ 屈曉彤

Untitiled
(2015年6月14日 明報 > 副刊 > 星期日生活 > 通識導賞)

給 手作文字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